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167章 谁剽窃了谁

迟雨橙淡定地走到评委们准备好的材料面前,她拿起布料打量了一番。

因为时间有限,容不得她重新画图纸,再照着样稿设计。她冥思了片刻,心中有思路之后便准备动手。

因为以前也经常按着自己的想法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一来二去便熟能生巧了。

所以,对这样的临场发挥并没有太多的压力。

她拿起剪刀准备裁剪布料,身后却听见一个声音。

“慢着,我要举报一个人!”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她好奇地抬起头,恰好看见戴寒梅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那样的目光里充满青春活力寒气,她感到一阵寒栗,不懂得她眼神里想要表达怎么的意思。

闻言,顿时评委和观众们都惊呆了。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会有这样的事情突发事件发生。

台上领导本来想休憩片刻,因为这样的身材站久了确实有些累。自己的小心思被打破了,他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地看着戴寒梅,最后以严肃的口气问道:“你要举报谁?”

“就是她--迟雨橙!”没想到戴寒梅竟然伸手直接指向迟雨橙,瞬间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

“啊?”随着戴寒梅的指使,在场的所有人都向迟雨橙投来奇怪的眼光。

“不许胡闹,你要举报她什么?”现场一片嘈杂,为了让对方听清楚话,胖评委对着话筒还特意提高的声音问道。

戴寒梅转而看向他:“老师,我要举报迟雨橙剽窃!”

“剽窃?”胖评委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迟雨橙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看向戴寒梅发问道:“请你说清楚,我剽窃你什么了?”

“哼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参赛的这件衣服就是是我设计的,你好不承认吗?”戴寒梅望了一眼评委,又看着迟雨橙说道。

“我剽窃你的衣服,你可要想清楚了。”迟雨橙平白被人泼了一盆脏水,肯定要问清楚了!

史泽豪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观众席,他站在靠墙边的过道上,看着戴寒梅这样诬陷迟雨橙,握紧的拳头,青筋爆出,要不是碍于这么多人,他非得上前去把戴寒梅打得满地找牙。

“迟雨橙,你偷了我设计的稿子,你参赛的这件衣服是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设计并制作出来的,我本来是打算将来有更重大比赛准备的,可是谁知却被你剽窃来参加这次比赛。你真是太卑鄙无耻了。”戴寒梅当着所有人的面疾言厉色道。

迟雨橙没想到戴寒梅居然会污蔑自己,她气愤地说道:“戴寒梅,你不要血口喷人,你自己做了什么别以为别人不知道。”

“我做了什么我当然清楚,我光明正大的我怕谁?倒是你,没想到却是小人一个。”

迟雨橙就这样被众人指指点点,瞬间被人视为眼中钉,刚才对她的信任也立马无存!

随后戴寒梅又看向评委席,昂首挺胸地说道:“各位老师,请相信我说的话,我的话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谎话。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吧,迟雨橙家庭条件特别的差,家里哪有那样的条件让她出国。所以,她为了赢得去巴黎参加会展的机会,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这么卑鄙的事情也做的出来。”

大家虽然对迟雨橙的家庭状况不了解。不过,戴寒梅说得有鼻子有眼,不得不让人相信这就是真的。

因为引起公愤,甚至还有人骂出很难听的话来,要求评委组立马取消迟雨橙的比赛资格。

白薇薇正得意地看着戴寒梅,两人对视一眼之后会心一笑。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迟雨橙出丑的时候,评委席一个较为年老的老师站了出来,他白发苍苍,端详了迟雨橙片刻才出口问道:“迟同学,老师刚才很喜欢你的作品,老师想要你一句实话,戴寒梅说的可有其事?”

迟雨橙精神几秒,向这位老师深深鞠了一躬:“老师,谢谢你的赏识,我想我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的,能否给我几分钟的时间,让我向大家证明这一切?”

老师见迟雨橙镇定自此,便答应了她的请求。“嗯,你去吧!”

台下有些人却不答应了:“老师,不能让她走,她这是做贼心虚,落荒而逃呀!”

这位年长的老师转过头去看着说话之人:“要不我把位置让出来,你来做评委?”

被老师这样一怼,那些幸灾乐祸,跟着起哄之人这才哑口无言,乖乖地溜回座位上去。

大约两三分钟的时间,迟雨橙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回台,在自己包里拿了一样东西后又跑了回来。

她把东西双手捧上,交到老师的手里:“老师,您请看这个!”

那是一张画着图案的纸张,老师拿在手里看了看,似乎看懂了什么,随后看向戴寒梅:“戴寒梅同学,请把你设计的样稿拿出来给大家看一看!”

戴寒梅不知道迟雨橙给老师看了什么,她本来等着老师斥责迟雨橙的,可是没想到一下子矛头竟然指向了自己。

她变得有些结巴起来:“那个,样稿,我丢了。”

评委又反问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丢了,你心也太宽了吧。那么你说说你为什么会设计衣服吗?”

“这个,我,我就是想着想着就做出来了,至于为什么嘛……”戴寒梅说话的时候前言不搭后语的,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些话,又怎么能让别人信服呢?

“说不出来吧,你看看这是什么?”评委老师将手里的样稿在众人面前晃了晃,戴寒梅一看,惊呆了,一时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

“怎么会在这里?”戴寒梅惊讶地说道。

迟雨橙走到戴寒梅面前:“这是我的东西怎么不会在这里,难道你觉得它应该在哪里吗?”

“我,不是的,老师请听我说。”戴寒梅央求着评委,竭力想澄清自己的清白。

“戴寒梅同学,你让我太失望了。”评委老师转过身来,向观众解释道:“大家请看,这个就是之前戴寒梅同学参赛的彩虹裙样稿,而她自己却对自己的样稿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此,至于究竟是谁剽窃了谁,在场的同学大家眼睛都是雪亮了,答案岂不是一目了然的!”

“可是,老师,就凭这一张纸也说明不了什么,这花自己又不会说话,也不能断定画就是迟雨橙的。”观众席上有人提出疑问。

“我有个东西要给大家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