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3章 鼻涕虫

下了车后,迟雨橙简单跟史泽豪道谢道,“史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还有这衣服,谢谢你。”

终于回到现实,迟雨橙这才舒了一口气,在这样熟悉的地方,史泽豪仿佛一个不经意的路人一样,她望着这熟悉又陌生的脸,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嗯,昨天喝了那么多酒,回去洗把脸好好睡上一觉,不然这一天你都会晕乎乎的。”

史泽豪并没有急着走的意思,倒是有些舍不得迟雨橙走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迟雨橙却大步向前走,一副急着要回家的样子。

他又突然想起来要是自己哪天忍不住又想见她了,怎么办?

毕竟现在的他们还没有熟悉到可以到她家里来找她的地步。要是直接跑到这里来找她,岂不是显得很唐突,“记得给我打电话……还有,那个……”

“好,我会的。”

迟雨橙突然看见巷子口好像有人出来,毕竟大早上地跟一个陌生男子在一起,万一被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还没等他说完,所以便一溜烟跑了。

史泽豪看着迟雨橙离去的背影,僵在哪里,苦笑道:“其实,我想说的是,你问我的问题,我考虑好了。唉……”史泽豪只有无奈地摇摇头。

迟雨橙还真是大条,难道她忘了,自己是在追求史泽豪的吗?刚才那么好的机会,天朗气清,两人独处,简直是最佳的表白时机,却这么不经吓,不想被一个人影给吓跑了。

待迟雨橙的背影在巷子口由一个黑点最终消失不见之后,史泽豪在原地又呆了几分钟。

他看着眼前这些熟悉的景象,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周围的房屋旧了点,墙壁有些斑驳,商店的招牌换了几家外,其余的还是小时候的样子。

他静静地端详着这一切,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回忆起那些与迟雨橙一起长大的日子。

时隔多年,等他出国回来,一心忙着打造自己的商业,儿时的事情大多都记不起来了。

可是唯独迟雨橙,是他一直都无法忘却的。

后来,等到他不那么忙的时候,他也试图接近迟雨橙几次,好不容易遇到过一次,可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男孩子了,两人有说有笑,关系很密切的样子,而迟雨橙从他身边走过时也不认识他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迟雨橙为什么一点都不认识他了,他一面惆怅着,一面又后悔自己回来晚了。

他陷入深深的回忆当中……

“咦,这不是小豪吗?”一个响亮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沉思,史泽豪回过神来,看见一个大约六十来岁的妇女在围着他打量。

“您是?”史泽豪疑惑地问道。

“哎呀,果然是你呀,我远远地看着你眼熟,我就在想会不会就是你,现在走近来看,还果真是呀。我是你张阿姨呀,你不记得我了?”张阿姨越说声音越大,样子却十分高兴。

“张阿姨,是你,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一经她提醒,史泽豪也想起来了,不过,眼前这人跟他脑海中的模样似乎有些对不起来了。

“那当然了,你都离开这么多年了,我又上了岁数,认不出我来是当然的了。”

史泽豪隐隐约约记得,那时候的张阿姨嗓门和现在一样大,不过那时候的头发没有现在那么白,做起事情来倒是火急火燎的。

“是呀,转眼我们小孩都长成大人了,时间真快啊!”遇到老熟人,史泽豪不免停下来闲聊几句。

张阿姨又把史泽豪从头看到脚看了个遍,好像怎么也看不够的样子,“哎呀,来,阿姨看看。啧啧啧,真是几年没见,就长这么高这么帅气了,你是来找雨橙的吧,她这会子应该还没起床吧。要我帮你去叫她吗?”

“不了,不了,既然还在休息,我就不打扰她了。我改天再来就是了。”照张阿姨的话来看,刚才大概是没有碰上迟雨橙了,既然如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不跟她提他们已经见过面的事情。

“唉,那好。”张阿姨又四处看了看,好奇地问道,“咦,小豪,这辆车是你的吧,真漂亮?”

史泽豪简单地应道:“是。”

“真是想不到啊,小时候那么爱哭鼻涕的你,现在这么出息了,我还记得他们都叫你鼻涕虫呢。哎呀呀,真是刮目相看呀。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你常常被人欺负呢,还是人家雨橙帮你解的围呢,是吧?”

史泽豪瞬间一头黑线滑过额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这都是哪年的梗了,还提,“哦,是吧,我倒是不记得了?”

史泽豪显然是在故意避开这个话题,可是张阿姨没那眼力劲,一个劲地戳别人痛处,他怎么会有好脸色看,试想又有谁愿意提起那些不美好的事情呢?

“当然啦,你现在是大忙人了,那些事情怎么还会记得。对了,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得出去买菜了,等会好的菜都挑不到了,我先走了,改天到家里来坐坐啊。”说完,张阿姨便拎着她那买菜专用袋往集市跑去了。

一大早便遇见两个风风火火的女子,史泽豪也只好认了。而且,从今天起,他以后的日子或许就再不会像从前那般平静了……

此时的迟雨橙回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出门了。高考结束后,当她开始放松心情的时候,母亲忙碌的脚步似乎更急促了。

是啊,上大学是要花费好多学费的,妈妈还得想方设法凑齐她上学的费用,本来做的就是一些小本生意,不忙碌怎么能行?

她走近房间,将裙子换下,穿上自己平常的衣服,一切恢复到日常。

她坐在床边,看着这件漂亮的裙子,仿佛灰姑娘遇上王子穿着的那件漂亮礼服。可是,当午夜的钟声敲响,她不得不回到现实来。

昨天的种种仿佛做了一个梦,一个异常美丽动人的梦。

她把裙子收起来,回头洗干净了给人送了回去。

不过,虽然梦醒了,她也很满足,她就把它当作一个美好地回忆珍藏起来吧。

她身上已经穿上了旧衣服,虽然旧了一点,样式老了一些,但却像一个知冷知热得老朋友一样,舒服极了。

因为宿醉的关系,果然像史泽豪说的那样,她的头还有些疼,提不起精神来,于是她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回想着一天发生的事情,迟雨橙还觉时不时地发出笑声,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昨天就像是个傻子一样,她甚至都怀疑自己那高考状元是怎么考来的,难道就像谢梅丽说的,自己已经成了书呆子吗?

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迟雨橙想,史泽豪那样一个史诗般遥远的人物,居然亲自开车送她回家,更要命的是,她居然在他的家里住了一晚,真是不可思议。

此时,天已经大亮。她从窗户望了望外面的天空,有几片轻薄的云飘过,看来又是一个好天气。

随后肚子咕噜噜地叫了几声,她懒洋洋地睁开眼睛打算到厨房弄点吃的,就在起身的那一霎那,一阵清澈的电话铃声打破这早晨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