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35章 我有件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老太太也是八十多的人了,毕竟在世上的日子是活一天少一天的。

要是能在有生之年见到自己的重孙,当然是再好不过了,这样她的人生就没有遗憾了,哪天见了史泽豪的爷爷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所以,她一听说迟雨橙可能有喜了,她寄兴奋又紧张,那对于她来说真的是一个爆炸性的好消息。

她见迟雨橙这样意外的反应,连连发笑,说:“橙橙,这是天大的好事呀,每个女性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消息时,都是这个样子,刚开始接受一个小生命是会有些不适应的。不过,等时间一久,你很快就会适应一个做母亲的快乐,整个人也会随着母性的光辉变得跟以前完全不同的。”

可是迟雨橙却一脸愁容,苦恼地回道:“可是,奶奶,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有宝宝。因为,我觉得自己都还没长大,我自己都是孩子,将来怎么照顾这个孩子呀?而且......”

此时最激动的莫过于老太太了,她立马打断了迟雨橙的话:“嗨,这个你根本不用担心,孩子生下来会有人照顾的,这一点完全不用顾虑。而且,女人生孩子越年轻就恢复得越快,因为人年轻,新陈代谢也快呀。反而到了年龄大了再来生,就困难得多了。所以,你不要有太多的心理压力,现在生就是最好时机呢!”

老太太作为过来人,说的当然有一定的道理,可是她的这些话并没有完全说服到迟雨橙。她接着说道:“奶奶,可是我现在还在读书,而且还是大一,我一旦有了孩子,就上不了学了。而且,我对自己将来还有很多规划和打算呢,这样一来不是全都被打乱了吗?”

老太太头一歪,看着迟雨橙着急的样子,笑道:“这有什么,你没听到计划不如变化快的吗?如果真到那个时候,你就休学回家,安安心心地养胎,学习和将来的事情等生完孩子再说。女孩子干嘛这么拼命,赚钱养家的事情教给男人就好了。”

“可是,奶奶,您以前不是教我女性要自强自立的吗。怎么情况一变,您就改口了呢?”

老太太尴尬地笑笑:“有吗?女性当然应该独立自强的了,可是现在不是特殊时期吗,当然应该特殊问题特殊处理了。咱们不能守着老规矩,在一棵树上吊死,是吧?”

“可是,我……”

这一刻,迟雨橙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话来,她突然发现纵然自己有一堆的理由,老太太都有办法来说服她。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的书都白读了,不知道说什么才能改变目前的情形。

她呆呆地看着史泽豪,希望他伸出援助之手,“解救”自己。

史泽豪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她们的对话就感到好笑,两个都是心急如焚。一个迫切地希望迟雨橙有孕,一个则是渴望无孕,都是两个极端的矛盾体。

他顿了顿,手握着拳头摸摸自己的鼻尖,说:“现在说这些都太早了,毕竟橙橙有没有怀孕我们都还不知道,大家在这里干着急也是无用。依我看,不如见致远过来给橙橙看看就知道了。不过,到时候你们可不要太激动,或者太失望哦!”

“嗯,快叫他过来吧!”老太太和迟雨橙同时点头,都期望着章致远赶紧“一锤定音”。

席上,大多数的人都吃得差不多了,就只有陈芳和迟柏两人还在横扫饥饿,恨不得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吃光了。

陈芳肚子吃得圆滚滚的,刚穿的新裙子恨不得炸裂开来了,一面又不想辜负没事,一面又担心裙子被撑坏,她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之中。

迟雨橙见她有些为难的样子,说:“嫂子,你要是喜欢这些菜的话,等会我叫人给你打包带回去吃,随时都可以吃,怎么样?”

陈芳听了,那是两眼都闪烁着金光,一个劲地点头:“好好好,真是太好了。我刚才就在想,这么多的菜要是倒了多可惜呀!那可是花了钱买来的,这下好了,我们带点回去就不浪费了。是吧,迟柏?”

迟柏也高兴地点点头:“是呀,是呀,你还别说,这些东西就是比我们自己做的好吃。你别看有的食材看起来不怎样,可是一旦经这大厨的手做出来味道就真的不一样了。嗨,你们家的人真是会享受生活。要不是这胃的容量有限,我都想多吃两口。”

迟柏一边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一边跟迟雨橙说着。

迟雨橙无奈地看着他们,真是饿死鬼投胎转世,那吃样简直叫人不敢恭维:“哥,省着点,东西再好吃,还是身体要紧。你可别一次性吃得太多,回头胃里难受。”

迟柏比划出一个“OK”动作,说:“不怕,你哥我这可是国防身体,吃这点根本就是小case。最多等会出去跑几圈就消耗完了。”

迟雨橙不禁好笑,捂着肚子说道:“吆,以前学习成绩不怎么样,现在居然还会说英文了。”

迟柏拍拍胸脯说:“那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你哥我,这点小功夫还是有的。”

陈芳终于止住手里的筷子,她身上穿的那件衣服,刚才还合适,这会子吃那么多东西下去,已经被裹得严严实实的了。

她“嗝”地一声打了个嗝,自个用手在腹部揉了几下,将腰紧紧靠在靠椅上,说:“哎呀,我感觉吃进去的东西都快要抵到胃了。真难受。”

迟雨橙说:“早就叫你们少吃点的。”

陈芳笑笑:“这次不吃饱的话,下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了。”

迟雨橙白了她一眼,无话可说。

随后陈芳不知道哪个筋不对,突然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老太太面前,双手立在前面站着。

老太太感到有些奇怪了,问:“橙橙嫂子,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陈芳想了想,吞了吞口水,说:“那个,老太太,我有件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迟雨橙一件情形不对,赶紧起身拦着她:“嫂子,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是,不要去打扰奶奶。”

老太太挥一挥手,说:“没事,既然嫂子开了口,那一定是有真要的事情。你别拦,给她说。”

陈芳本来紧绷的神经这才送了下来,她清一清嗓子,准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