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179章 顺势而为,随遇而安

迟雨橙有些意外地说道:“哦,原来大哥哥还是感情专家啊。”

“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呀,还专家呢,你以为专家有这么简单吗?”史泽豪用手指在迟雨橙的额头上敲了一下,白了她一眼说道。

迟雨橙扁了扁嘴:“我本来就没你懂嘛。”

飞机在两个人的聊天中起飞了,机长技术非常好,途中遇上几次气流都只有很小的颠簸,整个航程还算平稳。

迟雨橙也从刚开始的紧张慢慢过渡到适应下来。

一路上,史泽豪都在关心她有没有耳鸣,有么有不舒服,还给她讲一些自己过去遇到过的事情来分散她的注意力,可谓是极尽贴心。

迟雨橙靠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那是跟在地上完全不同的两种景色。

云彩就漂浮在身边,仿佛触手可及。

地面上的房子那么小,就像小孩子的积木一样。偶尔看到火车经过,就像一条蜈蚣在爬行一样。

旅行这才开始,她就已经很兴奋了。

两个小时的行程结束后,飞机缓缓降落,最后平稳靠桥。

下机后,机舱门外便有专门的人来接待他俩。

接待人员将他们带到VIP休息室之后,又替他们取来托运行李,最后将他们送到目的地。

两人来到的是一处独栋别墅,虽然没有史泽豪在S市住的那么大,但样子很特别,设计也很独特,一点也不比家里的差。

接待人员告别之后,史泽豪拉着行李箱带着迟雨橙向别墅走去。

迟雨橙有些迟疑,她本以为史泽豪订的是酒店,没想到居然订了一座别墅。

“走吧,回家。”史泽豪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另一只手从包里掏出钥匙后牵着迟雨橙的手就往前走。

“回家?你是说这房子是你的?”迟雨橙真不敢相信,那么贵的别墅史泽豪居然有两套。她从来没有问过史泽豪有多少积蓄,S市的房价又那么贵,买一套已经要花很多钱了,剩下也没余多少吧。

如今,又蹦出一套别墅来,迟雨橙还不要看傻眼了。

“嗯,算半个吧!”

“半个?”迟雨橙疑惑道。

史泽豪担心迟雨橙多想,便借口说道:“好啦,这是跟朋友借的,反正也是空着,不住可惜是吧?而且刚好咱们过来玩,就过来住啦,还有人帮忙打扫何乐而不为?”

“哇,你这朋友真大方呀。”迟雨橙不得不惊叹,史泽豪的朋友都是些大款呀,连这么好的别墅都空着不住,真是暴殄天物啊。

只见别墅开了两道门,两人从一个门进去,顺着楼梯走上去,史泽豪将钥匙塞到锁眼里,很顺手地把门打开了。

打开门后,他用手将门掩住,“进来吧。”

迟雨橙从他身后走过,进了屋子后,史泽豪才将行李箱拉进,随手将门关紧。

“少爷,您回来了?”一位四十来岁的阿姨听见两人说话的声音,连忙走了过来,将二人手中的东西接下。

“嗯。”史泽豪弯下腰换了一双舒适的拖鞋穿上,此时,迟雨橙已经换好鞋站在他的身边。

迟雨橙见他二人这般熟络,而且对方称呼他“少爷”,她大概也猜测到史泽豪刚才说房子事朋友的,肯定是骗她的。

不过,既然史泽豪这样说肯定有他的目的,她又何必拆穿呢。

屋子的装修是完全的中式古典风格,每一个角落都散发着浓浓的古色古韵。

置身其中,整个人站在其中,好像被这氛围带动着,立马也变得高雅起来。

迟雨橙感叹,好漂亮的房子。

“这位就是迟小姐吧?”阿姨笑盈盈地看着迟雨橙。

史泽豪则是简单地点点头。

“阿姨,您好。”迟雨橙很礼貌地跟她打招呼。

“哎吆,不敢不敢,迟小姐叫我刘婶就是了。”

迟雨橙自从学设计之后就学会根据一个人的穿着来判定她的职业,虽然不能说十拿九稳,但八九层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她见李婶的穿着打扮比较讲究,但又没有出格,衣服的质地不错,但是款式还算中规中矩,算不得时尚。加上这样的年龄和说话的口气,大概是史泽豪家的佣人之类吧。

“在想什么呢,我带你过去。刘婶,你忙你的去吧。”史泽豪见迟雨橙呆呆地站在原地想事情想得出神,问道。

“没什么?”

“走。”史泽豪拉着迟雨橙到客厅坐下,软软的沙发坐上去真舒服,正好缓解一下旅途的疲劳。

沙发面前是一张复古的茶几,上面摆放着沏好的茶水,还有一些点心。

“来,渴了吧,喝口水润润喉咙。这边天气比较干燥,记得要多喝水。”史泽豪上前替迟雨橙倒了杯水,热腾腾的,应该是刚泡好的。

这些大概都是事先就安排好了的,“谢谢。”迟雨橙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甘甜回味。

一早上都在旅途中,本来没什么感觉的,这下看到点心都是一下子感觉到饿了,她顺手拿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跟史泽豪时间待久了,自然也就习惯了,做什么事情都很随和。

她一边嚼着点心,一边跟史泽豪说道:“大哥哥,咱们这几天有什么行程安排吗?”

跟史泽豪在一起,迟雨橙根本不用考虑什么,因为所有的一切史泽豪都会替她考虑周全了,自己只需要像一个小跟班跟在后面即可。

“顺势而为,随遇而安。”史泽豪喝了口茶,慢慢地说道。

“哦?这么富有诗情画意,富有禅意啊!”

迟雨橙感到一阵好笑,平时那么严肃认真的史泽豪,这会子说话就像一个学问很高深的长者一样。

她可以想象,他仿佛满脸的长长的花白胡须,意味深长地跟他的晚辈在说话。

她越想越想笑,“这是什么逻辑嘛,出来玩不是有什么攻略的吗?”

“要什么攻略,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每天都会新鲜事物发生,何必去规划得这样详细,什么事情都按部就班多没意思。咱们这几天呀,久这样没有目的地,走到哪算哪地过,我想应该很有意思。”

“好吧,都随你。不过,大哥哥说的也有道理,平时无论是工作和学习都是按着计划来,生怕出了什么岔子,出来就是放松的。咱们也过几天闲云野鹤的生活。”

“聪明,我就是这个意思了。”史泽豪点点头,接着又喝了口茶水。“想休息一会呢,还是出去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