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68章 水晶钻戒

在这片旷野里,几乎看不到一丝生机的迹象。或许的寒冬的缘故,四周一片萧瑟的景象,因为没有人管理而变得杂草丛生,到处都是灰暗的颜色。

毕竟是寒冬腊月,室外温度一向很低。要是平时,迟雨橙宁愿坐在家里烤火,也不愿意出来吹这冷风。不过,因为有史泽豪在,就变得不一样了。

两人肩并着肩走在草丛里,有些冷,所以相互依靠着取暖。

走着走着,史泽豪突然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他好像看见什么一样,弯下腰来,刚好看到一颗小草上正挂着一颗圆溜溜的冰晶,晶莹剔透的,有点像水晶,又好像钻石一样闪闪发光,煞是好看。

“看什么呢?”迟雨橙也停下脚步,见他直直地看着地上,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奇地问。

史泽豪眼神放空,饱含深意地看着她,将这根草摘起来,拿到她面前说:“你看,多可爱呀?”

“嗯,的确是呀。大哥哥打算拿它来作什么呢?”

史泽豪并没有回答,而是将这棵草小心翼翼地编成一个精美的小指环,随后深情款款地说:“来,橙橙,这是送给你的钻戒!”

“钻戒?”

迟雨橙看着这个“滑稽”的草编戒指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嗯,虽然很普通,不过样式却很好看。我好喜欢,收下了,心意我还是领了。”

史泽豪拉起她的左手,微笑着替她在无名指上戴好。

“不过,它可是很脆弱的哦,有效期很短的,待会天气一热就会融化了。”

迟雨橙满脸通红,娇羞地看着手上的戒指,柔情似水地说:“礼轻情意重。虽然时间很短暂,这一刻我会永远铭记在心的。而且,这对于我来说,它却像钻石一样代表着永恒。”

史泽豪再次牵起她的手往前走,在这人迹罕至的旷野里,凛冽的寒风时不时地夹杂着雪花颗粒打在脸上。迟雨橙虽然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但还是禁不住寒冷,一个劲地往史泽豪的风衣里面钻。

史泽豪敞开风衣,将她包裹在里面,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粽子一样。

“橙橙,你看,还记得这个大石头吗?”

史泽豪指着不远处一块又大又平的石头,兴奋极了。

“石头?”

“小时候我们经常完过家家的游戏,这块石头就是当年我向你‘求婚’时候站在上面的那块。”

他的眼神里洋溢着意外带来的惊喜之色。

“哦,对呀。我现在想起来了,就是这块。平时我们就把它当作砧板和桌子,既可以在上面切菜做饭,还可以共进晚餐。”

“嗯,虽然它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却见证了我们童年的快乐时光。”

“只是上次我们只有花环没有戒指,这次却只有戒指没有花环,等到我们真正结婚那天我会把这些都一并补齐给你的。”

迟雨橙嘻嘻地笑了,这一切不正是她所憧憬的吗?

两人回忆着童年无忧无虑的时光,点点滴滴涌上心头。

想着那些时候“做饭”的过往,迟雨橙竟不自觉地流下口水来,同时肚子还咕噜噜地叫起来。

“饿了么?”

史泽豪关切地问。

“嗯,有一点点,本来不饿的,一说到吃的,就......”

毕竟是个吃货,哪里经得住美食的诱惑。

“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麻辣烫!这么冷的天,要是来一碗热腾腾的麻辣烫,在配一点小啤酒,哇,真是胜过神仙呀。想想就开心呢,是不是呀,大哥哥?”

迟雨橙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口中呼出来的白气很快消失在无边的旷野里,毕竟她也好久都没吃到这么爽口的食物了。

可是,这一次,史泽豪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立即答复她,过了好一会才摇着头说:“这个不行,说点其他的。”

她显然有些失望,本来满脸欢喜地看着他,本以为马山就可以吃到心心念念的东西,可是一腔热血却被史泽豪一盆冷水浇过来,完全熄灭了。

她垂头丧气地低着头,左手弄着右手,头上绾着的丸子头高高地翘起,格外的显眼。

史泽豪长叹一口气,问:“怎么,不高兴了?”

迟雨橙依旧低着头看也不看他一眼,“嗯。”

此时,他打算抽一根烟来着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衣服上的包,却空荡荡的。就连一根烟,一大打火机也找不到。

随后,他弱弱地缩回手来,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他埋怨道:“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任性,身体是自己的,一点都不知道爱惜。”

毕竟这样的东西能够少吃还是少吃一点为好,吃多了对身体是没有好处的。

迟雨橙委屈地抬起投来,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做出祈求的动作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拜托啦,大哥哥,人家好不容易今天想吃,别的任何东西都没有胃口,而且难以下咽!”

她之所以这样说确实有些离谱,还有些无理取闹,赤裸裸地在挑战他的底线。

史泽豪狠狠地白了她一眼,表示不会作任何退让。

迟雨橙见假扮可怜真是一点都不起作用,她得软硬兼施再想其他的办法。

果然,灵机一动,她以她那少女拥有的优势,闪烁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地咬着嘴唇,手拉着史泽豪的手撒娇地摇了摇,用那嗲声嗲气的口吻说:“大哥哥,你就答应人家这一次嘛。就这一次而已,好吗?”

史泽豪依旧像一座碉堡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又深情款款地注视着他,随后举起手来说:“我发誓,就这一次,好不好嘛?”

史泽豪表示无奈,毕竟女孩子的“就这一次”其实是代表很多次,好吧。

可是,要是他不答应的话,她就会一直哀求下去,像唐僧的“紧箍咒”一样,耳朵没个清净。

他凝神半刻,眼睛望着远处,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被你打败了!”

迟雨橙激动啦老半天:“这么说,你答应了。还是去原来那家吗?”

他摇摇头,好一会才微笑着提议说:“外面卖的不卫生,我来做给你吃吧?”

“哇,太好了。”她拍着手欢呼着,这样的场景跟小时候一样容易满足,开心快乐。她那清脆、甜美的笑声在旷野中飘荡,好像春天到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