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66章 背叛

易军淡定将录音笔交在史泽豪手上,刘宁一看立马慌了神,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的眼光变得暗淡起来了。

他整个人,仿佛连同全身的毫毛都瑟瑟发抖。

史泽豪手里拿着录音笔在李宁眼前晃了晃,却并没有正眼看他一下,而只是用余光瞟了一眼,冷酷的表情下,缓缓吐出一句话来:“这个你怎么解释?刚才不是还义正言辞,落进下石的吗。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我......我......”

刘宁像一只落汤鸡一样浑身冷得发抖,他的脸色也从看到史泽豪那一刻变得异常的苍白。

易军也跟着附和道:“吆,我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呢?刚才不还是振振有词的吗,怎么才几分钟的功夫就泄气了?”

“误会,这肯定是误会。”

刘宁突然一下反应过来,虽然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可是立马变得巧言令色起来。

“哦,是吗?我怎么听到什么商业机密,白小姐之类的话......”

“这个嘛,我确实认识一位姓白的小姐,事到如今也不瞒你说,我在外面也接了一些私活在做。我的情况公司的人也都知道,这上有老,下有小的,都靠我一个人支撑着,光靠那点工资哪够呀,我得做些兼职来维持生机才行啊!”

刘宁说话的时候故意强行挤出几滴眼泪来,他原本以为,在这个时候他只有尽力伪装得可怜一些才是,这样才可能博得一些同情,好让自己有个逃脱的机会。

可是,他的演技也实在是太差了,根本瞒不过史泽豪和易军二人,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

他俩人就站在那里看他声泪俱下地卖力表演,随后还时不时地对望几眼。

刘宁见自己说了半天,对方也无动于衷,料想他们也不会相信自己说的一番话。

随后,他实在无计可施了,索性跪在地上爬到史泽豪脚跟前,抓着他的裤腿,结结巴巴地哀求道:“史总,对不起,是我错了,不该背叛您。可是希望您老念在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就饶了我再一次吧。下次我再也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

史泽豪被这个势利小人紧紧地抓住裤腿,不禁一阵恶心涌上心头。

他猛地一脚把对方给踹开,说:“滚!”

刘宁一阵吃痛,捂住被踹到的胸口不敢吱声,再次斜躺在地上。

他还想再次爬着过去,却被易军拦了上来,将史泽豪挡在身后。

不过史泽豪可没那么多闲工夫跟他扯,直接跟易君说:“直接报公安,交给他们来处置。”

“是!”易军干脆利落地回答了一声。

易军报案之后,公安很快就介入了调查,不过,在得到确定的答复之前,还需要一段时间。

与此同时,白薇薇还在幸灾乐祸。

她接完电话后,心里异常的好,正如这寒冬的天气一般,昨天还瞟着鹅毛大雪,今天就已经完全放晴了。到处的积雪都在慢慢融化,虽然气温比昨天还冷,但是四周都是阳光明媚的,叫人看了就很开心。

她坐在自己别墅的阳台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边欣赏着外面的美景,边幻想着自己的未来。

她只要一想到史泽豪今后即将面临破产的危机,就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一来,她就可以一洗之前的耻辱。二来,史泽豪一旦破产,她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他诚服在自己的脚下。她可以借助自家的财力帮助史泽豪的公司起死回生,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命令他离开迟雨橙,甚至支使他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想着想着不禁发笑起来,这些日子她把自己关在家里,门也很少出。不得不说,今天是难得一笑啊。

白母刚好从楼下走来,见白薇薇心情大好,不由得好奇起来。

她径直走了过来,见白薇薇笑嘻嘻地,手里端着咖啡,粉润的薄唇上还留有咖啡的印迹,像是打上了一层淡淡的唇色一般。洁白的牙齿在优美的弧线下若隐若现。

好像在想什么事情,连自己走过来都没有察觉到。

看着自己女儿这么高兴,白母也莫名地跟着心情好起来,她将手轻轻地放在白薇薇的肩上,说:“薇薇,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

白薇薇吓了一跳,很快转过头来,看是自己母亲过来,便又镇定地说:“嗯,有个好消息。”

“哦,什么事情这么开心?”白母顺手拿了个椅子,在白薇薇身旁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准备母女两人聊聊家常。

随后白薇薇将怎么得到史氏集团机密的事情,又是怎么将那几笔大订单泄露出去的一五一十地跟白母抖了出来。

白母听得心惊胆战地,颤颤巍巍地说:“薇薇啊,这是可是犯法的呀,你怎么这么糊涂?”

白薇薇昂起头,撅起嘴,不管不顾地说道:“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不能看着泽豪对其他人投怀送抱,却对我不理不睬。妈,你难道不知道吗,我喜欢他这么多年了,本来要嫁给他的人是我呀!我不甘心.....”

白母摇摇头:“哎,纵然是这样,可是你也不能以身涉险啊!”

白薇薇刚才还心情大好,被白母一说变得嘶声力竭起来,她将咖啡放到桌子上,抹着眼泪,抽且着说道:“妈,你也是过来人,爸这些年怎么对付你的,我都看在眼里。你知道那种爱而不得的感受,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我容不得泽豪眼里有其他人。所以,只要能让他重新回到我身边,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愿意去做。”

见女儿如此难过,哭得这样伤心,白母爱怜地将她揽在怀里,安慰着说:“妈怎会不明白,正如你说的,我和你爸爸这些年来虽然住在一起,但是同床异梦,我们甚至可以连续好多天都无话可说。我知道他心里装的人不是我,可是尽管这样我都不愿意他离开我,哪怕他偏偏我也是开心的。”

白母哭泣着继续说:“所以,这样的痛苦我不要你也去尝,薇薇,你放心吧,我敢保证史泽豪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

“真的吗?”

白薇薇喜出望外,脸上还挂着泪水,却立马露出笑容来,她像身上安装了弹簧一样,连忙从自己母亲怀里挣脱出来,跳起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