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37章 厌食症

就在迟雨橙跑过去卫生间的那一霎那,易军刚好也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章致远。

他一只手背在身后,恭恭敬敬地弯腰说:“老夫人,少爷,章医生过来了。”

老太太客气地说:“致远,辛苦你跑这一趟了。”

章致远也礼貌地回应道:“奶奶说的哪里话,都是我应该做的。”

史泽豪本来打算跟着迟雨橙过去的,正好易军和章致远都来了,上前说道:“你们先上楼去,我马上就来。”

“是。”随后易军便带着章致远一起上了楼,在门外等候着。

史泽豪吩咐完之后径直去了卫生间,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当他走到那里的时候。

卫生间外好像站着一个人影,正左顾右盼,一幅很着急的样子。

他走近了来说:“泽熙,你在干嘛?”

释泽熙被他的话一惊,转过头来,怯怯地说:“哥!”

“我问你在这里干什么?”史泽豪继续问。

“我......我。”释泽熙有些为难,双手不自觉地在自己面前摆动着,过了几秒之后才说:“那个,我刚才看着雨橙不舒服,我担心,而且我看她一个人过来的。所以就跟了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嗯,有我在这里,你可以回去了。”史泽豪手一挥,便下了逐客令。

“可是,我......我还是不放心,她的样子看起来好像真的很难过。”释泽熙依旧呆呆地站着一步也不想挪动。

史泽豪见释泽熙如此,不禁醋意来袭,提高了嗓门:“我说的话你听不明白吗?我说这跟你没关系,她有我照顾。”

“可是.......”释泽熙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却被史泽豪无情地打断了。

“没有可是,释泽熙,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她是你嫂子,你可别逾越了界限。”史泽豪斩钉截铁地提醒了他一句,随后便头也不回地进去了。

卫生间里面,迟雨橙正吐得七荤八素,整张脸都被吐得铁青,此时估计已经吐得差不多了。她正双手无力地杵在洗手台上,好让自己缓一缓。

不过,当史泽豪走到她身后的时候洗手台里已经被她用水冲洗干净了。

史泽豪极其温柔地说:“好点没有?”

迟雨橙看着镜子里的史泽豪,是那样的柔情似水,他正从后面搂着自己,头轻轻地依偎在自己肩上,在自己耳畔低语。如那春天的微风一般,沁人心脾。

她凝视着镜子中的人,随后微微点点头:“好多了,就是嘴里感觉好苦。刚才估计把苦胆水都吐出来了。”

此时,史泽豪松开手,走到迟雨橙一侧来,双手拉着她,说:“没事,致远过来了,我带你上去。”

“嗯。”她点点头,两人一起往外面走去。

释泽熙还在原地一动不动,见两人出来,有些尴尬,又好像有话要对迟雨橙说。

不过,迟雨橙虽然看出来这一点,却只是在他身上瞟了一眼,就把目光转移到史泽豪身上来了:“大哥哥,我们走。”

说完便将史泽豪挽得更紧了,身子还贴着史泽豪一起走上了楼。

易军跟章致已经在门外等候着了,等他二人走进房间之后也跟着走了进去。

章致远替迟雨橙把了脉,又问了一些具体的情况之后却没有说话,似乎在想什么。

史泽豪见他半响不说话,便有些着急了,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口问道:“怎么样,致远你倒是说话呀!你不说话我看着都着急,是不是宝宝有什么问题?”

章致远说:“泽豪,你瞎折腾些什么,迟小姐的身体根本没有怀孕啊!”

“没有怀孕!”史泽豪和迟雨橙几乎是同时说出口的。

“嗯。”章致远点点头,“迟小姐这一系列的反应其实都是肠胃上的问题,说白了,还有一些轻微的厌食症。”

“厌食症?”史泽豪不解地问,“可是,我观察橙橙这几天一到吃饭的时候就恶心想吐,而且还好像很累,身体疲软的样子,睡眠质量也不是很好。而且最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她这个月的例假都还没来,这些都不全都是怀孕的迹象吗?”

迟雨橙一听,史泽豪居然连自己例假哪一天来都计得清清楚楚,而且还在外人面前说出来,心里觉得温暖极了,可是又不由得羞红了脸。

章致远听了之后说:“嗯,这些的确是怀孕会有的现象。不过,这些也是厌食症的一些症状。不过,迟小姐平时是不是为了可以保持身材而减少自己的饮食?”

迟雨橙摇摇头:“我平时不减肥,只是有的时候工作得太累的时候就不想吃饭了,时间久了,就不那么想吃饭了。”

史泽豪白了她一眼,责备地说:“你又不听我的话了,不乖乖吃饭。看来我得想想办法,怎么把你这毛病给改了。”

迟雨橙狡辩道:“哪有,我这不是太忙了,没时间吃饭嘛。”

“还敢强词夺理,我倒是要问问,世上哪个人会忙到没时间吃饭。而且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有了好的身体才有体力干活。即使是机器人也有休息的时候,你这是在为自己不想吃饭找借口。”史泽豪一说起大道理来头头是道。

迟雨橙回答:“哪有,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史泽豪问。

章致远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打情骂俏,不觉得好笑。

“你笑什么?”史泽豪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问道。

章致远止住笑意,故作正经,说:“哎呀,我是笑有些人平时不是总喜欢摆出一副霸道总裁的冷酷模样来吓唬人吗,怎么,一转身就变成暖男了?”

史泽豪仰着头,得意地说:“那是,你这样一个单身汗是不会理解这些甜蜜的。”

章致远急了:“吆,怎么,还看不起单身汗吗?单身怎么了,我找谁惹谁了。哼。”

史泽豪开玩笑说:“难不成生气了。”

章致远双手抱在胸前,假装生气着说:“对,单身汉生气了,不给看病了。”

迟雨橙一看章致远真的“生气”了,连忙替史泽豪道歉说道:“章医生,对不起,大哥哥他是有口无心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我替他像你道歉,别生气了好吗?”

谁料,章致远刚才还一本正经的样子,突然“扑哧”地笑了出来,笑漏气了:“好吧,看着迟小姐的面子上我就绕了他,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