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7章 山里也能飞出金凤凰

办公室内显得格外的安静,史泽豪此时已无心办公。

自从再次遇到迟雨橙后,他的心思好像不似从前那般专注了,准确的说,他有些心神不灵了。

史泽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漆黑的双眼看向窗外。

随后,他将手伸进衣服的荷包,试图拿个东西,却什么也没摸到。

此时的他心情有些复杂,本来想抽跟烟缓解一下情绪的。

自从回国后,他决心再次找到迟雨橙的时候,他就决定戒烟了。

他生怕万一有一天,在某个路口,不经意间就遇到了她,而自己身上的烟味会熏到她。

所以,他将所有的烟都扔了。

此时,手里空落落的,他又把手收了回来。

“她这个时候在做什么呢,有没有被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影响到心情。”史泽豪靠在窗户边,满心惦记的都是迟雨橙。

于是,他在桌上拿起手机,在重拨键里,找到了那天迟雨橙打回家的座机号码,顺势拨了过去。

“嘟……嘟……嘟……”电话响了很多声,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这个时候,她不在家回去哪里呢?”要不是手头上还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他非得跑去找她不可。

“但愿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在史泽豪的心里,迟雨橙还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小丫头,像一弯明净的湖水,波澜不惊,无忧无虑地生活着。

他想用自己所有的力量来护她周全,给予她安全。

只是,他离开迟雨橙太久了,曾经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俨然已然长大,她要面对生活的琐碎,要面临生存的柴米油盐,还要为她的学费而担忧。

她心中也不似过往那般单纯,也会有自己的心事。

不再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孩子了。

史泽豪将手机拿在手里,黯然失色,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忧,万一迟雨橙被那些可恶的八卦消息影响到了怎么办。

他甚至有一些自责,昨天怎么不把那些记者全部赶走。

可是,这下子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过了一会,他又把电话重新拿起,给易军打了过去,交待他马上去查。

就现在,立刻,马上……

……

迟雨橙走出网吧那一刻,心情已经不像刚进去那会激动和复杂了。

反而有些轻松。

她决定与过去告别,开始自己全新的生活。

她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什么事情都往好的方面想。

她觉得那些新闻影响不到他的。

而且,失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当初和释泽熙在一起就算自己倒霉,也算是一个经验教训罢了。

想着想着,她竟然傻笑起来。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幼稚,居然为了释泽熙那样不值得珍惜的人,贸然接近史泽豪。

还好史泽豪没有对自己做些什么事,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否则的话真是亏大了。

回想起昨天晚上,那是她第一次在外面过夜,而且这一夜还是在一个陌生男子的家里,要是史泽豪顺势起了歹心,她可是要肠子都悔青了的。

迟雨橙在心里默默地想,以史泽豪那么优越的条件,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只要是他想要的女子没有得到不到的。

难得就难得在,他自控力这么好,真是个正人君子。

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时常听谢梅丽讲一些他在商场里拼搏的传奇故事,迟雨橙早就被他的个人魅力所折服了。

即使做不了朋友,过上一面也还是比较好的。

……

离开网吧后,走着走着,便来到了母亲的裁缝店。

平日里,只要她把作业做完了,她便会抽空帮母亲的忙。

虽然不会帮客人做衣服,但简单的缝缝补补多少还是会一些的。

在店上时间久了,看妈妈帮别人做衣服做多了,耳濡目染,她已经懂得了一些做衣服的技法。

父亲游手好闲,哥哥自从成家之后更是指望不上,母女两人便有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妈,我来了。”迟雨橙走进店里的时候,迟母脚上正踩着缝纫机在做衣服。

“嗯。”迟母手脚并用,双脚在缝纫机踏板上一上一下地动着,双手也灵活地将衣服的滚边推到针下面,不出一会的功夫,便将衣服的边锁好了。

这时候,旁边小卖部里的张大妈见迟雨橙又来了,在自己桌上,顺手抓起一把瓜子便过来搭讪。

平时她最喜欢热闹,哪里有人就往哪里钻。

她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开口朝向迟雨橙,便要说话,嘴里满是瓜子的味道。

迟雨橙不喜欢这样的气味,下意识地将头躲到一边。

“哎呀,橙橙,我有几天没看见你了,听说你考了咱们省的文科状元呀?啧啧啧,这山里也能飞出金凤凰来呀,你妈也没白辛苦一场呢。”

张大妈喜笑颜开地看着迟雨橙,左右打量,她的眼睛里充满了质疑。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平时都没怎么听迟雨橙学习成绩有多好,怎么突然就蹦出个“状元”来了。

而且,像迟母这样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人,居然也能供出一个女状元来?

“嗨,张大妈这是说笑了,我哪里是什么状元,不过是大家说着玩罢了。”

迟雨橙谦虚地回应了张大妈,她知道这迎来送往的,人多口杂的,很多事情一旦说开了,便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最后还指不定会传成什么样子来呢。

今天网上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作为当事人的她,是越低调越好,她只有从源头上把话题止住了,看她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孩子还挺谦虚的嘛,不像我家那孩子整天就知道上网聊天,心思根本不在学习上。哪天你要是有时间啊,上我们家来帮她辅导辅导作业成吗?没准,我那丫头也考个状元回来呢,呵呵呵……”张大妈嗑的瓜子皮吐了一地,把地上弄得脏兮兮的,一面还大言不惭道。

迟雨橙对这人厌恶极了,但顾念到她是长辈,才忍住没有发火。

不过一听这话,迟雨橙脸都白了,她心想,你以为这状元是天上掉下来的饼子吗,说考就能考上的吗。

这些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她们只知道人前风光,就不知道她背地里付出了多少努力,才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

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考上,那她也愿意天天上网聊天,不学习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