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32章 厚此薄彼

陈芳被迟雨橙硬生生推出了房间,到嘴边的鸭子都飞走了,她哪里肯。

陈芳试图转身回到房间,却被迟雨橙死死堵住,此时她才有些后悔,双手握在一起地求饶道:“好妹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嫂子了吧。乖,把房间门打开给嫂子进去好吗?”

迟雨橙依旧推着她往前走,尽管陈芳整个人都扑在她身上很沉,但是她还是使尽了全身力气往外拽:“不可能,刚才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我反悔了不给了。你身上穿着这件已经是我仁慈了,算是送给你的,你就死了那个心,休想再打其他衣服的主意。”

陈芳被她推着都快到楼梯口了,此时距离房间越来越远了,她真是着急得不行,也心疼得不行,眼看着这么多漂亮衣服离她而去,就眼泪都出来了:“好了,我真的知错了,再也不敢了。我敢保证,以后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我再也不跟你唱反调了如何?”

迟雨橙摇摇头,两人已经走在楼梯上了,陈芳却还“人在曹营心在汉”,眼睛直溜溜地看着迟雨橙紧闭着的房间。本来打算明天好好炫耀一番的,可是突然之间成了泡影,就越想越难受。

此时陈芳低三下四地求她,跟平常欺负她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不由得出了一口气,她在心里想,真是风水轮流转,老天都是公平的,她也有今天求饶的时候。

“对了,嫂子,刚才吐了那么多,等会你可得多吃一点哦。我敢保证,这里好多东西是你平时见不到的,你可得敞开肚子吃哦。”迟雨橙特意把话说话夸张些。

陈芳嘟着嘴,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说:“我一点胃口都没有,比起美食来,衣服更能诱惑我。我刚才晕车还没回过神来,什么东西都不想吃,你干脆打开房间给我进去躺一会,这样我还舒服一些。”

迟雨橙陪笑道:“哎呀,嫂子,你还没看怎么就开始丧气了呢。走,我带你过去看看,至少先尝几口再说,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我立马给你开门。”

陈芳听她这样一说,立马来了精神,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眼睛睁得老大,兴奋地说道:“真的,那太好了。”

迟雨橙点点头:“不过咱们话可说在前头,前提是你不想吃饭我才给你开门哦,而且你不能再打衣服的主意。顶多给你在我床上睡会,明白吗?”

陈芳又立即泄气道:“你这话还不如不说,你叫我面对这么多衣服却又一件都不给我,那不是明摆着折磨我吗?我还不如不去,吃我的饭得了。”

迟雨橙一只手挽着陈芳,另一只手指着餐厅的方向,两人一起走了过去:“这就对了,何必想那些有的无的,唯有美食不可辜负也。看,马上就可以动筷子了。”

陈芳顺着迟雨橙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再次惊呼道:“我的天啦,这么大的餐厅,足足比咱们客厅都大啊!不,不,快比得上咱们家的房子那么大了,你们这家人也太奢侈了吧?”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餐厅,甚至这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

不过迟雨橙已经习惯她的“没出息”了,一点点事情就大惊小怪,她这一刻觉得她真是有些“可爱”了。

陈芳将迟雨橙的手拿开,自给走向餐厅左看看,右看看,好像怎么都看不够一样。旁边来来往往的仆人端着餐盘从她身旁小心翼翼地绕过去,生怕汁水洒在她身上。

陈芳此时一门心思都在这美丽的大房子上,哪里还顾得上给这些人让路。

当她此时置身其中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好像到了天堂一般。

只见她拿着手机,对着自己一阵猛拍,几分钟下来所有的地方都被她拍了个遍。

迟雨橙看她拍得如此尽兴也不忍心打扰她,她见母亲和哥哥坐在客厅里陪着奶奶一起聊天,便也走了过去。

刚好史泽豪也从楼下走了过来,他冲着迟雨橙微笑,随后伸出手来牵着迟雨橙一起往客厅走去。

“奶奶。”迟雨橙客气地跟老太太打招呼。

老太太高兴极了:“哎呀,怎么这么久才过来呀?”

迟雨橙握着老太太的手说:“哦,嫂子衣服被弄脏了,我带她去楼上换一身干净的。”

老太太点点头:“就是,你是主人,要把他们照顾好。奶奶年纪大了,顾不了那么多,你帮着张罗一点啊。”

迟雨橙回答:“奶奶,您就放心吧,我会把他们照顾妥妥的。”

迟母也说道:“就是呀,您老就不用操那些心了,这些都是年轻人的事情,由得他们自己去弄就是了。”

老太太看着迟母说:“亲家母你真是能干,为我们史家培育了这么好一个儿媳妇,橙橙这孩子我真是打心眼里喜欢。”

迟母听老太太居然这样夸自己的女儿,脸上当然觉得很有光了,笑着说:“嗨,橙橙这孩子从小就懂事,我整天在外面忙着做生意,根本没有时间管她,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面对,一个人解决,所以,很小她就特别的独立。不像她哥哥啊......”

迟柏坐在一旁听着他们几个聊天,好端端地又说到自己头上来了,好的也就罢了,又是这些反面教材,他当然或多或少有些反感了,不服气地说道:“妈,以前你不是什么觉得我什么都好吗,怎么现在妹妹跟妹夫订婚之后,就变成她什么都好了。你这变得也太快了吧?”

迟母被自己儿子毫不留情地怼回来,瞬间觉得脸面上有些挂不住了,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当然了,你要是像你妹妹一样学习成绩好,有出息,妈也会觉得你好呀!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你妹妹现在比你有出息啊!”

迟柏之前还闷不吭声的,这会子人这么多反而跟迟母杠上了,继续说:“当然了,妹妹将来是要嫁进史家的,不论是经济地位还是社会地位都要高很多,我纵使努力一辈子也是达不到的。可是,妈,都是你的孩子你怎能厚此薄彼呢?”

迟雨橙见迟柏这样没礼貌,在这样的场合就因为一句话跟自己的母亲较真,真是不可理喻,她替母亲出面说道:“哥,你不能跟妈这样说话,你必须跟妈道歉。”

迟柏将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迟母,撅着嘴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