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36章 提个干什么的

得到老太太的允许后,陈芳缓缓开口道:“那个,老太太,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前些年为了供妹妹读书,我跟他哥都省吃俭用支持她。如今,妹妹到了你们家也算是有个好的归宿了......”

迟雨橙一听,不由得怒火三丈,疾言道:“嫂子,你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这些年来我跟妈过得什么样的生活你没看到过么,我们节衣缩食,你们却花钱大手大脚,怎么到头来全是你们的功劳了?”

陈芳厚着脸皮说:“妹妹,做人怎么能这样呢?我们虽然没帮到什么忙,可是你也知道呀,我们能力有限,可是至少我们没有拖你后腿啊?”

“简直不可理喻。”迟雨橙知道跟这样的人是说不清道理的,她索性走到老太太跟前,蹲了下来,握着她的手说,“奶奶,你别被她的花言巧语迷惑了,事情的真相根本不是那样的。”

老太太笑笑,拍拍她的手背:“无妨。”

接着她又望了望陈芳,正襟危坐:“你刚才的话还没说完,想说什么,尽管说吧。”

陈芳原本以为被迟雨橙一捣乱就说不了了,此刻老太太又叫她说真是喜出望外:“那个,既然这样我就长话短说,免得绕弯子了。”

老太太点头示意。

“老太太,我想请您帮我们一个忙。就是我们迟柏,在公司呆了也快十年了,可是一直不温不火,从进去到现在都还是一个小小的职员,混了这么多年连个科长都没捞到。真是叫人着急,我想你们能力都这么强,能不能帮我们一把,让他提个干什么的,也算是改善一下我们的处境。当然了,我这样说可能有些唐突,可是你也不希望出去被人说有一个穷亲戚是吧?”

听了她的巧言令色,老太太先是摇摇头,接着是微微地笑了笑。她心想,得了便宜还卖乖,这点小伎俩,还敢在她面前耍大刀。

迟雨橙则是气得咬牙切齿,也顾不得在场有那么多人了。既然陈芳都不给她留面子,开口就让人家帮忙走后门,她也没必要给他们留情面。

她冲着陈芳就说道:“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你别想着攀了高枝就能变凤凰,奶奶他们一家之所有有今天的辉煌,那都是一点一滴拼搏出来的。你以为是坐在家中,从天上掉下来了。要提干,你让我哥自己去努力呀。都工作十年了,还是最基层的职员,还有脸在这里说吗?哼,要是我,早就挖个地洞躲在里面,不敢出来了。”

陈芳也不觉得自己丢脸,义正言辞地说:“迟雨橙,你反了你,才几天的功夫,你胳膊就往外拐了你。”

迟雨橙也怼道:“奶奶她不是外人,是我的亲人,而且我帮理不帮亲。你理亏,说不过我就诋毁我。”

“好了,好了。”迟母在一旁着急道,“你们两个能不能让我省省心,要吵回家去吵,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接着她又指着迟柏说:“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你只顾着自己,你妹妹跟你媳妇吵成那样也不去拉一下。也不知道你脑子是灌了水还是浆糊了,哎!”

陈芳一听没不服气了,她撅着个嘴对着迟母说:“妈,你刚才也听到了,是人家老太太让我说的。”

有这样一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儿媳,迟母的脸上更是挂不住了:“你,你们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陈芳和迟雨橙一个个相互嫌弃地对视了一眼,之后又各自把头扭到一边。

迟柏则是被迟母这么一说,更加不知所措了。一个虽然是自己的妹妹,但是人家后面有史泽豪和他们一家人撑腰,另一个是自己的妻子,是他最害怕的人。

两边都不敢得罪,两边都不是省油的灯,他宁愿被迟母职责也不愿开罪他们任何一个人。

老太太坐在那里,双手放在前面,冷眼观察着每一个人的行为举止,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依旧耳聪目明,每一个细节都看在眼里。

见其他人都不说话了,她才开口说道:“这事倒是不难办,你把迟柏所在的公司名称给我一下,回头我叫人去那边只会一声就是了。”

“哇,这是真的吗?哈哈哈,那太好了,哎呀,没想到就这么简单呀?我都纠结了好久,早知道这样易如反掌,我早就开口了,也等不到今天了。要是早点说的话,咱们迟柏说不定现在已经是一个小领导了呢!”陈芳此时哈哈大笑,这样的笑声跟《红楼梦》里王熙凤的第一次出场有得一拼,那都是笑声划破长空的啊。

然后,她高兴地扭着腰肢,妩媚地走到迟柏身边坐下,挽着他的手喜盈盈地说:“老公,你看,人家都说我这个人旺夫吧,以前说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你老婆我可是三言两语就跟你搞定这件事情了,你怎么感谢我。”

迟柏也恬不知耻地说:“那是,那是。老婆最厉害了。”

迟雨橙心想,迟柏你老婆是“最”厉害,而是“嘴”厉害,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也不在脑子里过一遍。

她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哥哥,也是冲着陈芳一个劲地笑,此时他除了点头什么也不会,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本来人就笨,还嘴笨,根本没得救了。

那一刻,迟雨橙真替他们感到悲哀,其实本本分分地做人没什么不好了,为什么非要想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只见,老太太向史泽豪招一招手,说:“泽豪,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处理了。”

迟雨橙急忙给他使眼色,可是谁知史泽豪想都没想,立马就答应了下来,这一点倒是让迟雨橙特别吃惊。

她呆呆地望着他,希望史泽豪能给他一个解释,可是史泽豪却只是微微地扬了扬嘴角,也不多说什么。这一点,跟他平时的为人处事有些出入。

陈芳见这事就这么几下就有了着落,还不高兴得合不拢嘴。

她向老太太连声感谢,又摆出那副献殷勤的嘴脸。

迟雨橙本来就看她不顺眼,这会子见陈芳真是蹬鼻子上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身体就不舒服了,被她这样一折腾,更是觉得胃里犹如翻江倒海,难受得很。

她又想吐了,丢下所有人,自个往卫生间跑去了。

就在她跑过去的那一霎那,易军走了进来,一只手背在身后,恭恭敬敬地说:“老夫人,少爷,章医生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