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00章 重新开始吧

大约两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飞行过程中迟雨橙时不时地出神,然后又默默地掉下眼泪来。

“雨橙,如果你还把我当好朋友的话,跟我说说,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从未看过你这样的难过,是不是你男朋友欺负你了?”段孟州将手中的纸巾递给迟雨橙,关切地问道。

话音刚落,迟雨橙便开始抽泣起来,豆大的眼泪更是不受控制地往下掉:“我跟他已经分手了,所以,我现在是单身人士一个。”

段孟州暗自窃喜,庆幸自己还好没有放弃,现在终于等到机会了。

不过,见迟雨橙这样伤心,他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雨橙,别难过了。既然已经分手了,又何必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呢,这次出来你就当散散心好吗?”

“嗯。我不会想不开的,谢谢学长关心。”

迟雨橙黯然地看向窗外,朵朵白云在身边飘过,跟上次和史泽豪出去旅游的时候一个样子。

不过,不同的是,现在坐在她身边的人已经换作段孟州了,这才没多久的事情,怎么不叫人难过。

段孟州见她将头别了过去,顿了顿问道:“那,他后来找过你没有?”

迟雨橙默默地摇摇头:“没!”

她说的确实是实话,分手这几天来,史泽豪真的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过,更何况来找她了。

虽然她把史泽豪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可是没过多久就又恢复原状了。

她担心万一史泽豪真的想她了,想跟她道歉要求复合找不到她了怎么办,所以,她每天都在看手机。

可是,结果都是令她失望的,他真的已经彻底放弃她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段孟州接着问道。

“我不知道,我的心里特别的乱,我不知道往后的路要怎么走。”迟雨橙转过头来,背靠着后面,仰着头无奈地说道。

“不如重新开始吧!”

迟雨橙不解道:“重新开始?”

“嗯,我来给你打个比方,你就想得明白了。比如,你将来活到八十岁,那么按照你现在十八岁的年龄来算,未来还有六十二年的岁月要度过,难道你就打算这么沉沦下去吗?”

“我……学长,我还没想得这么远。我就是心里堵得慌,看不清前面的路该怎么走!”

段孟州的比喻说得虽然有些远了,不过话糙理不糙,人虽然要活在当下,但更应该把目光放长远一些来看。

的确,将来的路不能糊里糊涂地走下去,她要认清自己的目标和方向。

“《西游记》我相信你从小就看过吧?”

“嗯。”

“其实里面我最喜欢的人物就是孙悟空了,你想想看,每次唐僧被妖精捉走的时候,无论是猪八戒还是沙僧,两人都只会说’大师兄,师傅又被捉走了,怎么办?’。

而孙悟空的头脑就很清醒,他不急着去找师傅,而是腾空一跃,观察地形,或者是叫出土地公公来,仔细询问这是什么山,此处有什么妖。

当他把对方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之后,才想办法去解救师傅。我说的话,你应该懂吧?”

迟雨橙笑笑:“我知道学长你的意思,就是要我不要被眼前的困局迷惑住了。呵呵,没想到,你说起话来这么幽默。说实话,《西游记》我看了无数遍,每次都光顾着看哪个妖精更漂亮去了,还真没有细细想过这些道理呢!”

段孟州见迟雨橙终于笑了,自己也跟着开心起来:“正很正常的,男生跟女生看事情的角度本来就不一样嘛。女生很多时候只看到了表面的东西,男生往往要理性一些嘛。”

刚开始的时候,迟雨橙还担心路上会尴尬,这么久的时间可怎么熬呀!

不过,两人把话匣子打开后,竟不知不觉说了好多话,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飞机停靠稳了的时候,两人便来到了美丽的大理。

下了飞机后,两人走出候机厅。

呼吸着全新的空气,真是叫人心旷神怡。

这是迟雨橙第一次离开家来到美丽的大理,她抬头仰望着天空,天是那样的高那样的蓝,好像不曾受到一丝污染一样,清澈见底。亮白色的云朵悠闲地在空中飘荡,那一刻,她才懂得了,为什么这么多的人都想来这里。

用人间美景来形容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整个人站在广阔无垠的天空下,身心都是放松的。

不过,这里的景致虽然很美,但是段孟州心里挂念着自己病重的奶奶,却无心带她去四处看看。她心想着要是将来有一天还有机会再来这里,她一定会好好地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感受这里的人文情怀,风土人情。

走到外面后,便有人在到达口等着他们两人了。

那是一个身材笔挺,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男子向他们走来,很绅士地将他二人的行李接了过来,客气地说道:“小州,你们来了。”

“嗯。”

段孟州简单地应了一声,随后向他二人介绍道:“雨橙,这位是段大哥,是我们家的管家。段大哥,这是迟雨橙,是我的小学妹。”

迟雨橙薇薇地鞠了个躬,客气地问候道:“段大哥,你好。”

随后她用余光瞟了一眼段孟州,言下之意,怎么都一个姓?

“哈哈哈,雨橙,你肯定觉得很好奇吧。我们这里以前原本是南诏国,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姓段。”

迟雨橙恍然大悟道:“哦,对哦,我记起来了,电视剧里不是还有个叫段誉的嘛。哈哈哈,真是有意思。”

“迟小姐,你好,一路辛苦了,一定很累了?等会在车上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段大哥拿着行李走在前面带路,时不时回过头来跟他们两人说话。

“不累,一路上不是坐车就是飞机,都没怎么走路,所以算不上累。倒是还要麻烦段大哥你来接我们,真是不好意思。”

“嗨,迟小姐你千万别这么说,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话虽如此,但是还要谢谢你的。”

“迟小姐真是太客气了,难怪小州经常说你知书达理。”

“啊,段学长经常提起我吗?”迟雨橙原本以为自己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完全的陌生人,可是经段大哥这么一说,好像他们对自己很了解一样,于是有些惊讶地问道。

这会段孟州在一旁着急了,连忙向段大哥咳嗽几几声说道:“咳咳咳,那个,段大哥,不该说的话别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