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6章 给我去查

华夏大厦。

史泽豪回到公司后,一下子由之前的绅士暖男立马变身成商业精英,风风火火开始他忙碌的一天。

因为最近是旺季,有许多业务上的往来,因此有很多事情都聚集到一起来了。

他的时间总是排得满满的,这不,下午他还得亲自飞去北京一趟,参加一个很重要的洽谈会。

“咚咚咚。”外面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坐在电脑面前的史泽豪抬起头来,透过玻璃门,看见易军正站在外面。

门并没有关紧。

“进来。”史泽豪干脆利落地说了一声。

易军正抱着一沓厚厚的资料走了进来,随后斜着身子将门关上。

只见他将资料放在桌子上,随后毕恭毕敬地说道:“史总,这是你要的资料,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嗯,放在那吧。”史泽豪低着头继续手上的工作,手指在键盘上不停地敲打着。

可是易军并没有走的意思,而是依旧站在原地,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说,可是见史泽豪正忙,又不敢打扰。

史泽豪见身旁还有个黑色身影站着不动,眼睛依旧盯着屏幕,只是用余光瞟了他一眼,“还有事?”

“呃……工作上的事暂时没有了,不过……”

易军小心翼翼地看着史泽豪,他仔细观察史泽豪脸上的表情,试图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可是看了几秒钟后,你被史泽豪一个眼神驳了回来。

“什么事情,别支支吾吾的?”

史泽豪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他可没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来耗损,他的时间实在是太宝贵了,一秒钟也不愿意浪费。

所以,公司的员工都知道他的脾气,若不是非常重大的事情,一般不会去叨扰他。

“那个,史总,不知道该不该说。”易军还是欲言又止,想说的话被他咽了下去。

“出去!”史泽豪直接下逐客令。

易军被史泽豪这样一赶,倒是急忙把话说了出来:“史总,今天你没看新闻吗?”

“没。”

史泽豪每天都有大堆的事情要处理,外面发生的那些八卦新闻他根本没那心思和精力去管,摆明了说,不感兴趣。

过了半响,易军见史泽豪没说话,一副根本不在意的样子,倒是有些着急了,壮着胆子说道:“这事可能对迟小姐不利。”

易军的话音刚落,就看见史泽豪在键盘上跳动的手指停了下来,抬起眼皮,蹙了一下眉毛。

随后很快将文件保存关闭,直接打开头条新闻。

史泽豪看着新闻,眉毛越皱越紧,仿佛可以捏碎一个核桃。

易军最跟了史泽豪这么多年,他最熟悉史泽豪的脾性了,这是他的招牌动作。

每次这一动作出现的时候,易军就知道大事不妙,即将有事情要发生。

所以,他很识趣地,默默站在旁边气都不敢出一声。

果然,网页上所有的话都对迟雨橙进行了人生攻击和人格侮辱,将迟雨橙说得很是不堪,犀利刻薄的言辞,加上迟雨橙醉酒的照片,俨然是一个不正当女孩的样子。

史泽豪简单翻看了几页,面色铁青,手紧紧地握着鼠标,怒火像是已经到了眼珠子上,一个眼神就能将人杀死。

易军是最清楚他脾性的了,史泽豪不是一个随便发火的人,相反地,他很能克制自己的情绪,就算是遇到再为难、再刻薄的事情,他也会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喜怒哀乐不会轻易表现在脸上,别人根本看不穿他心底在想什么。

这也正是他能走到今天这位置的原因之一。

可是,这一次不同,媒体怎么说他都可以,但是唯独不能说迟雨橙半个“不”字。

因为,他,不,准。

办公室里安静极了,易军屏住呼吸,甚怕自己的呼吸声惊扰到史泽豪。

瞬间,只听见“啪”的一声,史泽豪将手握成拳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手背上青筋暴动。

桌面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那堆资料,被他这样一拍,跳了起来,散落开来。

资料旁边的咖啡也撒了一些出来,弄脏了桌面。

易军连忙在桌上抽出几张纸巾将咖啡的污渍擦去,连忙劝道:“史总,消消气。”

“给我去查,记住,不管用什么办法,什么手段,一定要把那个人揪出来。”

史泽豪停顿了几秒,目光冷峻,“我倒要看看在这S市,究竟是谁给他的胆量,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对我的人下手,他是活腻了,不想在S市再呆下去了吗?”

史泽豪严峻的脸上仿佛写着“愤怒”二字。

易军身上感到一阵寒栗,他想着,要是写这些八卦的记者此时就站在史泽豪的面前,怕是难逃一劫。

“是。我这就去办。”

易军从前只是一个落魄的大学毕业生,家里没什么背景,父亲又早逝,与母亲相依为命,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是史泽豪帮了他一把,他才有的今天。

所以,在他的心里,史泽豪就是他的恩人,他的事情就是他易军的事情。

他对史泽豪也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史泽豪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食指敲打着桌面,眼睛望向窗外:“在我出差回来之前,这事给我办妥当了。”

“是。”易军一颤,瑟瑟发抖,回应道。

这真是太为难易军了,但是他又不得不答应下来。

此时,他只感到背上直冒冷汗。

出差回来之前,只是听起来好听吧。

说得好像很久似的,谁不知道他那雷厉风行的性格,当日事当日毕。

通常情况下,他晚上就会回来的。

若非万不得已,他绝不会拖沓的,再晚也就明天一早就回来。

半天的时间,他能搞得定吗?这样一点头绪都没有,叫他怎么查啊,除非福尔摩斯附身,否则他真的怀疑自己能不能办到,

这真是拼人品和能力的时候了!

“唉。”

易军只能在心里默默叹息一声,为自己祈祷吧。

他只能祝自己好运了吧,希望在史泽豪回来之前,要把这事给办好了。

否则,史泽豪是不是该要质疑他的能力了。

若是办不好,他今后还怎么在史泽豪身边继续混下去啊?

越想心里越发怵。

“你先下去吧,该怎么办你心里应该有数。”

“是,先生。”

易军小心翼翼地走出办公室。

以前再棘手的事情他都能够处理得妥妥当当的,只是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易军心里七上八下的,说话也是想了又想才敢说出口,显得格外的小心,生怕出了什么岔子惹史泽豪不高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