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20章 敌人在明,你在暗

史泽豪觉得迟雨橙骨折的事情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背地里他派易君去调查清楚。

迟雨橙的手腕已经是粉碎性骨折了,所以这几天都得呆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普通病房人多,空气不流通,而且晚上因为吵闹而睡不着觉,史泽豪便给她安排了VIP病房。

住在里面可以安静地休息,而且也可以专心复习自己的功课。

这天迟母刚帮迟雨橙擦了身子打算回家,迟雨橙同一个寝室的室友都约了过来看望她,刚好她正在坐起来翻看着时尚杂志。

阮妙妙坐到病床边来,说:“雨橙,这怎么好端端地就摔倒了?你平时很机警的呀?”

迟雨橙将杂志放在一旁,平静地说道:“我记得那天人特别多,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推了我一把,不像是不小心撞到我的,那人力气好大,好像就是冲着我来的一样。”

阮妙妙听了不禁毛骨悚然,拉着迟雨橙的手,有些后怕地说:“天啦,光天化日之下,竟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害人呀?雨橙,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呀?”

迟雨橙也想不起来自己平日里是不是说错话,得罪了人,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呀,你们也知道我的性格,虽然我是有些要强,但是我不是轻易跟人树敌的呀!”

刘圆圆也说:“是呀,雨橙,这敌人在暗,你在明,以后你可要加倍小心啊!”

迟雨橙点点头:“嗯,我会的。”

刘圆圆说:“你设计大赛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现在你手又受伤了,可是设计作品还没赶出来,雨橙,你要退出比赛吗?”

迟雨橙抬起头,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不,这次比赛我可是寄托了很大希望的,机会难得我不想轻易就放弃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的伤情摆在面前,不得不服输呀!”刘圆圆叹息道。

迟雨橙抬起右手来向大家晃了晃,说:“没事,你们看,我这不是还有这只手吗!不幸中的万幸,还好伤的是左手呀,还留一只手那针线。”

阮妙妙佩服道:“雨橙,你真是我的偶像啊,没想到你伤得这么重还坚持工作呀,要是换作我是你,我早就借口躺着四脚朝天了!”

迟雨橙笑了:“哈哈哈,你是想说身残志坚吧?”

“呵呵,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阮妙妙环顾了一下四周,又好奇地问道:“咦,怎么没看见你家大哥哥呢?”

迟雨橙说:“哦,她去跟医生说事去了,估计还有一会才过来。”

阮妙妙花痴地说道:“哎呀,真想看看你们家的长腿哥哥,光是看看也叫人赏心悦目呀!”

其他几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三言两语地,整个病房充满了欢声笑语。

另一边徐晓帆跟释泽熙居然一起向他们走来,两人见门没关便径直走了进来。徐晓帆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释泽熙则是眉头紧锁,愁眉苦脸的样子,他的脸上好像总是带着哀伤和绝望。

徐晓帆见到迟雨橙,突然甩开释泽熙的手,冲向迟雨橙,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说:“对不起,雨橙,那天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当时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刚好我同学叫我过去帮忙拿东西,我见你正看得起劲就没跟你打招呼了。都怪我,都怪我,早知道是这样我说什么也不会离开你的。”

徐晓帆一边说,一边用力地打着自己。她说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倒是有些叫人动容的。

迟雨橙和善地说道:“晓帆,你也不用这样责怪自己,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愿意。是我自己不小心,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会怪你的。”

徐晓帆面露喜色:“那太好了,我不知道这几天我都愧疚死了。我真后悔那天不该让你陪我去看比赛,不去看比赛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旁边的释泽熙心疼地看着迟雨橙,对徐晓帆却是一脸的不相信:“哼哼,是真是假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做事情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要干那些昧良心的事情!”

徐晓帆尴尬了:“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肺腑之言。而且,雨橙是我的好朋友,难道我会害她吗?是吧,雨橙。”

迟雨橙只点点头,没有做任何回答。

迟雨橙坐在床上觉得腿脚有些酸麻了,她想下床来活动活动。

刘圆圆搀扶着她下了床来,突然,脚却崴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还好释泽熙连忙跑过来扶住了她。

一旁的徐晓帆醋意大发,但是她又不敢说什么,只是恼怒地看着他俩。

她试图将他二人分开,走上前去扶着迟雨橙:“来,我扶你吧,想去哪里我陪你去。”

迟雨橙借着徐晓帆的力量往前走了几步:“哦,不去哪里,躺得久了,就想下来走走,活动一下筋骨。”

徐晓帆附和道:“就是就是,躺久了腰酸背痛的,走一走对身体有好处。”

徐晓帆抢着照顾迟雨橙,好像所有的功劳都是她的一样。而其他几个室友则只好呆呆地坐在一旁,看着徐晓帆虚情假意的样子就感到真真恶心。

迟雨橙走了好一会之后,徐晓帆耐心地询问道:“雨橙你想不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削个苹果怎么样?”

迟雨橙谢道:“不用了,谢谢,我不是很想吃。”

徐晓帆又问:“那我给你倒杯水喝?”

迟雨橙又谢绝道:“谢谢,我不渴。我走得有点累了,想躺下休息一会。”

徐晓帆连忙献殷勤说:“好好好,我扶你过去。”

“谢谢!”

释泽熙见迟雨橙的手被绷带包起来,眼睛里满是怜爱的神色:“雨橙,医生有说什么时候出院吗?”

迟雨橙淡淡地笑了一下:“不知道呢,看恢复的情况,要是早点恢复,我也可以早点回学校上课!”

“以后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人多的地方就不要去了。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释泽熙叮嘱道。

“嗯,我会的。谢谢!”迟雨橙客气地应了一句。

“你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很可疑?”释泽熙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站在他旁边的徐晓帆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

迟雨橙说:“没有呢,大概是意外吧。”

徐晓帆也附和着:“对对对,就是意外,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