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18章 怎么不高兴了

史泽豪停顿了几秒后,说道:“你叫迟雨橙对不?而且……我小时候不住这里。”

迟雨橙一愣,手好像碰到柔软的床被一样,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谁告诉你的。”

史泽豪嘴唇微微向上扬了起来,用他那如漆黑夜晚般的眼睛望着她,“不用谁告诉,我自己知道。”

晨星渐渐消失在天际,天刚蒙蒙亮,微弱的光洒进来,照在他白皙如瓷器般的肌肤、轮廓俊朗的脸颊上,迷离的美目透露出欣喜的眼神。他看起来很开心......

迟雨橙抬起眉毛,觉得很不对劲,疑惑地问道:“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而且酒会上也没有我认识的人呀?“

史泽豪并不像迟雨橙期待的那样,立刻回答她的问题,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凝重起来,然后慢吞吞地说道,“我小时候跟你一样,也住在一条小巷子里。”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迟雨橙顿了好多:“啊,原来史总以前不住这里,那史总你一定是来体验生活的吧?”

迟雨橙心想,史家家大业大,进进出出的都是别墅,怎么可能住环境那么差的地方。

因此想来想去,只有体验生活这一个理由解释得通。

他笑了笑,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生活所迫......”

“那时候我并不是去体验生活的,而是真正地生活在那里。妈妈和我为了生存下去,经受了数不清的白眼和冷漠……”史泽豪沉静在回忆中,好像又回到了那段时光。

所以,他是在跟她诉说他的童年往事吗?

传说中那个“无所不能”的人,居然还有这样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这是迟雨橙没想都想不到的。

她还以为他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生活在食物链的最高端,享受着别人所没有的一切。

这样看来,耳朵听见的不一定是真的,甚至亲眼见到的都具有欺骗性。他在这样一个大早上,跟她讲诉心里隐藏着的那些事,岂不是很不可思议吗?

迟雨橙欲言又止。

看着史泽豪严肃的表情,那应该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时光吧,迟雨橙这样一个外人怎么好多问他什么呢,此时的她选择沉默,她想,多问一句都会引起不好的回忆吧。

迟雨橙只是长长地“哦”了一声。

她突然对眼前这个人产生了丝丝好感,对于她来说,昨天那个高高在上的史氏集团总裁是那么高不可攀,犹如皓月当空,看得见却摸不着。

可是,当史泽豪向她讲诉那些童年琐事的时候,她才觉得原来他也是一个普通的人,也有普通人的烦恼和哀愁。

两人之间好像瞬间拉近了距离一样。

不过很快,史泽豪的脸上又呈现出了笑容,“不过,那是我这一辈子最快乐,最美好的时光。”

今天史泽豪穿着的是一件简单的休闲外套,没有昨天那样的正式严肃,却清秀无比。

笑起来更是充满了青春活力,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情窦初开的样子,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想多看一眼,却又害怕对方发现,急于隐藏着自己的情愫。

“难道,遇见什么人了吗?”迟雨橙壮着胆子问道。

史泽豪想了想,“嗯,她确实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

不知怎么的,迟雨橙听到史泽豪口中的女孩子时,她的心“咯噔”地一下,像是受了重击一样,好痛。

她下意识地捂住胸口。

“那你们算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了吗?”迟雨橙心里酸溜溜的,虽然不想知道答案,但是嘴上却忍不住地问了出来。

“算是吧。”史泽豪看向窗外,眼睛里满是他记忆里的那个女孩子。

照他的意思来看,人家是有女朋友的人,再不然也是有心仪对象的,她在这里算什么?

想想她跟谢梅丽的一通胡闹,真想挖个地洞钻了进去,或是像鸵鸟一样把头深深埋在沙里,不想出来见人。

既然一切都是空想,那她瞎参合什么呢,还在这里做什么呢?

史泽豪接着说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娶她为妻。”

迟雨橙突然感觉到鼻子一阵酸涩,心中五味杂陈,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难受,空气好像也变得很闷起来,她想出去透透气。

“对不起,打扰了。”迟雨橙身上的酒气还未全部散去,她起身就打算走,可是她突然又停住了,后腿了两步。

她这才想起来身上穿了一身睡衣,就这样出去还是有些不合适。

史泽豪上前拦住了她,“你要去哪?”

“回家。”迟雨橙淡淡地回应了他,但是她不再正视史泽豪的目光,而是故意将眼神挪了开来。

“你这个样子回去不行的。”史泽豪虽然察觉到迟雨橙的异样,可是他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突然变了性子。

“那么我可以跟你借套衣服吗?唉,算了,你这里怎么会有女生的衣服呢?”迟雨橙像是在生史泽豪的气,又好像跟自己赌气一样,气冲冲地说道:“无所谓了,我就这样回去吧,反正没人认识我。”

“有,我叫人拿来。”

“多谢好意,我不需要。”史泽豪正要出门叫佣人,却迟雨橙一把拦住了。

迟雨橙这会子性子上来了,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穿人家女朋友的衣服算什么嘛,她是不会要的,即使就穿着这套睡衣出门被别人笑话,她也拒绝穿。

迟雨橙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气冲冲地站在那里,还刻意跟史泽豪保持了距离。

“怎么有点不高兴了?”史泽豪被她的表情搞得一头雾水,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没有,我高兴得很。”迟雨橙说话真是越来越大胆了,没想到她居然不害怕史泽豪的冷酷,而且还有些“变本加厉”起来。

而史泽豪明显在哄着她,让着她,可是她却“得寸进尺”,有些不识时务。

“有你这样高兴的吗,说话带着刺一样。”史泽豪真是好脾气,依旧好言好语地跟她说话。

迟雨橙这会子才觉得,有些事情原来就像香槟玫瑰一样,表面上看着令人心驰神往,但是又像它的刺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狠狠地扎了一针,刺痛无比。

就像她对史泽豪的感觉一样,这样优秀的人怎么会不叫人着迷,但是优秀的人不只是她一人懂得欣赏,还有其他人。

“没有,我只是从来都没有在外面过过夜,这会我太想妈妈,想回家了。打扰了……”迟雨橙拿起床边的鞋子穿上,拎起包就往外走。

史泽豪急忙追了上去,拉住她的手,劝说道:“你真的打算穿一身睡衣回家,要是让你妈妈看到你这个样子,会怎么想?我不拦你,但是你自己想想看,一个女孩子彻夜不归,而且还是这身打扮,是谁都不会往好的方面想……”

史泽豪说话的确是有策略的,经他这么一说,迟雨橙心中的气也消了一大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