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19章骨折

迟雨橙跟徐晓帆两个人手挽着手一起往篮球场走去,还没走进,就已经看见黑压压的一片。

看来,阵仗可不小啊。

徐晓帆指着远方说:“雨橙,你上大学后来看过篮球赛吗?”

迟雨橙摇摇头:“没有,这是我第一次来看。我每天都忙着学习上的事情,这些业余还爱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会经常去看呢。要知道,以前你可是咱们班的拉拉队队长呢,几乎从没落下过一场比赛。所以,我还以为你会继承这一传统呢!”徐晓帆说。

迟雨橙苦笑:“嗯,那都是以前的陈年旧事了,如今都物是人非了,还提它做什么?”

徐晓帆不是傻子,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来,随后尴尬地说道:“也是。咦那年开始呐喊了,难道是已经开始了吗?”

“好像是耶,我们快走吧!”随着呐喊声越来越大,两人加快了步伐。

一时之间人满为患,篮球场外挤满了人,她俩使了好大的劲才终于在夹缝中找到两个位置。

这是迟雨橙上大学以来第一次观赛,果然,场上个个都是身形矫健之人,不仅都是一些大长腿帅哥,英姿勃发,最重要的是球艺精湛,两个队之间不分上下。

场上场下的气氛都是热闹非凡!

迟雨橙这一刻才懂得了为什么能吸引这么多的人过来围观。

“哇,晓帆,快看,那里进了个三分球,真是太精彩了。”看着这样精彩绝伦的比赛,迟雨橙都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还有样稿要设计,不过难得放松一次,她也就索性将学习放到一边,尽情地玩个痛快。因此,这一刻,她拍着手欢呼道。

相比她的激动,徐晓帆倒是要淡定得许多,喃喃自语:“是呀!”

随着场上比赛进入热闹时刻,场下的人也跟着心潮彭拜,高声欢呼。

就在迟雨橙看得正入神的时候,背上突然被人猛地一推,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周围的人也被带动着往前走了几步。

好巧不巧,迟雨橙摔倒在地上,手腕痛得不得了,手指还被人狠狠地踩了几脚。

迟雨橙痛极了,她感觉手好像快断了,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她仰起头来,看着人山人海,试图在这陌生的人群里找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穿过围观者的声音,她大声疾呼:“晓帆,徐晓帆,你在哪,快救救我啊!”

可是她的声音被高呼的呐喊声盖住,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可是她依旧没有放弃,她试着站起来,但是经过几次尝试后,最终以失败告终。

趴在地上继续喊:“救命,救命啊……”

彷徨无助中,迟雨橙痛苦极了,那一刻,她脑海里浮现出史泽豪的身影来。

她多么希望他能够奇迹般地出现,将她从这个困境中解救出去。

她的手腕越来越痛,痛得像被大火灼烧一样,火烧火燎地痛,痛到最后晕了过去,完全失去了知觉。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医院里了,正如之前她想象的那样,醒来之后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史泽豪。

瞬间,她的眼泪像倾盆大雨一般倾泻下来,哭得越来越伤心。

“橙橙你醒了?”史泽豪见她醒来,连忙上前说道。

“我怎么了,这是在哪里?”迟雨橙问。

“这是医院。”

“医院?我怎么会在这里。”随后她环顾了四周,看见自己的右手手正在打点滴,左手却被绷带缠绕起来了。

她本想将左手伸回来的,可是才稍微地一动就已经疼得她满额头都是冷汗。

“疼!”她条件反射地叫了一声。

史泽豪赶紧告诉她:“别动,骨头断了,刚刚医生才接好,千万别乱动!”

迟雨橙几乎是惊叫起来,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掉。

史泽豪的话几乎让她绝望:“大哥哥你说什么,你说我的手断了?一个裁缝的手断了,将来她还怎么做衣服。”

史泽豪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的激动,乱忙安慰:“你先别着急,事实上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虽然伤势确实有些重,但是好在你还年轻,恢复起来很快的。”

迟雨橙可怜巴巴地望着史泽豪,好像他就是医生一样,渴望从他那里得到确定答案:“是吗?”

史泽豪用力点点头:“嗯,是的。你这几天就好好养病,等你好一些之后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嗯。大哥哥,我记得我好像在篮球场的,好像被人用力推了一把,随后我就晕过去了,其他的事情就一无所知了。”迟雨橙说道。

史泽豪问:“那你知道是谁推了你吗?”

迟雨橙摇摇头:“不知道,当时我跟徐晓帆在一起看球赛,其他的人我都不认识,更不可能是我的劲敌’。”

史泽豪若有所思地问:“徐晓帆。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她这个人阴险狡诈,吃了她这么多亏怎么还跟她在一起。而且送你来医院的人也不是她。”

迟雨橙有些意外:“今天是她找到我的,说是跟我道歉,而且说了一长串好话,我就以为她真的改过自新了,所以我就原谅她了!”

史泽豪苦笑道:“唉说你笨还真的笨,她的话怎么能算数是吧?”

迟雨橙突然明白过来:“难道徐晓帆她利用了我?”

“不然呢?”史泽豪反问。“你真是个傻大姐呢,你都被人卖了还帮她数钱呀。你难道就没想过,以前她想尽办法地要陷害你,突然变好了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我怎么看上你这个小傻瓜呢?”

迟雨橙也对自己表示无奈:“好了,既然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多说也无用,我想知道我的手什么时候能好。因为再过几天,我还有场很重要的比赛要参加。”

史泽豪一听脸色有些煞白,他以霸道总裁的口吻跟迟雨橙说道:“人要紧还是比赛要紧,你给我乖乖地养病就是了,至于那些东西等以后伤完全好了再说。”

迟雨橙表现出自信满满的样子,极力想说服史泽豪:“大哥哥,我没事的,这一点小伤不算什么的。可是,那场比赛对我至关重要,我都忙活大半了,现在放弃实在太可惜了,你也不想我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吧?”

可是从史泽豪的表情来看,根本没有被他说动:“反正我不管,你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迟雨橙只好退回去,表示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