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193章 路人甲

S市的夜晚可真凉爽呀,微风轻轻吹来,像缨儿的双手,软软的,舒服极了。

史泽豪因为喝了些酒所以不能开车,因此是易军来接的他两人。

史泽豪本来想留迟雨橙的,可是第二天还有课程要上,所以迟雨橙则是直接回到了学校。

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喝红酒的缘故,迟雨橙回到寝室后便睡意来袭,一夜好梦。

第二天,迟雨橙还是按着老习惯起床跑步,背书,随后去食堂用早餐。

因为是大一,还不用选课,因此所有的课程都是学校安排好的。

她从食堂走出来的时候,看着时间还早,所以她打算慢慢地走着去教室。

清晨的空气真好啊,空中飘散着沁人的清香味。

道路两旁的鲜花被园丁刚浇过水,还有晶莹剔透的水珠挂在花瓣上,就像一颗颗圆溜溜地水晶小球。

面对如此迷人的景致,迟雨橙不免想将它们定格下来。

他忍不住拿出手机,蹲下后找到一个最佳的拍摄角度,调好聚焦,对准花朵,“咔嚓嚓”拍了几张。

就在她安安静静拍照的时候,好像有一对小情侣往她身边走过,听两人说话的语气来看,两人大概是闹矛盾了。

不过这些不关自己的事情,迟雨橙并没有抬头去看,依旧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泽熙,等等我,哎呀……”“啪”的一声,女的好像摔了一跤。

男的本来走在前面,见女朋友摔倒在地,也不再往前走,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来埋怨道:“叫你别跟着我的,非要来,我真是甩都甩不掉了。”

男的虽然嘴上带着责骂,但还是伸手扶了一把。

“你就……”女子没再说话,停了几秒钟,“迟雨橙,你怎么在这里?”

迟雨橙听到有人在叫她,也心生好奇,新的学校,又是女同学的声音,除了宿舍那几位之外,她好像还不认识其他的人了,究竟会是谁。

她也不拍照了,直起身子来,将手机锁屏后放在包里。

这才定眼一看,天啦。“徐晓帆?”

“早就听说你考上这所学校了,真没想到在这里碰面了。所以,不得不说这世界实在是太小了。”徐晓帆见到迟雨橙也是很惊讶的,而且又是在刚才那一幕的时候碰面,自己的形象都毁了。

不过,她徐晓帆有什么形象,破坏别人感情,插足别人的第三者,有什么形象可言。

“释泽熙,你也在。”迟雨橙没想到释泽熙终究还是跟徐晓帆纠缠在一起了,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要说有什么恩怨瓜葛的话,也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烟消云散了。

现在她有了史泽豪,已经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迟雨橙。”释泽熙有些心酸,他突然想起来,迟雨橙是那个曾经追在他身后跑的人,如今变成了路人甲,原本那么好的前女友他不珍惜,非要跟徐晓帆搅合在一起。

离开迟雨橙之后他后悔极了,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但是当他想要再次挽回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迟雨橙不再称呼他“泽熙”,而是“释泽熙”,明摆着在跟他拉开距离。

是啊,各自都是有对象的人了,他还在幻想什么呢。而他也是,现在应该叫她的全名,如果再叫人家小名的话,对他们四个人都不好。

迟雨橙对释泽熙考上这所学校并不惊讶,虽然释泽熙平时学习成绩比迟雨橙要弱一点,但在学校里也算得上成绩好的。

可是,徐晓帆这个平时不怎么爱学习的人居然也会出现在这里,她就有些心生疑惑了。

“对了,你们都是同一个专业吗?我还不知道你们学得是什么专业呢?”迟雨橙问道。

“哦,不。”释泽熙急着跟迟雨橙解释清楚,其实他跟徐晓帆没有过多联系的。“我在经济学院,学的就是金融。徐晓帆学的是舞蹈专业。”

“哦,这样啊。”难怪,徐晓帆考上的舞蹈专业,她以前因为家庭条件好,一直保持着跳舞的习惯,加上不需要太多的文化分,所以能考上这个最高学府也就解释得通了。

不过,徐晓帆脸色有些难看了,她明显对释泽熙那句话有些不满。“你居然当着她的面叫我‘徐晓帆’?”徐晓帆带着反问的语气指责道。

“什么,难道你不叫徐晓帆的吗?我不知道你什么改了名字。”释泽熙双手插在裤兜里,对徐晓帆不冷不热的说道。

“好歹咱们也在一起过,你就这么嫌弃我。你背地里这样叫我也就算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当着她的面,你这样会叫我很没面子的,知道吗?”迟雨橙对着释泽熙大吼大叫道,这早晨的宁静仿佛都随着她的到来消失了。

“你做过什么事情还需要我讲明吗?你还有面子可言吗?”释泽熙说完大步往前走,他急于摆脱徐晓帆的纠缠,一点也不想看到迟雨橙那张脸。

“哦,见到旧情人舍不得了,舍不得你去把她追回来呀?可惜了,你现在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了,人家根本就不在乎好吧。你以为你还是以前人见人爱的白马王子呀。”

“够了。”

男生最受不了女生的喋喋不休与纠缠,面对徐晓帆的束缚,释泽熙简直喘不过气来了。他只想逃离,逃离这另人厌恶的现实。

两人还在争吵,而迟雨橙早已带着自己的沉静在他们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迟雨橙现在一点都不怨恨释泽熙和徐晓帆,要不是徐晓帆的插足,她就不会和释泽熙分手,她也就不会遇到后来的史泽豪。

所以,她还要感谢徐晓帆,是徐晓帆成就了自己的幸福。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她突然想起自己前不久读过余华的那本《活着》,福贵是个败家子,输光了所有的家产,变成了一个穷光蛋。但是等到解放军来了打土豪的时候,龙二“替”他被枪毙,自己捡回一条命。

所以,任何事情丢不是绝对的,不必过早地哀叹自己的不幸,因为有更好的在后面等着她。

反而是徐晓帆,苦心经营的爱情却最终是一场骗局。释泽熙如今都还对她不冷不热,显然是对之前假孕的事情耿耿于怀。

徐晓帆见释泽熙眼里全是迟雨橙,根本没有自己,气得咬牙切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