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154章 去一下院长办公室

忙忙碌碌中,一转眼就到了星期五。

今天又是白薇薇来给大家讲课,不得不说,白薇薇的讲课确实很有魅力。

一堂课讲下来,基本没有打瞌睡的同学,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甚至意犹未尽。

四十分钟的课程很快就过去了,下课铃声一响,她被人群团团围住了,白薇薇根本没有时间收拾东西走人。

有的同学向她请教问题的,有的则是向她要联系方式的。

总之,在同学们看来,白薇薇就像女神般的存在。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样近距离接触女神的机会怎能放过。

所以同学们都争分夺秒地抢占“先机”,生怕不小心女神就飞走了。

不过因为之前有过交锋,所以迟雨橙对此倒是不感兴趣。

下课后,她便收拾书包就要走出教室,王圆圆见迟雨橙放弃这大好的机会,有些讶异。

她兴奋地拉着她,“雨橙,你不去跟白老师讨论一下吗?”

迟雨橙果断地摇摇头:“不去。”

王圆圆见迟雨橙竟然这样不识时务,连忙劝道:“哎呀,就算是站在旁边听一下也好呀,这么难得的机会上哪去找呀?”

“圆圆,谢谢你的好意提醒,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在这里耽搁时间了!”

“好吧,随你。”王圆圆说才一说完,便像一只泥鳅一样往人群里钻。

迟雨橙冲着人群喊道:“那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听。”

王圆圆根本没有听见她说话,注意力全在白薇薇身上了,哪里有空搭理她。

同学们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了,这个时候即使迟雨橙有那个心,她也没有那个能耐挤进去,何况,她压根就不想。

于是,她独自一人背着书包走出了教室。

也许是刚才上课的时候听得太入迷了,走出教室一阵凉风吹过来,她感觉好凉爽啊。

她摸摸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大概是刚才听得太专心的缘故吧。

她本来打算去图书馆查阅比赛资料的,可是看见学校的景色如此迷人便多逗留了一会。

一个人走在学校里,她想四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

道路两旁的银杏交错延伸,阳光通过枝杈透射进来,在那平整的路面上,落下点点灿烂斑驳的金色光影。

静静地走在树荫下,悠然前行,不知不觉间竟像走进画卷一般,多了几许午后的闲适与浪漫。

走着走着,她有些想念史泽豪了,她掏出电话,本来想给他打个电话过去的。

可是,想想又放弃了!

她想到这个时候史泽豪应该特别忙吧,还是算了。

不过接着便发了个微信给他:“大哥哥,在忙吗?想你。”

她将电话握在手里,可是微信发过去之后,一直没有动静,或许他真的在忙吧。

等待无果后,她索性将电话揣在包里,也好欣赏学校的美景。

学校里到处可以看见一些古老的建筑,虽然历经久远,但是却保存得很好。

有的墙面上有些掉漆,留下斑驳的影子。有的却颜色鲜艳,像是翻新过的样子。

她沉迷于这样的设计之中,感慨万千,以前的人心思真是细腻呀。

突然一阵铃声打破了这样的宁静。

她打开电话一看,原来是辅导员打过来的。

她接起电话来,客气地说道:“樊老师,您好。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喂,是迟雨橙吗?”辅导员是一位年轻帅气的大二研究生同学,平时学院里有什么事情都是他通知大家的。

“是的,我是。”

“你等会抽空去一下院长办公室,有事找。”

迟雨橙拿着电话,心里有些发慌,不会是之前他们几个在食堂“打架”的事情被告上去了吧,怎么办,万一真要记过怎么办呀?

“樊老师,您知道是什么事情吗?”迟雨橙小心翼翼地问了问,好让自己心里有个底。

“不知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这下连辅导员都不知道,直接往上面告了,迟雨橙差点眼泪都要留下来了,万一母亲知道了可不要气坏了。

她得去跟院长求求情,至少不要往外报吧。

“好的,我这就去,谢谢樊老师。”

“不谢。”随后辅导员将电话挂了,传来一阵忙音。

迟雨橙有些发呆,她的脚仿佛灌了铅一样,怎么也迈不出这一步去。

心里难受极了,极不情愿地往院长办公室走去。

新生报道的时候去过一次学院办公楼,所以,迟雨橙很容易就找到了院长办公室。

她站在院长办公室门口,踌躇了老半天,手举到空中又放下,她实在没有勇气敲下去。

“谁在外面?”

里面突然传出来的声音把迟雨橙吓了一大跳,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很轻了,尽量不发出声音来,但是还是被人发现了。真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对不起,院长,我打扰到您了。我是迟雨橙。”迟雨橙从门后走了进来,一时之间她紧张得连手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

有点站立不安地出现在院长面前。

她焦急地等待着,等待院长宣布“死刑”到来的那一刻。

可是院长好像很忙的样子,背对着她,在桌子上写着什么。

迟雨橙心跳加速,血液上涌,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要冲破喉咙的束缚挣脱出来一样。

她想开口问,但是这样显得太没礼貌,院长这样忙,自己不应该打搅到他的,可是他又那么想知道结果,又不那么想知道。内心矛盾极了。

“你就是迟雨橙?”院长终于转过身来,他五十来岁的样子。

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她原本以为院长肯定是一个长得很凶的人,没想到院长居然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人,头发有些花白,看上去很亲切,很随和。

“坐。”院长指着一旁的沙发说道。

院长看着这个衣着朴素的女孩子,上下打量了一下。

“不了,谢谢院长,我还是站着吧。”迟雨橙推辞道,她想着院长这是客气才叫她坐的,她可不能真的就坐下来了。人家院长一把年纪还站着呢,哪有学生坐着,老师站着的道理。

“别这么拘束,放轻松。”院长居然叫她放轻松,难道不是说“处分”的事情。从院长的口气和表情来看,她暂时还是安全的,不过在院长说出结果之前,她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的。

“谢谢院长。”

“我叫你来呢,是有个事情。”院长不紧不慢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