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59章 我也好喜欢现在的自己

迟雨橙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她看着电视里的对白,仿佛陷入了沉思。随后她看着迟母,说:“回头我叫大哥哥跟他单位知会一声,叫他别那么放肆,最好给我收敛点。”

迟母则重新拿起针线在衣服上缝了几针,又有些心疼,有些顾忌地问:“这样好吗,会不会对他的工作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而且,万一你哥要是发现我们在背后打他小报告,他会不会不高兴呀?”

迟雨橙完全不理解迟母究竟是怎么样一种心态,一方面又恼怒自己的儿子不尊重自己,一方面听说要对他稍稍“不利”,便立马心疼得要命。

她一脸诧异地眨着眼睛望着迟母,沉默了半响才表情淡定地说:“妈,你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要看着他为所欲为吗?他们已经被名利冲昏头脑了,难道你看不清楚吗?我真是搞不懂,我哥他就是凤凰男一个,没见过钱,没见到利,一抓到机会就像饿狼扑食一样,像个饿死鬼一样扑过去,真是叫人恶心!”

迟母急了,赶忙帮着迟柏说话:“你说什么话呀你,那可是你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说他呢?真是没大没小的。”

迟雨橙见迟母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维护自己的儿子,完全把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不由得气打一处来,扭头望向窗外,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

那样的雪像极了小时候,那时候哥哥还不像现在这个样子,只是那时候还会经常逗她玩耍,妈妈经常在裁缝店里忙活,爸爸还会做一些家里的事情。

那时候也是这样大学纷飞的下午,吃完饭后,他们父子三人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玩得可开心了。

可是,时光荏苒,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十来年过去了。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哥哥自从结婚以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他所有的一切都被陈发管得死死的,久而久之跟家里的感情就淡薄了。

而她的爸爸也被关起来,转眼已经大半年过去了。

母亲呢,也是自从生病以后就这样一个人在家里,孤零零的。

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流下眼泪来,时间的变化真是一点也由不得人啊。

看着这样差不多堆到膝盖来的积雪,迟雨橙想,今天是不可能回学校的了,看来只有在家里过一晚了。

两人就这样坐着相对无言,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都开开心心地主动找迟母聊天,最后都会搞得不欢而散。

以前她还会跟迟母理论几句,可是自从母亲出院后,她便不再跟她对着干了。

她会选择主动让步,一来迟母一把年纪了,要想改变她的想法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二来,她不想因为两人的争吵影响了她的病情,所以,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选择沉默。

沉默是金。

迟雨橙看着电视剧里无聊的对白,她为迟柏夫妻俩的行为感到心寒,现在唯一让她感到一点点暖和的就是眼面前这个烧得火旺的炭火。

她将衣服向里面紧了紧,一边烤着火,一边搓着手,好像怎么也烤不热和一样。

“对了,橙橙,晚上想吃点什么?妈给你做......”迟母见迟雨橙气匆匆地看着电视,一言不法,想来也是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

“随便。”她淡淡地回了一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要不做点豆腐丸子吧,你小时候最爱吃了。”迟母讨好氏地问道。

“嗯,吃什么都可以。”

迟母将手上的衣服放回筐里,说:“那我这就给你去弄,小时候你最喜欢吃了,每次做这道菜都要吃好几大碗饭呢!”

“嗯,那是小时候家里太穷了,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难得吃到一顿,当然要多吃一点咯。”迟雨橙的脸上挤出一丝丝苦笑来,撅着嘴巴说道。

“嘿嘿,没办法呀,那时候家里实在是太穷了,不可能天天吃好的呀。”

迟母的语气透露着愧疚的语气来,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来,迟雨橙想起迟母为操持这个家,受尽了委屈,吃了太多太多的苦,便也不再责备,转而微笑起来。

“我记得有一次不知道怎么回事,下午放学回来的时候实在是太饿了,家里又没有其他可以吃的东西,我就用冷饭和着冷的豆腐丸子吃了,结果就被我全吃光了。晚上爸爸回来的时候,发现丸子全都没有了,还把我痛打一顿呢!”迟雨橙半开玩笑地说道。

“哎,我都还记得那一次,打得可凶了。可是我只敢看着他打,一点忙都帮不上,要是我出面维护你的话,那他的气就没出完,会打得更凶。所以......”

话还没说完,迟母就已经抽泣起来了。

迟雨橙见状,连忙将她眼角的泪水擦去,安慰道:“妈,你别难过嘛,这些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们回忆的时候不应该抱着怨恨的心态去回想它。而是把它当作一件往事来说,小孩子都会做错事情,挨打是经常的事情。我们不能以多念以后的心态去评判当时的事情,而且,爸爸再不对,他现在都已经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了。所以,不要难过了,好吗?”

闻言,迟母竟然露出惊讶的表情来,呆呆地看着迟雨橙许久,说:“橙橙,你好像变了一样!”

迟母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她的惊讶,她的脸似笑非笑,肌肉在微微颤抖:“我记得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每次想起往事来,都会哭个不停。怎么,这次......”

迟雨橙用热乎乎的双手抚摸着迟母的脸颊,微笑着说:“这次变了,是吧?”

她的话引起了迟母的好奇心,迟母一个劲地点头。

“哎......一个人当他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从另一个更高的角度来看事情,回忆过去的时候,就会变得不一样了。而且,好多东西也是我跟了大哥哥之后跟他学习的,说实话,我也好喜欢现在的自己。”

迟母嬉笑着点点头,将她的手握在手心,说:“真好呀,以前你爸爸确实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情。说实话,妈特意担心你会狠他一辈子,可是你知道妈没有文化,不知道该怎么开导你。哎,这下好了,妈就再也不担心了,因为恨一个人真的很痛苦。”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选择了原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