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42章 拼不了“舅”,拼自己

话说白了,迟雨橙不想班主任因为评优这点小事得罪了教导主任,一来万一将来报复,在职场上让她穿小鞋,二来,又怕以后影响道迟雨橙的前程。

所以,综合考虑下来,迟雨橙愿意放弃这次机会。

班主任摸着她那瘦小的脸颊,有些愧疚地说:“都怪老师,要是当时我一发现那些帖子的时候,就应该立马给你打电话澄清这件事的。这样一来,机会就不会白白被人抢走了。”

迟雨橙微笑着说:“老师这件事情又不是你能主导的,我没事的。再说了,即使没有这些帖子我也得不到这个机会的,谁叫我在学校没有一个好‘亲戚’呢?”

班主任有些小小的吃惊,反问道:“你都知道了?”

“嗯,人家是戴同学的舅舅,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了。”迟雨橙淡定地回答。

“好孩子,没事哈。靠墙墙会倒,靠水水会流。既然拼不了‘舅’,咱们就拼自己。加油!”说完班主任又做出了一个加油的动作来鼓励她。

“嗯,加油。”

......

经济学院。

释泽熙上完课后走出教室,旁边有同学跟他开玩笑说:“释泽熙,你女朋友又来等你了。”

接着释泽熙反手就给同学背上一巴掌:“去你的,那不是我女朋友,是你的好吧?”

他同学开玩笑将身子扭到一边,调皮地说道:“别,别,那么凶的女友我可要不起。哈哈哈。”说完便一溜烟跑走了。

释泽熙上大学之后就再没背过书包,上课都是在腋下夹着几本书就去了。

此时,他拿着书很不情愿地走了过去,正如他同学说的那样,徐晓帆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了,手里还拿着各种这样稀奇古怪的玩意。

他好像无视徐晓帆的存在一般,一只手拿着书,一只手则插在裤兜里,径直从她身边绕开来了。

“释泽熙,你给我站住。”徐晓帆一面在后面追着,一面大声地喊叫。她的声音特意提高了分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俩又在吵架了。

所以,“一声令下”之后引来无数的观望着。

徐晓帆好像有一种磁场一样,只要是她所到之处,都会引来一阵轰动一般。

但是她的话好像没起到作用一样,释泽熙根本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脚步。才一会的功夫就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

徐晓帆瞬间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又被践踏了,她迈开步子,直接用跑的方式向他追去。

好不容易追上之后,她喘着大气对释泽熙说:“你有病啊,没看到我在追你吗,你还走这么快?”

“说,网上那些话是不是你发上去的?”释泽熙突然停下脚步,猛地转过身来,用手指着迟雨橙怒骂道。

徐晓帆一手将释泽熙的手指打开,怒怼道:“你吃错药了,我整天都在忙着想怎么给你过生日,根本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你倒好,来不来就责问我。网上说的什么话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就是个没有良心的人?”

释泽熙还是不相信,一脸疑惑地问:“真不是你?”

徐晓帆举起手来说:“我发誓,虽然以前我确实做了不少事情,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没有。你口口声声地说,到底什么事情嘛?”

“自己看。”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甩下一句话就走了,留下徐晓帆孤零零地站在风中。

她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因为已经是冬天了,她早早地换上了件粉色收腰羽绒服,帽子上还有些绒绒的细毛,在寒风的侵袭下,倒是像春天里刚发芽的小草一样随风飘荡。

徐晓帆见释泽熙并没有走远,而且也没有刚才走得那么快,所以她也没有立即追了上去。而是将所有的东西都挪到一只手里来,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手机。

她浏览着网页,上面全都是那些关于迟雨橙有孕失去评优机会的留言,越往下看,评论越是负面。

她露出奸邪的笑声来,随后喃喃自语道:“迟雨橙,我说过吧,你别得意得太早。看吧,你也风光不了多久,是吧?”

可是,很快,她的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她很快想到释泽熙刚才对她发那么大的火完全是因为迟雨橙,又是迟雨橙,她怎么阴魂不散,无处不在一样。仿佛她徐晓帆的生活每一个角落都有她的影子,她心有不甘。

见释泽熙就在前面不远处,徐晓帆又以她“光的速度”飞奔过去。

一跑到他面前,她就冷嘲热讽道:“怎么,心上人有孕了,你难过了是吧?”

“住口!”释泽熙大骂一声。

徐晓帆则抬着下巴看着他,面不改色说:“我偏不。”

随后“啪”地一声,一个重重地巴掌打在扬起的半边脸上,瞬间留下几个鲜红色的手指印来。

徐晓帆被这一巴掌打下去,整个人都懵了,身体一软,手里的东西全都掉在了地上,其中还有一个玻璃瓶,被摔得粉碎,里面有无数个用彩带叠成的小星星,也散落了一地。

有几个还滚到了释泽熙的脚下,他看都没有低头看一眼,直接踩在上面走了过去。

干瘪的星星苍白无力地躺在那里,像极了徐晓帆此时的心情。

她这几天忙活的心血就这样被践踏了,可是她认为所有的这一切都因迟雨橙而起,要不是她又出什么幺蛾子,她一定能跟释泽熙过一个令人难忘的生日夜晚。

可是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脸上的疼还是次要的,最疼的还是心。

冰冷而又咸的眼泪划过刺痛的脸颊,像是在伤口上狠狠地撒了一把盐一样,连同心底的苦和痛,叫她感到窒息。

寒风中,她拿起电话给释母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久才接起来,她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强忍着微信着说:“阿姨,好久没见你了,我好想你呀!我前几天给您买了一条项链正适合你带,晚些我给你送过来,好吗?”

释母本来没怎么给她好语气的,可是一听说有礼物可以收,那还不是瞬间转变了态度,笑盈盈地说道:“哎呀,晓帆,你也真是,一家人干嘛这么客气。阿姨也想你呢,晚上阿姨请你吃饭吧,就去上次那家西餐厅怎么样?”

徐晓帆说:“好,哪里都可以,咱们不见不散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