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69章 深藏不露呀

得到史泽豪的允许,她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瞬间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欢呼雀跃。

她拉着史泽豪的手,提议道:“我都饿了,咱们快回去做吧。嗯,就去我家做吧,这里离我家最近了。”

“嗯,可以。”

“那咱们现在就去菜市场买食材吧,一来一回还要一段时间呢,咱们得抓紧时间,等会就来不及了。”迟雨橙恨不得马上就能吃到一样。

看着她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一样,他打心眼里跟着高兴,为了满足她的愿望,史泽豪拉着她大步走去:“走吧。”

两人一边向车子走去,一边计划着买些什么新鲜的蔬菜瓜果。

“大哥哥,我想吃特辣的。哎呀,说得我都流口水了,以前每次都是你看着我在吃,既然今天咱们自己做,你也陪我一起吃吧?”迟雨橙挽着他的手,娇滴滴地说道。

“陪你吃可以,不过,特辣可不行。最多微辣!”史泽豪板着个脸说。

“中辣?”迟雨橙试探性地问道。

“那就算了,今天谁也别想吃!”史泽豪见她得寸进尺,自己也道高一丈反驳道。

迟雨橙还是见好就收,弱弱地说:“微辣就微辣,有什么了不起的。改天你不在的时候,我自己做,一定要特辣的才过瘾。”

史泽豪歪着头瞟了她一眼,以严肃的眼光看着她,叫人头皮发麻。言外之意,要是你敢就试试看。

她拗不过史泽豪的倔脾气,尴尬地笑笑,紧紧拽着他风衣的袖子,讨好地说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啦,没有你的允许,我哪敢呀?”

“这还差不多。快上车吧,里面暖和一点。”史泽豪冷酷的脸才这放松下来,走到车前将车门打开。

迟雨橙嬉笑着上了车,正经八百地坐着,好像要赴一场盛宴一样,充满了仪式感。

大概是外面太冷的缘故,菜市场里面冷冷清清的,除了卖菜的人很少看到顾客。

所以,两人很快就把要的东西准备齐全了。

两人回到家后,屋子里空荡荡的,迟雨橙这才想起来,今天母亲要去舅舅家办些事情的。

不过,就他们两个人,没有其他人打扰,倒是难得的温馨时光。

迟雨橙将东西放好后,把烤火器打开,没过多久,屋子就变得暖和起来了。

她脱下厚厚的外套,一边将围裙穿在身上,一边跟史泽豪说:“我们家屋子很小的,你可能会有些不习惯吧?”

史泽豪走到她身后来,帮她把围裙系好,说:“没有啊,我倒是觉得这样小小的一间屋子特别的温馨。我还觉得我那里太宽了,怪冷清的。”

她笑笑:“这就是围城的含义了吧,里面的人羡慕外面的生活,外面的人羡慕住在里面的人。真是充满矛盾。”

“就是呀,咦,怎么有股清香味飘过来?”

隐约间,史泽豪好像闻到了一股花的香味,不觉好奇地问道。

“哦,上次你过来的时候不是买了玫瑰花么,没想到花期这么长,还开着呢。咯,就在那里。”她顺手指着花瓶的位置对着他说。

“原来如此,不过味道蛮好闻的。要是喜欢,改天我再给你买些过来。”

“不了,干嘛这么浪费,光是看看,有没有实用性。别买了,太浪费了。”

“呵呵,节约是好事,但还不至于连花都不让买吧。我知道你喜欢花,这点爱好还是要满足的。”

“好吧,随你。”

两人在厨房里,迟雨橙负责择菜,史泽豪害怕她弄到手,便负责洗和切。

其乐融融的,就好像过日子的小夫妻一样。

“大哥哥,你很少下厨吧,我看家里这些事情都是佣人在做?”迟雨橙低着头择菜,跟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嗯,现在的确是很少时间做。一来,工作一天太累了,确实不想动弹。二来,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吃饭,回去之后一点家的温馨都没有,所以也懒得做。”

史泽豪利索地切着土豆,看来刀工不错,接着说:“不过,小时候跟妈妈在外面住的时候经常自己做饭。因为妈妈要出去工作,家里做饭的任务当然只有交给我了。后来,我留学的时候也是自己做饭吃,外面的吃不惯,而且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消费也太贵了。”

“哦,难怪,我就是看你在厨房里一点都没有感到陌生,反而很得心应手的样子。”

闻言,他傲娇地说道:“那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

史泽豪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墙上挂着一个粉色的菜篮子,特别的精致。便好奇地问道:“这个很特别,在哪里买的。”

迟雨橙笑笑:“不是哪里买的,而是我自己做的。”

“你做的?”

史泽豪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东西在他看来应该是那些七老八十的,手艺特别精湛娴熟的“老手”才做得出来的。

迟雨橙淡定地笑笑:“这些都是我从野外找回来的野草,你别看那些草虽然长得不怎么样,可是已经加工出来,就好像明星经过包装一样,瞬间大变样呢。”

史泽豪放下手中的菜刀,在墙上将篮子取下来,拿在手里仔细地打量着:“真是不可思议呀,原来我觉得你会做衣服已经很了不起了。原来还深藏不露呀?”

“那当然了,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史泽豪又有些好奇了,问道:“可是,我记得很少有粉色的野草呀。这上面的粉色是怎么弄上去的,用它来装菜,万一染上颜色吃在肚子里可不安全啊?”

听了他的疑惑,迟雨橙更是觉得有些好笑了:“你们大少爷当然不懂咱们平明百姓的智慧啦。这不是草的颜色,也不是什么颜料涂上去的,是我用的一些可以使用的鲜花捣碎之后,将它浸泡在里面做成的。”

“啧啧啧,真是心灵手巧啊。”史泽豪不仅夸赞道。

他又看了看厨房里的其他摆设,桌布也跟他以往见到的不一样,是一些用碎花布做成的,镶上蕾丝花边的:“这些也是你做的吗?”

“嗯,以前家里条件差,舍不得花钱买这些。所以,我跟妈妈就用客人做衣服剩下的碎布来做这些,能省一点是一点。”

此时,他不知道该说谢什么,虽然有些心疼,但是也为她的智慧和乐观感到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