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29章 还得看天赋

易军没想到迟母居然会让他带上那两个讨厌虫,他的表情显得有些不情愿起来。

虽说以他这些年在史家的功劳来看,这事情完全是可以自己决定的,带不带根本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不过这得看他的心情如何。

他看着迟柏夫妇这样一副唯利是图的样子,他就为迟雨橙感到难过。他可以想象他们平时是怎样挤兑迟雨橙的,甚至有些打抱不平起来。

可是他心想,以自己跟迟雨橙这些日子相处来看,她不像是一个喜欢占别人小便宜的人,反倒是不愿意别人吃一点亏。可是就是这样大方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哥哥嫂嫂。

真替迟雨橙有些不值,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好吧,一起去吧!”易君眼神空洞,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

“耶!太好了。”陈芳拍着手,突然欢呼道,“哎,迟柏,你快看看,我今天的妆划得怎么样,都下午这个时候了,有没有花?哦,对了,我穿这件衣服过去合适吗,人家都是一些上层人士,我穿这样过去会不会显得寒酸?”

迟柏呆呆地看着她:“哎吆,我的姑奶奶,你已经是天下第一美了。我敢说,待会你往那人群里一站,你就是那颗最闪耀的星星。相信我,你走到哪里都是最漂亮的那个!”

陈芳自恋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得意地笑道:“那是,不然你怎么会那么迷恋我呢。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咱们走吧!”

迟母看着这对活宝也是无奈,她看易军的脸色不像刚才进门时候的好看,连忙说道:“易先生,对不起哦,给你添麻烦了。下次再有这样的情况......”

还没等迟母说完,陈芳就插话道:“对对对,下次再有这样的情况,妈你就提前通知我们一声,我也好提前准备一下。我得去买几身上档次的衣服,传出去也显得有面子,今天确实有些太突然了。”

迟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本来是想说,下次这样的话,她提前将他们支开,免得出去丢人现眼。

易军皮笑肉不笑地回应了一下,跟这种没有共同话题的人来说,真是半句也嫌多。

在得到应许后,陈芳算是他们几个里边最高兴的人,她一把将坐着的迟柏拉起来,叫道:“走啦,吃大餐去了。”

易军表示无奈:“走吧,再不走就要堵车了。”

“就是就是,快走吧,别耽误了时候。”陈芳像一只花枝招展的蝴蝶一样,在花丛中飞来飞去。

几人前前后后出了家门,谁知刚一踏出家门,就跟张大妈迎头碰上了。

张大妈嬉笑着走过来,手里的瓜子也嗑完了,双手插在衣服兜了,走到迟母面前:“一家人要出去呀?”

迟母简单应了一声:“嗯,是的。”

张大妈又好奇地问:“咦,我想问个事呀,你说这雨橙的专业是不是特好赚钱,怎么这才开学几个月的时间,她就获得了好几次大奖,肯定挣了不少钱吧?”

迟母一听,简直匪夷所思:“没有吧,比赛好像没有钱的,而且我怎么都没有听她说过这些呀?”

张大妈表现出不相信的样子,瘪着嘴是:“咦!那不可能,没有钱那她怎么去参加嘛!你回头帮我问一问她,要什么条件才能考这个专业,我也让我家女儿报这个专业?”

迟母不高兴了:“你女儿也抱这个专业,不会吧?当初不是你说这专业不好的吗,我还记得你跟其他邻居们说,将来咱们雨橙选这样的专业,肯定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的,那话我可是还记得清清楚楚的,现在怎么又来说好了呢?”

张大妈也感觉自己说的话有些打脸了,她尴尬地笑笑:“嗨,那不是说的玩笑话嘛。你家雨橙学习成绩这么好,怎么会找不到好工作,这不还没毕业就已经开始赚钱养家了,可见这个专业很好呢。”

迟母又说:“哦哦,不过我倒是听雨橙说,这个专业不是学习成绩好就能考上的,还得看天赋!”

张大妈被这样无情的一怼,怒了:“你说什么话呢,你的意思是我女儿笨了?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陈芳这个时候倒是关心起迟雨橙来了,出面说道:“那是自然,这设计师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除了天赋还有努力,你家那女儿娇生惯养的,吃得了那苦吗?”

张大妈见他们一家人“联合”起来欺负她一个人,自己一张嘴哪里说得过他们,将手一甩:“哼,有什么了不起,再有本事不也是帮人做衣服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陈芳白了她一眼:“哼,帮人做衣服怎么了,有本事你们也去做一件看看?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好汉不吃眼前亏眼前亏,张大妈见自己说不过,扭身就走。

易军见这家人也是真会见风使舵,这陈芳以前是怎么看迟雨橙不顺眼,总觉得自己的风头被妹妹抢走了。如今,见迟雨橙渐渐有能力起来,便立马投向她。

他不由得感叹,真是世风日下。

几人坐上车后,迟母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迟柏和陈芳坐在后排座位上。

陈芳坐在车上,连忙从包里拿出化妆品来给自己补妆。迟柏坐在旁边依旧是生无可恋的样子,仿佛身边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车内没有人说话,寂静极了!

陈芳补完妆后,将头伸上前去,摇尾乞怜地说道:“易先生,史家别墅你一定去过吧?”

易君专心开着车,只简单说:“嗯!”

陈芳又问:“那一定很大吧?”

易君用余光白了她一眼:“还行吧!”

“唉,我这还没进去就已经很紧张了,怎么办?一想到等会要去这么大,这么豪华的地方我就紧张得不得了。”陈芳双手握在胸前,激动万分。

“呵呵,平常心就好。”

“不行,那怎么能平常心呢,难得去一次,我得好好看看,好好吃一顿。”她又转身看看迟柏,嫌弃地说,“迟柏,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买一栋别墅呀?”

迟柏龇牙咧嘴地笑笑:“很快,很快。”

陈芳生气地揪着迟柏的耳朵:“哼,这话你都说了一百遍了,我耳朵都听起茧子来也不见你买。我要被你气死了,老娘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疼疼疼!”迟柏被她一揪,痛得连忙求饶。

迟母更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说:“芳芳,轻点呀!”

易君见这样不给男人面子的女人,只是摇头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