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58章 冬衣

第二天是周末,难得有一整天的空闲时间,迟雨橙并没有现在家里,而是迅速投入到童装的定制中来。

史泽豪也因为财务状况出现了问题直接去了公司,两人就这样各忙各的事情。

因为第一次接受这么“大”的订单,迟雨橙以往也没有什么经验,什么事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好在有苏珊的远程指导,才不至于手忙脚乱,所以凡事都格外地小心谨慎。

好在面料也按照预期约定的时间送到工作室来了,苏珊大部分的时间都不在,她只好顶着压力,硬着头皮,带着工作室的团队如火如荼地进行制作。

一伙人团结一心,好在紧赶慢赶地,终于在孩子们出国的头一天将演出服全部都做好了,随后送到领队老师的手中。

这样一来,迟雨橙才算舒了一口大气,也算是圆满完成了一桩事情。

苏珊对此也是很满意,不紧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而且还比自己想象的更好。

她感到很是欣慰,为了奖励迟雨橙,特意给她加了薪水,而且还特别给她放了几天的假期。今后的几天她都可以不用到工作室来上班,也好借此机会放松一下。

迟雨橙好久没有这么闲过了,以前一直都是学校、工作室两边跑。她已经有好一段段时间没有回家看迟母了,所以难得有空,她便直接回家去了。

近来迟母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反正一个人闲在家里无事干,加上以前的一些老顾客来找她做衣服,所以她也接了些单子在家里做。

这样一来,也有一定的收入,既可以打发时间,还可以活动一下筋骨,总的说来生活还算过得去。

这天天气出奇地冷,迟雨橙来的时候外面还飘着鹅毛大雪,鞋子踩在雪地里都有些湿了。

回到家后,她接着换上拖鞋,换上厚厚的居家服,娘两坐在火边边聊天,边看着电视。

迟母手里拿着针线,低着头,偶尔跟她念叨几句:“橙橙,这几天这么冷,你在学校里冷不,被子暖和吗,厚的衣服带够了吗?”

迟雨橙手里拿着遥控器,翻看着电视节目,顺便嗑着瓜子说:“够的,衣服都够穿,大哥哥给我置办了好多,穿不完的。而且再过一段时间就放假了,再冷也不怕的了。”

“我记得你小时候冬天的衣服都是我给你做的,转眼你都这么大了,我都好几年没有给你做冬衣穿了。这些年忙着给你挣学费也没做了。嗨,不过,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时髦,恐怕早就嫌弃我做的那些了!”

迟雨橙找到一部喜欢的古装剧后,将遥控器放在桌子上,顺便抓了一把瓜子起来,说:“怎么会,妈做的冬衣又暖和又舒服,我喜欢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呢!这几年我还惦记着哪天能够再穿上你做新衣服呢!”

迟母一听心里乐开了花,乐呵呵地笑着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不是闲着在家么,就打算给你做一件的,可是又害怕你不喜欢……这样的话,我做完手上这些就给你做哈。你不知道啊,上次我给你哥和你嫂子各做了一件,我还亲自送了送了过去。后来我就回家了,可是走到半路我发现东西忘拿了,我再次回到他们家的时候,我就看到那些衣服被你嫂子扔到垃圾桶了……”

迟雨橙听迟母这样一说真是火冒三丈,将瓜子放回到干果盘里,气急败坏地说道:“怎么能这样,他们实在太过分了吧?”

迟母也是一个心里藏不住话的人,那是心里有什么话就要完全说出来才痛快。更何况这些话已经憋在她心里很久很久了,今天女儿还不容易回来那当然是要一吐为快的了。

她索性将手头的针线活放了下来,说:“唉,自从上次你获奖,咱们到泽豪他们家去吃饭之后,你嫂子当时不是厚着脸皮请老太太帮忙吗?他们家果然是守信用的人,回头就帮你哥安排了晋升……”

迟雨橙点点头,刚吃了瓜子有些口渴,她喝了口水润了润干燥的嘴唇,耸了耸肩说道:“这事我知道,她不是埋怨真多年都只是个小职员吗!”

迟母叹着气说:“嗯,你哥升了科长之后,整个人也变得耀武扬威起来。根本不把原来那些同事放在眼里,眼睛好像长到头顶上去了,你嫂子更是,这个科长夫人那当得可带劲了。说话做事都讲面子讲排场,什么都往贵的买!后来我问你哥为什么把我做的衣服丢了,他说你嫂子说了,穿在身上土里土气的,难看得要死。人家现在当官了,哪能再穿那些土包子衣服……你说气人不气人!”

迟母越说越激动,后来直接喘着大气在说。

“哼,我以为多大官呢!像他们这样下去,即使当皇帝也没有会服气的。”迟雨橙一边帮着迟母顺气,一边气冲冲地说,“我敢保证他这官当不了多久的。”

迟母直摇头,她还算机警地往窗外看了看,确保没有人之后才在迟雨橙耳边小声地说:“我宁愿迟柏像以前一样,虽然工资不高吧,但至少还算本分。你是没看见啊,现在的样子我都认不出来了,而且最要命的是,他们居然敢私下接受贿赂!”

“什么?”迟雨橙一听惊呆了,眼睛瞪得溜圆,她身子猛地直起来了,浑身的汗毛全都立了起来。“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吧,做人嚣张也就算了,居然敢做这些违法的事情。妈,你可一定要阻止他们啊,不能让他们继续下去才是。”

迟母也是表示无奈,依旧叹气着说:“唉,人家怎么会听我的话,我这才开口劝了几句,他们就几句话怼过来了。说什么我不懂,少管他们的事,还说我这是拖他们的后腿。所以,我是想管也管不了啊!”

迟雨橙拍拍手上的灰尘,坐直了身子来,抓了一把瓜子想吃,却又重新放了回去。她想了想,才说:“妈,这事必须有人出面,趁着现在还没有铸成大错,即使止损。否则有一天他们会因为自己的恶行得到制裁的。”

她的一番话把迟母吓得脸色有些苍白了,迟母惊慌失措地问:“有这么严重呀?”

“嗯,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迟雨橙点点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