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57章 我要续杯

迟雨橙在一边学习,而史泽豪躺在沙发上本来在思考人生的,却不想不知不觉就就睡着了。

迟雨橙不经意间转过头来的时候,见他已经进入了梦乡。一方面担心他着凉了,所以赶紧从椅子上轻轻地站了起来,在衣柜里给他拿来了一条毛毯过来,一方面又为了不打扰到他,所以小心翼翼地将毛毯盖在他身上。

尽管动作很轻,还是叫史泽豪察觉到了。

他睁开眼睛来,睡眼惺忪地看着她,微笑着说:“谢谢。”

他仔细打量着迟雨橙的样子,因为在室内,她将厚厚的外套脱去,只穿一些打底的衣衫。

梳得特别整齐的头发,纤长而笔挺的细腰,那双笔直又不失性感的大长腿,她正弯着腰给自己整理毛毯。身上散发出来的清幽的香水味,似乎有一种不可名状的魅力,让他感到耳目一新。

眼前这一切有一种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史泽豪一面看着,一面痴痴地笑。

她被他一直这样看着,有些害羞地躲过他的视线,有些不知所措:“干嘛这样一直盯着人家看,我脸上有花吗?”

“不,你比花还好看。”史泽豪摇摇头,随后又赏心悦目地多看了几眼,舒了一口气,赞叹道。

听到这话后,迟雨橙脸上冒出甜美的笑容来,低声说:“大哥哥越来越油嘴滑舌了,讨厌。”

史泽豪则顿了顿,随后拉着她的手说:“什么时候夸人也是油嘴滑舌了,那你要我怎么说?”

因为弯腰久了,迟雨橙感到腰部一阵酸痛。她也不站直了来,而是索性也坐了下来,躺在他的身边,好在沙发足够大,两人躺在上面也不是很拥挤。

她将史泽豪的一只手拉了过来,压在自己的头下面当作枕头来用。

“需要点跟香薰吗?”史泽豪见她也躺下来,“色咪咪”地看着她,开玩笑地说道。

“不要......”迟雨橙见史泽豪向她发出“咯咯咯”的坏笑声,由不得地一把将他推开。

可是,史泽豪却翻起身来,压住她,还不停地在她腋下挠痒痒,搞得迟雨橙连连求饶。

“哈哈哈,大哥哥,救命,轻点,轻点啊。你把人家弄疼了......”在史泽豪的攻势下,迟雨橙的求饶声好像带着哭腔一般,此时她已经笑得没有力气了,除了求饶再无力气反驳。

“哼,叫你调皮,这下害怕了吧?”史泽豪问。

她双手合十,说:“怕了怕了,你就放过我吧!”

“嗯,看在态度还算端正的面上,暂且饶了你,下不为例。”史泽豪拍拍双手,重新坐了下来。

谁知,迟雨橙眼睛叽里咕噜地转个不停,似乎在打探军情一样。

就在史泽豪不注意的时候,她再次卯足了力量随时准备反攻,她也毫不示弱,一下下坐起来,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找到他腰部以下最怕痒的地方,把他挠个遍。

“啊,啊!!你这狡猾的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史泽豪现在也尝到了被挠痒的滋味了,一看到迟雨橙伸过来的手就连番躲让,一面随时找机会反击!

两人就这样嬉戏着,把沙发弄得“咯吱”作响,以至于门外有细小的脚步声也没有听到。

此时,史母正悄悄地站在门外偷听,听着里面小两口在欢快的声音,她当然是打心眼里高兴了。

她还在暗想,刚才迟雨橙还假装推脱不要那香薰呢,这才不出一个小时的功夫,两人就已经打得火热了。看来是香薰起作用了,她都有些后悔给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晚归晚,总算上是排上用场了。

看来她抱孙子的愿望很快就要实现了,她直在心里乐呵。

“啊,疼,大哥哥,你轻点......”

听见里面继续传来嬉笑打骂声,又听见迟雨橙喊疼,史母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来。

又在门外偷听了一番之后,史母这才算安心下来,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又轻手轻脚地离开门外,走下楼去。

卧室里,迟雨橙正抬着手,一边埋怨道:“大哥哥,你看你,指甲把我手背都抓破了,好疼的呀,你知道不知道啊?”

史泽豪见她手背确实出了点血,他连忙从沙发上跳起来,找到医药箱,拿出酒精和棉签,在患处小心翼翼地给她消毒。

他一面自责道:“哎呀,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怎么这样粗心大意,真是该死。”

“咝,咝,疼......”

在酒精的作用下,迟雨橙疼得紧紧抓住史泽豪的手,脸蛋都有些变型了。她望着史泽豪心疼的样子,给自己一遍一遍地消毒,又轻轻吹了几口气,生怕让伤口感染了。这样看着,好像疼痛也减轻了许多一样。

史泽豪替她将创可贴贴上,随后又叮嘱:“记住千万别沾到水,害怕二次感染。”

迟雨橙撅着嘴嘀咕道:“不沾水我怎么洗脸,洗澡啊?”

史泽豪愣了一下,想了想才说道:“我帮你洗!”

闻言,迟雨橙故意仰起头,做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来,像一只骄傲的天鹅一样,气宇轩昂地说:“你会吗?”

“别小看人啊,这有什么不会的。”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

“呵呵,我一定会把你伺候得妥妥贴贴的。”史泽豪自信地说道。

迟雨橙随后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那个,我渴了,给我倒杯咖啡!”

“咖啡?”史泽豪奇怪地看着她,问。

“嗯?怎么,刚才不是说要服侍我的吗,才一转身就忘记了?”迟雨橙故意为难他说。

“不,你要喝咖啡不是不可以,你不打算睡午觉了你?”

“那个另当别论,我就要喝咖啡。”她将头扭到一边,将手伸到史泽豪面前说。

“好。马上。”

果然,很快,他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过来了,递在迟雨橙手上。

不过,迟雨橙并没有接过来的打算,而是眯着眼睛说:“喂我!”

“好。”史泽豪顿了顿,话已经到喉咙了又咽了下去。

迟雨橙咕嘟咕嘟地几口就喝光了,又昂着头命令道:“我要续杯!”

史泽豪来气了,双手叉腰,对着迟雨橙说道:“你不要命了,咖啡能这样当饭吃吗?你不知道喝多了心脏会受不了吗?”

他气急败坏将杯子抢了过来,放在桌子上,不任由她胡来。

迟雨橙刚才还娇滴滴地跟她撒娇,这会子见他真生气了,还是大气不敢出一声,连忙道歉:“我不喝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