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15章 雅儿

正当迟雨橙跟小源聊得正起劲的时候,隐隐约约间她感觉到自己的衣角像是被什么拉住一样,沉沉地往下坠。可是这里就她跟小源两个人,并没有别的什么。

心生好奇,她疑惑地转过头去,低头一看恰好看见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小女孩蹲在自己身旁,她正好奇地拉着迟雨橙的衣服。

只见身形不算好大,皮肤白皙,但脸上却没有什么血色。只穿着一件红色的小洋裙,裙子在有些苍白的肤色下显得格外地耀眼。

小女孩一言不发地看着迟雨橙,不过她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直勾勾地看着她。

迟雨橙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不过想来这山庄就只住着小源夫妇两人,大概这孩子就是他们的。

还没等她开口,小源便说道:“雅儿,你怎么出来了?”对于女孩的出现,小源明显有些意外。她手里本来端着的咖啡也因为紧张而手抖,没端稳洒了些出来。

她眼睛向四周扫视了一遍,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对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迟雨橙还有些不明就里。

面对小源的惊慌失措,她本想帮忙的,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下手。可是,她看着女孩的样貌,似乎有小源的影子。

她正想开口,远处却冲过啦一个三四十岁来的女子,慌慌忙忙地道歉道:“对不起,夫人,我没拦住小姐。刚才还玩得好好的,不知怎么就从房里跑了出来……”

小源伸出手来做出禁止的动作,那女子便也不再多说,只躬着身站在那里等待着小源的发落。

不过小源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而是放下手中的咖啡,走到小女孩身边蹲了下来,怜爱地抚摸着她的脸:“宝贝,乖,跟乳母回去。妈妈今天有客人在这里,要礼貌知道吗?大人说话的时候不可以打扰的,不然的话就不乖哦!”

迟雨橙一听愣住了,原来她们是母女,难怪看起来长得这么像。

可是小女孩听完话后并没有跟着乳母离开,只是点点头,依旧没说话。无奈之下,小源只好给乳母使了一个眼神,说道:“带小姐下去。”

话音刚落,乳母就连忙上前抱住雅儿,哀求道:“小姐,我们走吧。夫人有事情要跟这位阿姨说,乳母带你去玩好玩的,好吗?”

但是雅儿依旧紧紧拽着迟雨橙的衣服不肯放手,同时盯着迟雨橙在看,仿佛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对她说。

小源坚持道:“雅儿,听妈妈的话,不要在这里捣乱,你要是再这样妈妈就不喜欢你了,快跟乳母回去。”

乳母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她的双手扳开,最后试着把她抱走,可是就在扳开的那一瞬间,雅儿眼眶里夺出豆大的泪珠来,可怜巴巴的样子。没有哭声,只一个劲地掉眼泪。

迟雨橙慌了:“小源姐她是不是被吓坏了?要不你让她在这里就是了,小孩子家不碍事的。大概是有客人来她好奇罢了!”

没想到乳母将她抱起来后,女孩拼命地想要逃脱,想要摆脱乳母的束缚,寻找属于自己的自由。

“唉!”小源长长叹了一口气,之后对着乳母挥了挥手,乳母明白她的意思,才放下雅儿后自己退下了。

雅儿被放在地上后,这才停止哭闹,转悲为笑。可是很快,她出乎意料地往迟雨橙身上趁了趁,紧紧依偎在她身旁。

面对这样的“示好”,迟雨橙也不排斥,反而觉得她很可爱。从见到她到现在,雅儿一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因此迟雨橙就以为她大概有语言障碍,不会说话吧。

小源见状,苦笑道:“橙橙,她依偎在你身边,这是喜欢你的表现。”

迟雨橙疑惑地指着自己:“喜欢我?”

“是呀,她长这么大,除了她爸爸跟我,她会有这样的表现,其他人休想碰她一根手指。

你是迄今为止的第一人。

你不知道呀,以前家里也来过客人,可是她好像很讨厌那些人一样,来了就赶别人走,搞得我跟他爸爸都特别尴尬,连翻跟人道歉。

可是后来我们家就很少来客人了,所以这山庄你也看见了,这么大的地方就住我们几个人。”

“那……”迟雨橙本来想问孩子是不是生病了,但是话倒嘴边又咽了回去。

“雅儿很小的时候就检查出来患了自闭症,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察觉,可是后来到她开始学说话的时候迟迟不见动静。渐渐地,跟她同龄的人都会说好多话了,我跟她爸爸就着急了。谁知……医生说,要治好这种病非常非常地困难。”说着小源开始哽咽起来,眼泪也哗啦啦地往下掉。

迟雨橙忙紧将纸巾给她递了过去:“小雅姐,你别难过,别激动了!咱不想说就不说了哈!”

小源将眼泪擦去:“没事,这些话我憋在心里一直很难受,倒不如今天说出来痛快一些。

唉,我跟她爸爸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虽然我们极其不想承认这件事,但是事实摆在面前,不得不面对。我们跑遍了所有能治的医院,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

小女孩乖巧地靠着迟雨橙,像一只柔软的小猫一样。

“小源姐,一定会有办法的,只要有信心一定会成功的。你知道吗,我从前从很高的楼房上摔了下来,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十多年前的时候都忘记了,可是最近又慢慢地恢复起来了。所以,不要心急,慢慢等待奇迹就会出现的。”

迟雨橙的话让小源又有了信心:“听了你的话我又觉得有希望了,我跟她爸爸整天都在担心,担心她一直这样下去将来怎么办?万一哪天我们走了……”

情到深处,小源又开始哭泣起来。

迟雨橙想了想后说道:“小源姐,你也不必太过于担心,我觉得会不会是你跟戚然哥给她的心理负担太重了,让她感到压力很大。或许你们可以换一种方式,就比如说顺其自然,就把她当成一个正常的孩子来看待。该玩就玩,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估计效果还会好一点。”

“唉,这孩子平时总喜欢躲在角落里,喜欢待在黑暗的地方一呆就是几个小时,不愿意出来见人。我这当妈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都不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