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45章 有我给你撑腰

走进屋后,里面确实比外面暖和多了,史泽豪才放心地将她放下来。

“哎呀,腿麻走不了了。”放到地上后,迟雨橙一个步子都挪不开来,或许是刚才在车上睡觉的时候一个动作久了,神经受到压迫,根本走不了。

她站在原处一只手摸着那只发麻的腿,眼巴巴地看着史泽豪求助。

史泽豪泯然一笑,再次将她抱起来径直走向了餐厅,一只脚将椅子勾了出来,将她放在座位上。

迟雨橙坐在椅子上,却一脸的调皮样,双手却没有松开,依旧挽着他的脖子不放手。

史泽豪半弯着腰,低眉看着她,有些吃力地说道:“真美,像一朵含苞欲放的寒梅,漂亮。”

迟雨橙嘴巴一翘,手松开来了:“骗人,人家刚睡醒,哪里漂亮了?”

“就是这样才好看嘛,刚睡醒的美人跟刚出浴的美人一样,令人着迷。”史泽豪站起来说道。

“哦,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究竟看过几个刚出浴的美人,老实交代?”迟雨橙急了,气匆匆地追问道。

“能有几个呀,不就是你一个吗?”史泽豪老实巴交地回答。

“不可能,老实交代,你是不是金屋藏娇了,快说!”迟雨橙显然是吃错,仅仅因为一句玩笑话就鼻子就莫名其妙地酸涩起来了。

史泽豪连番解释道:“真的呀,除了你,我这金屋还敢藏谁啊?”

女人不讲理起来,真是拿她没辙。尽管史泽豪再三解释,可是迟雨橙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随后索性将身子转向另一边,双手抱在胸前,背对着史泽豪:“哼!”

史泽豪见她真的生气了,好话说尽,一个劲地哄着她:“好了,橙橙,好好的吃什么醋嘛。再说了,要是真的有个‘陈阿娇’的话还情有可原。可是你却这样杜撰出来一个,不是很冤枉人吗?这样莫须有的人你也吃醋干嘛呢,这不是没气找气受吗?把身体气坏了可不值得啊!行了,消消气吧。”

“这还差不多。”经过史泽豪的软磨硬泡,迟雨橙才又重新转过身来,不再生气。

这时仆人见两人的气氛缓和了许多,菜敢走上前来问候:“少爷,饭菜已经做好了,请问是现在上还是等会再上。”

史泽豪大手一挥:“上上上!咱们大少奶奶肯定早就饿了,快端上来吧!”

“是。”仆人退下去之后,其他的人就陆陆续续将饭菜端了上来。

“大哥哥,我好饿。”见到一桌子的美食后,原本没感觉有多饿的迟雨橙一下子流口水了。

“饿就吃呗,就咱们两个人,有什么好拘束的,想吃就吃。”史泽豪替她将碗筷拿了过来,顺便又帮她夹了许多的美味在碗里。

迟雨橙自从吃了中药后,胃口变得出奇的好,因此还没等菜上齐,就已经大口吃了起来:“大哥哥,你也吃吧,这些菜都是我爱吃的,是不是你特意安排他们做的呀?咱们边吃边聊天怎么样?”

“嗯,我知道你前段时间没胃口,现在慢慢调养着,当然要吃一些好的了。”史泽豪就坐在她身边,不过他却没有迟雨橙这样好的胃口,他细嚼慢咽地吃着。

“橙橙,在学校有人欺负你吗?要是有人欺负你,一定记得跟我说,我替你报仇。”史泽豪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了。

迟雨橙将一块鸡排放在嘴里,说道:“没有啊,学校的同学都挺友善的,对我也是很好的。大哥哥,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呀?”

史泽豪愣了一下,说:“哦,没有,我这不是又当丈夫又当家长的。你这么单纯一个小孩子,特别容易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有义务提醒你小心身边的人。”

“哎,好的嘞。”迟雨橙嘴里全是东西,就只能长话短说。

“你们学院那个教导主任听让人讨厌的,我已经通知校董那边随便找个借口将他弄下台来了。”史泽豪轻描淡写地说着,仿佛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咳咳咳。”迟雨橙正吃着东西,突然冒出来这样的消息,她感到特别的意外,她瞪大眼睛看着史泽豪:“那人确实挺讨厌的,好几次我都差点栽在他的手里。”

史泽豪偷偷笑道:“看,是谁刚才还说没人欺负的。要不是我说出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隐瞒下去。”

“没有啊,我只是不想随便得罪人罢了,不然我以后恐怕会有穿不完的小鞋。我还有好长路腰走呢,穿着不合脚鞋子将来怎么上学。”

“怕什么,有我给你撑腰谁敢欺负你,那个教导主任我老早之前就看他不顺眼了,假公济私,没有一点师德。我早就想换掉他了。”

迟雨橙抬起头来看着他:“很早以前,大哥哥你知道了什么吗?”

“当然了,你以为你大哥哥我就是一个大老粗,只会做生意吗,你在学校的所有事情我可都是一清二楚的。”

“啊!”迟雨橙惊讶地张大嘴巴,“大哥哥,你跟踪调查我?”

史泽豪瞄了一眼迟雨橙,一脸嫌弃地说道:“什么跟踪调查,这是关心你好不好?说得怎么难听,搞得我好像做贼一样的。你说吧,那次派戴寒梅去巴黎参加时装展是不是他捣的鬼,这次你们年末评优他是不是又假公济私把名额让给他外甥女了?”

“啊!”史泽豪一连串的发问,句句属实没有掺半句假话,迟雨橙像个大青蛙一样,下巴都快要落在地上了。

“你记住,该你得到的你必须得讨回来,那是你应得的知道吗?”

迟雨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

释母跟徐晓帆道别之后,自己打车回到了家。

她见释泽熙房间的灯还亮着,便打算先去看看儿子。

毕竟母子两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地坐下来谈心了。

房间并没有上锁,她轻轻一推就打开了,走进去一看,释泽熙正斜躺在床上抽烟。这个房间也是被搞得乌烟瘴气的。

释母见儿子面容憔悴,心里面难受极了,急忙走过去站在释泽熙的面前,抢过他手里的烟将它掐灭了。

“妈,给我!”释泽熙伸手就要去抢。

“抽什么抽,你看看自己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儿子嘞,妈还盼望着你早日有出息,等妈老了才有个依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