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199章 触景生情

一来是因为打发无聊的时间,二来,迟雨橙确实想借此机会还一还段孟州的人情,所以,她直接答应了跟他一起回家看望生病的奶******天晚上迟雨橙给迟母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周末要跟同学出去,不回家了。

迟母便也没再多问什么,因为迟雨橙平时就乖巧懂事,不让人操心,加上她跟史泽豪感情一向稳定。所以,迟母并没有多想。

第二天一大早,迟雨橙早早地起来了,当她洗漱好下到楼下的时候,段孟州果然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她拖着行李箱走了过去,虽然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但是迟雨橙还是有些不习惯:“学长,早。”

“来,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就按着自己的想法给你准备了早点。”段孟州有些羞涩地,将手里的面包和一瓶牛奶递到迟雨橙的手里,随后将迟雨橙的行李箱接了过去。

迟雨橙双手将早餐接了过来,拿在手里暖暖的:“热的?”

她没想到牛奶居然是热的。

段孟州脸颊瞬间通红了,用手挠着后脑勺说道:“是呀,天气越来越凉了,大早上喝冷的对胃不好,所以我就热了一下。”

迟雨橙本来想问他是在哪里热的,寝室也不方便弄这些呀,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这本来应该是一件很让人感动且浪漫的事情,可是她却感到一阵阵难过,这样的场景又让她想起了史泽豪来。

大哥哥平时也是这样一个细心的人,跟他在一起自己也是什么都不用考虑,想尽他给自己带来的一切安全感。

如今时移事易,除了伤感再无其他。

“雨橙,雨橙,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段孟州看着迟雨橙大早上的就陷入沉思,不知道事不是自己说错什么话了,有些好奇地问道。

迟雨橙这才回过神来,客气地问了一句:“哦。谢谢学长,你真是太有心了,其实不用这样的,我随便吃点什么就可以。那你呢,一起吃吧?”

“这是给你准备的,你快吃吧,我刚刚在等你的时候已经吃过了。”段孟州像个傻小子一样,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摸着脑袋说道。

“好,那咱们走吧。”早晨的校园一片宁静,四周还处于一片朦胧之中,大部分的人都还沉醉在自己甜蜜的睡梦中。

偶尔有阵阵凉风吹来,扑在身子上有些寒冷,迟雨橙下意识地将衣服拉拢了来。

“冷吧,来穿上吧。”

没想到段孟州竟然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正要往迟雨橙的肩上披上去。

迟雨橙被他的这一动作吓到了,连忙退了两步,摇手推辞道:“不不不,谢谢学长,我一点都不冷,而且我带了衣服的,都在箱子里。”

“哦,这样啊。”段孟州的手往后缩了一下,有些尴尬地将衣服穿了回去。

“学长,我们出门坐地铁去机场吗?”

迟雨橙不习惯这样近距离地跟段孟州在一起,她甚至有些后悔怎么就答应了这样的请求,可是现在反悔显然已经是来不及了。

所以,她只好找些不相关的话题来缓解这令人尴尬的气氛。

“哦,不,咱们直接打车过去,拿着这么多东西坐地铁很不方便。”

“那好。对了,学长,我突然想起来个事来。”

“你说。”

“好歹也是去见你的奶奶,我怎么也应该买点东西去看望的,就这样空着手去太没礼貌了。”

“嗨,不用,你能答应跟我一起回去,我已经开心得不得了了,还带什么东西。人就是最好的礼物了。”段孟州拉着行李箱走在迟雨橙的身旁,感到很幸福也很满足,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来。

“话是这样说,可毕竟看起来不是那么好看。”迟雨橙是一个很讲究礼节的人,所以,这样两手空空去别人家,会让她觉得很没礼貌。

“没事,我等会叫人安排就是了。”

“那就太好了。学长,那我们明天回来吗?”因为事情太过于匆忙,迟雨橙并没有跟学院老师请假。

而且,她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请假,总不能跟辅导员说,自己陪段孟州回家看望他病重的奶奶吧,那像什么话嘛。

“嗯,我看情况,要是奶奶熬不过这几天的话,我恐怕要多呆几天。”

“啊?”迟雨橙瞬间有种被骗上“贼船”的感觉,整个人石化在那里了,连手里的牛奶也没拿稳,掉在了地上。“那我怎么办?”

是啊,迟雨橙总不能也一直陪在那里吧,这于情于理都讲不通啊!

“别担心,我会安排好的。要是我回不来的话,我明天会安排人把你送回来的,所以,放宽心吧。”

“哦。”迟雨橙突然有一种很落魄的感觉,这一刻,她特别地想念史泽豪,她的大哥哥就不会这样对待她的。

因为大哥哥总是什么都替她着想,什么事情都以她为先,至少不会像段孟州这样“戏耍”自己。

一路上,迟雨橙都沉默不语,段孟州则一直都在跟她讲话。

今天的他,话出奇地多,仿佛从天上讲到地上,再从地上讲到水里,说了足足有一辆车的话那么多,可是迟雨橙只是敷衍地应付一两句,竟一句话也没有听见去。

如今看什么都好像有史泽豪的影子,更是触景生情。

她这个时候特别地想念史泽豪,不知道大哥哥也会不会这样想起自己。

或许会,也或许不会。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史泽豪平时这样稳重的一个人,那天究竟吃错什么药了,会对她发那么大的脾气。

自己也像着了魔一样,跟他大吵大闹,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常常在深夜里想,要是当时两人都各让一步,或者其中一个人不那么咄咄逼人,或许今天就不是这样的局面了。

她不敢跟任何讲,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想着想着,竟流下了眼泪。

一旁还滔滔不绝的段孟州看见迟雨橙哭了,当时被吓得愣住了。他张开的最硬是半天没有合上,眼睛不自觉地眨巴着。

“雨橙,你......你怎么了,好端端地,怎么就哭了呀?”

迟雨橙擦去脸上的泪水,刻意地笑了笑:“没事,我没事。”

“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说出来,或许我不能帮你分担些什么,但至少说出来心里会好受得多,明白吗?”段孟州有些心疼地看着迟雨橙,没想到这个平时喜笑颜开的女孩子也有这样黯然伤神的时候。

迟雨橙点点头:“嗯,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