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197章 分手

迟雨橙本来就是他一个人的,也许这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但是他就是很痛心。

此时他整个人好像泄气了一般,无力地将身子往后靠。

他已经无心再办公,随后起身走到窗边。

想抽一根烟来消愁,他习惯性地摸了摸衣服的荷包,这才发现,他早已经听迟雨橙的话将烟戒了。

这会他的手扑了个空,有些落寞地站在那里。

原来,他的生活里已经到处都填满了迟雨橙的影子。

站在窗边往外面俯瞰下去,高楼下面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步履匆忙,而他却感到阵阵孤独感来袭。

他本能地拿出电话,想要向迟雨橙问个究竟,可是当他找出号码的那一瞬间,他又猛地一下将手机砸向办公桌,电话因为用力的撞击,在桌面上磕碰一下后,又歪歪斜斜地躺在那里。

他这是在生迟雨橙的气,在吃段孟州的醋。

凭着他在商界打拼这些年的经验,他史泽豪是一个多么骄傲和自信的人啊,多少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却死心塌地地拜倒在迟雨橙的石榴裙下。

看到照片那一刻,他生气,难过,更多的居然是不自信。

可是,他又心有不甘,大步走到电脑桌前,提起座机,给易军打了过去。

“你去给我彻底调查清楚,看橙橙最近跟什么人在接触,务必调查得一清二楚,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能放过。”

“是,史总。”易军或许察觉到史泽豪的异样,他说话的时候声音竟然不自觉地有些颤抖。

于是,出于关心,易君接着多问了一句:“迟小姐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按我说的去做,别的不是你应该问的。”

易君挂完电话,便直接打到校董那边去了,以史氏集团以前对学校的投资和贡献来看,这样小小的一件事情并不是很难。

出雨橙忙完学校的事情后,想起来苏珊工作室那边要做的那条裙子来。

她向苏珊说明了情况,没想到苏珊竟然将这件衣服的制作权全权交给她来处理。而且,苏珊还愿意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让给她,迟雨橙简直觉得自己见到了一个天下掉下来的馅饼。

迟雨橙感到被信任的喜悦和满足,不过,她有些担心,害怕自己做得不够好,达不到客人的要求。

苏珊则给了她足够的信任和支持,她让迟雨橙先把样稿画出来给苏珊看,仔经过修改知道满意为止。

而且,迟雨橙可以随时到工作室来做,有什么不懂的还有苏珊在旁边指点。

迟雨橙觉得苏珊简直就是她的贵人,自从遇到苏珊后,自己做什么事情都特别的顺利,而且还事半功倍。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史泽豪,可是现在又不是周末,见不到他。她直接给他打了电话过去。

史泽豪在办公室里发了一天的呆,你不想吃饭也不想喝水。

他发起脾气来没有人敢去劝解,唯一的办法只能让他自己缓解。

迟雨橙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史泽豪正斜躺在椅子上,双脚搭在电脑桌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一阵急促的铃声将他从迷离中唤醒了。他懒懒地直起身来,瞟了一眼手机,看是迟雨橙打过来的。

他不是很想接,随它躺在那里。

可是电话却一个劲地响,很执着地想要叫他起来。

因为声音实在太吵,一方面是迫于无奈,另一方面他还是想听听迟雨橙自己解释。

所以,尽管嘴上不愿意,它还是接通了电话,声音懒散地说道:“喂?”

迟雨橙听史泽豪有气无力地说话,着急地问道:“大哥哥,你身体不舒服吗?”

“嗯。”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看医生了吗?”

“心疼,医生看不好的。”史泽豪没好气地说道。

“怎么会突然心疼呢,大哥哥你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被你气的!”史泽豪这一刻感觉迟雨橙的智商快为负数了,她居然一点都听不出来史泽豪是在生她的气。

“我?我怎么惹你生气了?”迟雨橙本来想把好消息告诉他的,没想到既然被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这一刻她感觉自己比窦娥还要冤枉。

“你自己不清楚吗,还来问我?”史泽豪不讲理的时候,简直堪比泼妇。

迟雨橙也来气了,本来心情好端端的,却被史泽豪搞得一团糟,她也不打算让步,急言道:“我不清楚,你今天倒是把话说清楚,我无缘无故地怎么就得罪你了。我高高兴兴地找你说事,却被你当成出气筒,我冤不冤枉啊我?”

迟雨橙说话的时候,声音几乎是颤抖着的,身体也跟着抽搐,同时也因为委屈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流。

“我冤枉你,你不要以为在学校我就管不了你了,你说你背着我做了什么事?”

“我光明正大,我没有做亏心事?哦,难道你还在学校安排眼线了是吧,史泽豪,你个大混蛋,你不相信我也就是了,你还派人调查我是吧?”迟雨橙从来没有跟史泽豪说过这么重的话,可是目前被史泽豪的话一激,就话赶话地说出这些难听的话来了。

“管你怎么了,难不成我还管不了你了。你是我未婚妻,你就该被我管着,别说在学校了,就是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我都得管着你。”史泽豪和几乎发狂一般地怒吼着,因为他的声音实在太大,办公室外面的员工都听到了他的声音。

“我还没嫁给你就没有人生自由了,我是一个人不是什么东西,任由你摆布。史泽豪,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嫁了。”迟雨橙就连自己也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出分手这样的话来,说出来那一刻,她的内心突然落寞了,像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深渊一般。

“分手就分手,我看你上哪去找一个像我对你这么好的人。”史泽豪被气得火冒三丈,他原本以为两人就是吵吵架而已,还不至于到了分手的地步,可是迟雨橙都这样说了,总不至于自己受了委屈还低声下四地求她原谅吧。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就算没人要我也再不会回头求你。”迟雨橙的心都快要痛死了,史泽豪还说这样的话来激怒她,她强忍着悲痛把话说完。

挂完电话那一瞬间,整个人瘫软地坐在地上半天活不过神来,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个劲地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