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05章 记忆一点点地恢复

史泽豪看着迟雨橙消瘦的脸颊,语气变得平和起来,说:“对,你说的这一点我也发现了,自从再次遇到你之后,我变得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地,我生怕哪一天又失去你了。我常常做梦,梦到自己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伸手不见五指,我拼命地呼喊你的名字,可是你就是不答应我,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失去你,懂吗?”

迟雨橙挑眉:“大哥哥,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好端端的,怎么会不理你呢?”

史泽豪摇摇头:“你相信我,我做梦一项都很准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迟雨橙皱眉:“可是这事情是急不来的,我还在上学,怎么结婚嘛?”

史泽豪急了:“上学跟结婚有冲突吗?我觉得这根本就是不相关的两件事。而且,只要你结婚了,身边自然没有人再对有想法了,我也就放心了,不是吗?”

迟雨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是你自以为这样,我到现在都没有看见谁对我有意思,我可没你说得那么受欢迎。结婚的事情往后再说吧!”

史泽豪无奈地笑笑:“我妈昨天还跟我唠叨,说是想抱孙子呢?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实现她的愿望?”

随后在包里掏出一个玉石做的“送子观音”项链来递在迟雨橙手上。

迟雨橙本来还打算再吃几口菜的,可是看见项链后呆住了,她嘴张得老大:“阿姨这么心急?”

“哼哼,所以心急的人不止我一个吧?”史泽豪苦笑道。

迟雨橙将项链拿在手里:“不会呀,这不像阿姨平时的作风啊?”

史泽豪接过项链,站起身来帮迟雨橙戴上:“你也说了是平时嘛,现在不是特殊时期吗?”

迟雨橙更是不解了:“特殊时期?什么特殊时期!”

史泽豪替她把项链戴好之后又歪着头看了看,确保戴正了才又坐下来:“这事我还没跟易君那臭小子算账呢,这小子经不住我妈逼问,一问就把我俩分手的事情给招了出来。”

“啊?”

史泽豪紧紧攥着她的手,目光中无不流露出爱意和宠溺:“我妈见我最近茶饭不思,便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当然是害怕她担心,什么都没跟她说了。谁知她把目标转移到易君身上来了,我就这样被’出卖’了。”

迟雨橙一听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哎呀,没想到大哥哥你居然会在阴沟里翻船啊!真是失算了,看来易君这人不适合当特工嘛,哈哈哈。”

史泽豪也觉得好笑:“谁知我妈比我还着急,一天一百二十个索命连坏call,说得我头都大了,飞得让我把你找回来。说什么找不回来就再不让我进家门,你说我委屈不嘛?”

迟雨橙一听不乐意了,头一歪,把身子也转了过去:“哼,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要不是阿姨叫你来找我,你还就不来了是吧?你根本就不关心我,你一点都不在乎我。”

史泽豪急了:“天地良心啊,我怎么不关心你,不在乎你了?是人都要个面子好吧,我也得有个台阶下好吧。难不成刚吵了架,我就可怜兮兮地来找你不成?”

迟雨橙没吭声,“噗通”一下趴在桌子上,身体也跟着抽搐起来。

史泽豪以为迟雨橙哭了,瞬间又开始自责起来:“好了,好了,是我的错。老婆最大,还要什么尊严嘛,以后不管什么吵架都是我的错好了吧?”

迟雨橙反而抽得更厉害起来了。

史泽豪更是手足无措了,他没办法只好蹲了下来,打算再好好哄一哄她。

谁知迟雨橙正埋着头哈哈大笑。

史泽豪见自己被当猴耍了,也不生气,能博得美人一笑,戏弄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吃完饭后,史泽豪牵着迟雨橙的手,两人走在阳光之下。

迟雨橙几度欲言又止:“大哥哥,这样的感觉好像似曾相识,就好像在梦里见到过一样……”

史泽豪转过脸来看着她,露出一丝丝喜悦:“橙橙,这不是在梦里,是我们小时候就这样手牵着手一起走过这样的路。我真高兴,看来你的记忆在一点点地恢复了。”

迟雨橙闻言,也很是愉快:“真的吗,那太好了。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我可以慢慢地想起从前的事情了!太好了,我就可以知道我们以前发生了什么事。”

史泽豪突然伸手将她搂住:“你能想起来我真是开心得不得了,这样我我们就可以一起回忆以前的快乐时光。不过咱们不着急,这事要慢慢来,别给自己太大的心理负担,好吗?”

“嗯。大哥哥,那我们今晚住哪里呀,总不至于住学长家吧?”

“那当然不行了,我已经叫易君把酒店订好了。我媳妇怎么能在别人家里过夜呢?打死我也不干!从今往后,我得把你看得死死的,连一只蚊子也休息靠近你。”史泽豪傲娇地说道。

迟雨橙搓搓手背,感到手脚发麻:“太恐怖了,看来我是完全失去人生自由了……”

“叮铃铃!”迟雨橙的手机响了,那是迟母打过来的。

迟雨橙对着史泽豪嘘了一声:“阿姨打过来的。”

随后很快接起了电话:“喂,阿姨呀。”

电话那头关切地问道:“橙橙啊,泽豪跟你在一起吗?”

迟雨橙看了史泽豪一眼,说道:“啊,在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阿姨就担心你还生她的气,不理会他呢!这下好了,你们和好了吧?”

迟雨橙点点头:“嗯,阿姨,您放心吧,我们之间的误会都解开了,您就别担心了。”

“那个,橙橙,阿姨跟你说哈,这次呀可把阿姨吓坏了,你说你这么好的女孩子要是弄丢了那多可惜呀!我已经狠狠教训他了,你也别这么轻易就饶了他了,得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咱们女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不然他不会长记性的知道吗?”

迟雨橙一阵好笑:“好的,阿姨,我知道了。”

“好孩子,你要记住,不管什么事情,阿姨永远都是你最坚实的后盾。既然出去了,就借着机会好好玩几天,年轻的时候也别光顾着读书,还是要到处走走,看看,才不辜负那么好的青春年华。”迟母的语气中无不充满着慈爱之情。

“唉,好,我会的。”迟雨橙连声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