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12章 青梅竹马

几人虽然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但是却一言不发。

迟雨橙跟史母并肩坐在一起,史母总想让迟雨橙多吃点,所以时不时会给她夹一些菜,不会一会的功夫,碗里的菜都冒尖了。

可是她只顾着跟迟雨橙说话,却连看都不看释泽熙一眼:“来,橙橙,多吃点,吃得多身体才有抵抗,病才会好得快一点。”

迟雨橙看着堆满菜的碗,说道:“阿姨谢谢你,能吃到阿姨做的菜真是有口福了。”

史母高兴了:“喜欢的话阿姨以后经常做给你吃,只要你不厌烦!”

“怎么会,我觉得阿姨做的什么都很好吃。”

史泽豪笑笑:“我小时候的胃口特别刁钻,妈为了让我多吃饭,那是想尽了各种办法,同时也练就了一身的厨艺。”

史母本来打算一家三口欢欢喜喜地吃一顿饭的,却没想到来了释泽熙这个不速之客。

平时跟释泽熙母子住在一起就很是憋屈了,没想到来自己儿子这里他也阴魂不散地跟了过来,早知道她就另外找时间过来了。

虽然史泽豪在想着法子逗她乐,可是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史母低着头自个吃东西,有“外人”在也不便聊家常。只是释泽熙好像一点食欲都没有,整个饭局都呆呆地望着迟雨橙,满脸哀伤的样子。

迟雨橙正正地坐在他对面,被这样的眼神看着浑身都不自在,她试图躲避这样的视线,便稀里呼噜地几下把饭吃完了。

她放下手中的碗筷,冲着史母说道:“阿姨,你慢用,我吃好了!”

话音刚落,史母也停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边,指着客厅说道:“我也吃完了。走,我们去那边坐坐。”

迟雨橙点头:“好。”

两人起身后双双去了客厅聊天。

史泽豪和释泽熙见她二人吃完离开了,便也无心再吃。

他将没吃完的半碗饭推到一边,跟释泽熙说道:“跟我去书房!”

“唉!”释泽熙一言不发地走在史泽豪后面。

到了书房,史泽豪停下脚步,双手背在身后,但是却没有回头:“说吧,你过来究竟何事?”

释泽熙看着史泽豪的背影,他从小都畏惧史泽豪,几度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清了清嗓子说:“哥,对不起,我心里始终放不下迟雨橙。你……你能将她还给我吗?”

话音刚落,史泽豪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身来,狠狠地在释泽熙脸上打了一记耳光。

释泽熙被这一巴掌打得懵圈了,他吃痛地捂着脸大气不敢吱一声。

史泽豪被释泽熙的话激怒了,额头上青筋都爆了出来:“这是我第一次打你,你给我记住,橙橙她不是谁的玩具,想要的时候就爱不释手,不想的时候就弃之如履。”

释泽熙捂着脸,虽然惧怕史泽豪,但还是壮着胆子说了出来:“可是我爱她!”

史泽豪冷笑:“哈哈,你懂什么叫爱?”

释泽熙反驳:“当然,爱她就是一心一意对她好。”

史泽豪讥讽道:“哦?那你始乱终弃就是对她好!”

释泽熙正言:“我没有对她始乱终弃,都是徐晓帆设计陷害我的。以前当徐晓帆告诉我她怀孕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我做了对不起雨橙的事情。当后来发现她是假孕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了,这么长时间来我一直在寻找证据。哈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让我发现一切都是徐晓帆做作祟,我跟她之间完全是清白的!”

史泽豪心不在焉地望着他,他红肿的眼睛似乎在哀求,他大概是渴望对方因为同情或者怜悯将迟雨橙让给他。

“那又如何?”

释泽熙定眼看着史泽豪,镇定自若地说道:“我们之前是因为误会分开的,现在误会解除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史泽豪又问:“你觉得可能吗?”

“当然,事在人为,不试过怎么知道不可以呢?”

史泽豪看着窗外,沉默了一会。

释泽熙接着问道:“哥,你跟她不过才相处半年多的时间,虽然有感情但也没有多深。不像我,我跟她在一起高中三年,三年的时间,一千多天的日子,我不想让这份感情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这三年里我们朝夕相对,我比你更了解她,我们有良好的感情基础,我们能聊到一块去。相反,你们不合适的,你俩的身份地位悬殊这么大,在一起只能是悲剧收场。”

史泽豪将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苦涩地笑道:“跟我比时间长,我跟她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三年算什么,我们十几年前就在一起了。那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释泽熙不敢相信地问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史泽豪回忆起小时候的点点滴滴:“橙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她陪我走过最苦难的时光,可以说,没有她的支持与鼓励就没有今天的我。”

“但是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提过你?”

“那是她失去记忆了,不过没关系,我会把以前的点点滴滴都讲给她听的。”

释泽熙表情痛苦极了,他紧紧闭着自己的双眼:“我太傻了,我不该轻易放开她的手的。我以前只知道对她大呼小叫,呼来唤去去,那时候我笃定了她此生都不会离开我的……我太傻了!”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没有后悔药卖。”史泽豪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释泽熙苦涩地说:“哥,以前是我跟妈妈对不起你和大妈,但是我从来没有求过你。如果我可以放手把雨橙还给我,我将来就不会跟你争家产,行吗?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放弃!”

史泽豪并没有被他的“真诚”所打动,语气坚决地说:“你以为我就看重那点家产吗?哈哈哈,你太天真也太小看你哥我了,没有这个家庭做支撑,你什么都放弃了拿什么来养活你和她?”

被史泽豪这样一问,释泽熙的表情痛苦极了,眼角甚至还泛着泪光:“我可以挣钱养家!我会把我们的生活安排得很好的!我相信还要靠着这双勤劳的双手,就一定能实现我们的愿望。”

史泽豪背着双手:“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还活在你的童话世界里。你都还要考别人养活,你就大言不惭地要养家。醒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