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46章 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你

两人还在房间里交谈,此时释泽熙还不知道迟雨橙其实并没有怀孕的消息。

所以,这一刻的他绝望到了极点,多少次他都试图将迟雨橙重新挽留道到自己身边,可是一番折腾下来依旧徒劳无功去。

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释母平时不招人喜欢,但是爱子之心都是一样的。

看着眼前这个极度萧条、憔悴的人也让她心疼极了。

她将释泽熙眼角的泪水擦去,坐到她身边来安慰道:“儿子,妈都知道了,振作起来。他们欠我们娘俩的,我都会悉数要回来的。将来你才是史氏集团最正式的继承人。”

释泽熙听她母亲这样一说,惊到了,抬起头来,红着眼睛看着她问:“妈,你要做什么?”

释母瞬间陷入了沉思:“儿子,你别管。你只要记住,妈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你。”

释泽熙拉着释母的手,问:“妈,你千万别做什么傻事啊?”

释母摸了摸儿子清瘦的脸颊,苦笑了:“孩子,对不起,这些年跟着妈妈让你受委屈了。你这么大了,还无名无份的,这些都是妈亏欠你的。”

释泽熙连忙抓着他母亲的手说:“妈,你今天说话怎么怪怪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平时不是这样子的啊,这样一说我心里发虚。”

释母看着他:“以前是我太傻了,我以为只要忍气吞声就可以为我们换来一片安宁。可是,事实证明,是我错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说我们本想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可是那些史家人却为什么看我们不顺眼,当我们是肉中刺一样呢?”

释泽熙靠在母亲的膝盖上,就像小时候一样说贴心的话:“妈,别担心,你不是还有我在吗?等我大学毕业了,有一份好的工作,我就带着你出去,我们有自己的房子,有自己的家。管他们什么明枪暗箭的,有儿子帮你挡住呢。你为了我也是操碎了心,也该颐养天年了!”

释母会心地笑笑:“你这傻小子,想得还挺远的。我问你,我怎么颐养天年啊,你还得让我抱了白白胖胖的孙子呀!我觉得晓帆那人挺不错的,人又长得乖巧可爱,还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跟我很谈得来呢?你看,这条项链就是她送给我的。”

“啊,她什么时候送给你的?”释泽熙才一看到项链就生气了,“把它还给人家,妈,你什么时候要别人的东西了?”

释母一把将项链收了回去,跟宝贝似的藏起来:“那怎么能行,别人送的东西收了怎么能还呢,而且我本身也挺喜欢的,晓帆都说了跟我的气质很配的。”

释泽熙坚持说:“妈,徐晓帆那人心机颇深,一肚子的花花肠子,你最好离她远点,免得有一天也被她算计了。”

释母渐渐收起脸上的笑容,说:“嗨,你这孩子。我看那孩子挺好的呀,对你一片痴心,言听计从的,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儿媳妇。”

“你之前不是不喜欢她的吗,怎么一收了别人东西就嘴软,替她说话了?”

释母答:“说什么呢,说的得好像你妈我这个人是见钱眼开的一样,我有这么势利吗我?”

释泽熙这会笑了:“难道不是吗?”

“好啊,你敢拿你老娘来开涮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释母撸起袖子就要抓他的耳朵,吓得他赶紧求饶。

释泽熙说:“好了,妈,我错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吧。以我看啊,我们现在的生活不是挺好的吗,不愁吃不愁穿的,何必闹得这么僵呢?依我之见啊,暂时先这样,等四年之后我们就解放了。四年的时间过得很快的,一眨眼就到了。为了我们共同的未来,也为了我,你就忍一忍好吗?”

释母皱了皱眉头,满脸懊恼又不甘心的样子:“可是这不是便宜了那些人吗?”

释泽熙说:“有句话不是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吗。再说了,虽然在这里我们娘俩确实受了不少气,但至少咱们没有缺衣少食的呀,他们有的我们也一样没缺不是吗?”

释母把他的手握在手心:“孩子,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善心,他们这样对付我们你却以德报怨。”

释泽熙好笑地说:“正是因为生活太苦了,所以才要自己加点糖!”

闻言,释母眼角流出欣慰的泪水来:“儿子,有句话你要老实地回答我,以前迟雨橙是不是一直在利用你?”

释泽熙听了,眼睛里竟闪耀出一到莫名的光来:“是谁这样污蔑,徐晓帆吗?”

释母眼巴巴地望着他说:“谁说的你别问了,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就是。”

释泽熙先是凝神了一会,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来,才缓缓地说道:“不,不是那样的,事实上,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释母好奇了:“难道她不是图你的钱,后来再利用你接近史泽豪的?”

释泽熙依旧摇摇头说:“不,她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好女子,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没有用过我一分钱,而且她是一个很自立的人,她经常利用课余的时间出去打工,补贴家用。”

释母说:“那史泽豪呢,她怎么会认识他的?以她这样一个贫苦人家出生的人,怎么可能认识上层人士?”

释泽熙表示疑惑:“其实这一点我也始终想不明白,他们怎么认识的我是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她根本没有利用过我,而是我对不起她……”

两人聊了很久很久,直到释泽熙困了,释母才离开的!

第二天在学校,迟雨橙一走进教室就听见同学们叽叽喳喳地在讨论什么。

她好奇地走了过去,听见有人在说:“你们听说了吗,咱们班主任成了学院教导主任了?”

有人附和:“啊,真的吗?原来的教导主任不是一个男的吗,怎么突然间就换了呀?”

“是呀,是呀,不过我听说以前那个做事说话有些霸道,好多老师和同学都受过他的气呢。这下好了,换成咱们班主任,以后是不是就不用看人脸色了?”

“嗨,你们真是孤陋寡闻,你们难道没发现还有一件事情吗?”

闻言,众人见是刘斌在说话纷纷转过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