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72章 鞋合不合脚自己知道

迟雨橙手被烫伤了,史泽豪只好一口一口地喂她吃东西。

尽管吃得很慢,迟雨橙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突然她好像想起什么事情来了,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说:“对了,我昨天看到小源的朋友圈,她好像最近过得不是很好。”

“嗯。”

见史泽豪这样淡定,迟雨橙有些犯疑惑了:“你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史泽豪又给她夹了一块菜喂在嘴里,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很久的事情了。”

“很久,什么事?”

史泽豪见她是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了,也不跟她兜圈子,放下手中的筷子,端起开水喝了一口,说:“他俩在闹离婚!”

“离婚?”迟雨橙差点被辣椒呛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出话来,她满脸通红,连忙找水喝。

她端起史泽豪递过来的开水喝了一口,随后又缓缓神,接着又问:“可是,上次见他们感情不是挺好的吗?”

此时,气氛变得很安静,史泽豪想了想才说道:“那是表面上。”

被他这样一说,迟雨橙瞬间没有食欲了,她再无心情吃饭了,有些哀怨地叹息道:“可是,万一他们真的离婚了,雅儿怎么办?她还这么小的年纪,加上又生了那样的病,将来可怎么过呀?”

她的眼里毫无预兆地掉下了眼泪,独自伤神,她虽然跟雅儿只见过一面,但是却跟那孩子有缘,她是打心眼里喜欢。

如今她的父母走到分道扬镳这一步,迟雨橙真是为她感到伤心和难过。

史泽豪见她如此,除了安慰她好像也做不了什么。

“好了,别难过了,虽然我们都不愿意这样,可是咱们毕竟是外人,帮不了他们什么忙的。”

“可是,我一点都不想看到雅儿受到伤害。”迟雨橙哭诉着。

“哎,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我们并不真正了解他们的想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啊。”史泽豪的话里也带着惋惜和无奈,戚然是他最好的朋友,看他这样也是于心不忍的呀。

迟雨橙突然灵机一动,眼睛放射光芒,激动地拉起他的手,说:“要不,我们去劝劝他们,或许还有缓和的余地?”

“能行吗?”史泽豪有些怀疑地反问她。

“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呢?我们明天就去,好不好?”迟雨橙摇着他的手祈求道。

史泽豪犹豫了片刻才说:“明天恐怕不行,后天吧,我提前跟戚然打声招呼,免得过去太唐突了。”

“嗯,那太好了。”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

迟雨橙原本以为是自己的铃声响了,掏出手机来看,手机屏幕是一片黑色,并没有来电提醒。

此时,史泽豪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响了。他微笑了一下说:“什么时候咱俩的铃声变成一样的了?”

因为刚才接了白薇薇的电话,他以为大概又是她打过来的,所以不紧不慢地拿出电话,谁知一看,原来是戚然打过来的。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他的眼里全是意外,不过很快接通了电话,问:“喂,戚然?”

戚然的语气淡淡地,整个人提不起精神来,软绵绵地说:“泽豪,出来喝一杯吧?”

“喝酒?”

“嗯,心累啊。”纵然隔着屏幕,史泽豪和迟雨橙都听出了他的疲惫,无时无刻不在叹息。

“你现在在哪里,酒吧吗?你就在那里,千万别乱跑,我过来找你......”听戚然说话的语气,史泽豪有种不祥的预感,以他对戚然的了解,他不是一个容易自暴自弃的人。

如今这个样子,一定是撑不下去了。

史泽豪不禁担忧起来了。

“没呢,我在家。”

闻言,史泽豪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又赶忙叮嘱说:“好,我马上过来。你就在家里等我,我一会就过来。”

挂完电话后,史泽豪起身就要走,一面不忘嘱咐迟雨橙说:“橙橙,我得马上去趟戚然家,我担心他会想不开。他这人最在乎的就是跟小源这份感情了,如今撕破脸了,我怕他会接受不了.......”

还没等迟雨橙开口,他就在衣帽架上取下大衣,利索地穿上就要往外走。

“你手受伤了,记住别碰水,把伤口保护好了,千万别再感染了免得二次受伤,知道吗?我走了。”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迟雨橙也跟着站起身来,拿起羽绒服穿在身上,随之以最快的速度将鞋子换好。

史泽豪见状说:“不行,外面太冷,你就在家里等消息就是!”

迟雨橙此时脾气也上来了,根本不听他的劝,坚持说道:“我要去,你去劝劝戚然,我也要去安慰一下小源,而且我放心不下雅儿。大哥哥,你就带上我一起去吧?求求你了,我一个人在家也不会安心的。”

此时已经没有再多的时间给他们俩争辩了,史泽豪索性点点头,带上她一起往戚然家赶去。

坐在车上,尽管史泽豪已经开得很快了,迟雨橙却依旧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好慢,她恨不得自己能够插上翅膀直接飞了过去。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迟雨橙心神不宁看看外面,又看看史泽豪,焦急万分,说:“大哥哥,戚然家怎么这样远啊?我记得上次过去的时候好像没用几分钟就到了一样?”

“你那是关心则乱。”史泽豪专心地开着车,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只是偶尔会搭上一两句话。

“嗯,或许吧。”

史泽豪微微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关心地说道:“到他们家还有一会,要不你先在车上睡会,到了我叫你就是?”

“不了。”她摇摇头,说:“我心里装着这事怎么睡得着呢,还不如陪你聊会天呢。”

“那好吧。”

说完,史泽豪一直看着窗外,像是在看什么一样,看得好认真。

“哎,小心。”迟雨橙大叫到,车子险些撞到高速路上的栏杆了,吓得迟雨橙魂都丢了。

史泽豪被她一提醒,也赶忙回过神来,将方向盘打正,也是吓得个不行。

“大哥哥,你在看什么啊,都忘记开车了?”迟雨橙对他刚才的行为有些意外,也有些埋怨。

“哦,没什么,刚才看到个熟人?”

“熟人?这高速路上还有你认识的熟人?”迟雨橙对他的话产生疑惑了。

“你看到刚才那辆车了吗,白色的那辆?”史泽豪示意迟雨橙往前看。

“看到了呀,就是旁边还坐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的那一辆?”

“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辆车是白薇薇父亲的!”

闻言,迟雨橙感到一阵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