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73章 叫我阿姨才是

史泽豪问:“看到了呀,就是旁边还坐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的那一辆?”

“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辆车是白薇薇父亲的!”

闻言,迟雨橙感到一阵惊讶!

“可是,白薇薇母亲我们是见过面的,虽然长相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至少没刚才那人这样年轻呀!”

史泽豪微微抿了嘴,说:“嗯。”

迟雨橙不敢接着往下想,毕竟豪门家的事情有多少是她看得懂的呢?

大约半小时过去了,两人来到了山庄。

再次来到这里,迟雨橙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感觉心里凉飕飕的。她还记得不久前来的时候,戚然夫妻两人很热情地招待了他们,所有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可是现在,却是物是人非。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室外的温度更低了。

史泽豪看她这样子,牵起她的手径直往里面走去。

客厅里,戚然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目光无神,满脸胡茬,正生无可恋地喝着闷酒。

史泽豪两人大步走上前去,他一把将戚然手里的酒杯抢走,大声说道:“戚然,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你?”

戚然见是自己的老朋友来了,两行热泪滚落下来,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心里难受啊!”

一个往日阳光开朗的男子就这样在他们面前老泪纵横,看了不由得叫人心痛。

史泽豪见四周空荡荡的,便随口问了一句:“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行,小源和孩子呢?”

这也正是迟雨橙所关心的问题,她急切地想知道她母女俩现在怎么样了!

戚然朝着卧室的方向指了指,毫无生机地说:“在里面呢!”

史泽豪朝着迟雨橙看了看,随后点点头。

迟雨橙便没多说什么便径直往里面走了进去。

们是虚掩着的,她直接把门推开了,走进去的时候,只见小源正抱着孩子坐在床上,她怀里的雅儿已经睡着了。

为了不把孩子吵醒,迟雨橙小心翼翼地走进去轻声说道:“小源姐!”

小源闻声,抬起头朝她看看,顿时豆大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她本来准备起身的,可是看看怀里的孩子她只是指着床边喊她坐。

迟雨橙看卧室里有凳子,便拉了一个过来在小源身边坐下。

她小声地问:“小源姐,你跟戚然哥是不是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

小源刚刚止住的眼泪,一听到这样问,又泣不成声了。她抽泣着,说:“其实是孩子的事情!”

“孩子?你是说你们走到这一步是因为雅儿?”

迟雨橙顿时感到不解了,她原本以为是他们之间出现了裂痕,却怎么也没想到是雅儿。

雅儿这孩子虽然患有自闭症,但总的来说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不会给大人增加太多压力的。

迟雨橙床头柜有纸巾,连忙给她递过去,小源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这些年来我们为治好这孩子也是跑遍了全国各地的医院,能看的都看了,可是一点都不见效。眼看着同龄的孩子都上学了,我们家雅儿还在家里,我心里也着急啊!”

迟雨橙连连点头,说:“小源姐,这种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这都是为人父母的心情,可是,为什么牵扯到离婚上来了呢?”

“这不是眼看着一点希望都没有吗,戚然……戚然他居然想放弃了,还要我再生一个……”小源悲痛极了,说,“雅儿是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她可是我的命根子,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了呢?”

迟雨橙听到这话也是瞬间来气了,身为女子,她虽然还没有经历为人母的辛苦,但是看也看得出来,小源对雅儿是有多么的在乎和不奢望。

看着雅儿熟睡的样子,粉嘟嘟的小脸蛋,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虽然在睡梦中,可是偶尔还是会动一动。那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她突然为小源感到不公,想为她打抱不平,气氛地说道:“戚然哥真是的,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太不应该了,我去找他算账。小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来的。”

她起身就要走,却被小源拦住了,急忙说:“橙橙,别去。他这个时候心情肯定糟透了,你再去骂他的话,我怕他会受不了的。”

闻言迟雨橙感到非常的意外,既然作为当事人她都这么说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去闹呢。

可是,她明显感觉到小源心里还是护着戚然的,要不然她不会这么做的。

“小源姐,你这是何苦呢?”迟雨橙看着她感到莫名的心疼,或许打心眼里说,她是不愿意离婚的吧!

“嗨,这些都是我的错,我没能替他们戚家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是我没做好……”

“小源姐,这些不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自责?而且雅儿这么可爱,她像天使一样纯洁无暇,是上苍给你的礼物,你为什么要妄自菲薄呢?”对于小源为什么会这样想,她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想来小源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为什么想问题会这么偏激呢?

小源摇摇头,从床上拿了几张纸出来给迟雨橙看:“这是我们的离婚协议书,内容都起草好了,孩子归我,其余的我都不要。我可以失去一切,但是不能失去孩子!”

此刻她的眼神跟刚才变得完全不一样,里面透露着坚定和坚决,是一个母亲守护孩子的坚强信念。

“可是,以后一个人照顾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小源姐你真的想好了吗?”

小源摇摇头,说:“没有?”

“那为什么?”迟雨橙又问。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虽然的确很辛苦,但是为了雅儿,一切都值得。”她抬起头望着天花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不让它流下来。

随后迟雨橙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两人都是一阵一阵沉默,但沉默背后却有着说不出,不为人知的心酸……

或许是两人的谈话有些激动,小源怀里的雅儿醒了,睁着眼睛睡眼惺忪地,看到迟雨橙居然站在面前,有些激动地说道:“橙橙姐姐,你怎么来了,太好了?”

迟雨橙摸摸她那可爱的小脸蛋,打趣发道:“你应该叫我阿姨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