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75章 走着走着就走散了

戚然见自己已经服软跟小源道歉了,可是对方依旧不理自己,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自己已经无计可施,便向史泽豪投去求救的目光。

无奈,史泽豪向他耸耸肩,言外之意,自己闯的祸还得自己去承担。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旁人最多只能劝解几句,心结还得由他自己去解开。

他继续拉着小源的衣服,哀求般地说:“小源,都是我一时冲动,我不该跟你离婚的。你知道的,我最在乎的就是你了,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的啊!”

“求求你,原谅我吧?”

“我以后再也不敢提这事了,既然你不想再生一个孩子,咱们就全心全意把雅儿照顾好就是,别的我再不会多想了。”

......

尽管好话说尽,小源都依旧无动于衷的样子。

史泽豪两人本来也打算联合起来“整治”戚然一番的,可是见他态度如此端正,也是诚心悔过,便再不忍心“折磨”他了。

就在迟雨橙打算开口劝解小源的时候,她突然转过伸来,从包里掏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来,打开后一把仍在戚然的面前,表情严肃,决绝地说:“戚然,我如你所愿,咱们离婚吧。今天刚好当着泽豪和橙橙的面,他们也算咱们的离婚见证人吧,咱们就把这事给解决了吧!”

戚然一听这话,整个人都僵了,对句话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五雷轰顶,晴天霹雳,虽然嘴上嚷着要离婚,可是真到这一步还是叫人无法接受的。

他大叫一声:“不!我死也不会离婚的,绝不!”

显然小源并没有被他的话吓住,而是淡定地说:“我知道,雅儿和我对于你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这些年来你也承受了太多的东西。一面要考虑我和孩子的感受,不想让我们受到丝毫委屈;一面你还要面对家族施加来的压力,至今我都没有为戚家生下一个儿子,紧有的一个女儿还是这样,我知道你的心已经快承受不住了。所以,为了让你得到解脱,我选择放手。”

小源的一番的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其实或许戚然背负着一个家族的使命,和一个作为丈夫的担当。可是,从小源的角度来说,他又何尝轻松。

迟雨橙看着她坚强的样子,强忍着一滴泪都没有落下来,真是心疼极了。

此时,戚然也难受得不行,他不能答应小源的要求,因为只要一答应就意味着他将永远失去她。

他的手握的紧紧的,痛苦极了,说:“不,我宁愿成为家族的罪人,我也不愿失去你。”

“可是你是戚家的独子,这样做是很不孝的?”小源说。

“不孝又怎样,我是跟你过日子又不是跟戚家人......”

小源见戚然不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眉头紧锁,表情痛苦,她瞬间又于心不忍,表情变得柔和起来:“戚然,签字吧,签了字你我就解脱了。离开我以后你再好好找一个对你好的人,你已经辜负了我们就再别辜负下一个女孩子了。好好对别人,让她给你生一个儿子就是。”

戚然手一挥,激动地说:“除了你我谁都不要,我不要什么儿子,我只要你和雅儿。求你别离开我!”

他说完话后,屋子里变得特别的安静,他们几人都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前几天妈已经跟我提过这事了,人都已经给你选好了,就等着我搬走呢!”

“什么?”戚然瞪大眼睛望着她。

“你说妈找过你,是她逼着你跟我离婚的是不是?”

小源看向窗外,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说:“戚然,你冷静一点。妈她并没有逼我什么,这是我资源的,你别怪妈。她也是为着戚家的前途着想,家族的企业将来不能没有人继承的,换做我,也会这样。对了……你的胃老是会疼,药我都买齐放在原来的柜子里了,你要记得随身带在身上。还有,别老是加班到很晚,身体要紧,熬夜伤肝......我走后,你要是想雅儿,你就提前打电话给我,我会带她回来的......”

此时小源早已经泣不成声。

戚然原本还对他们的婚姻抱有幻想,还在心里头盘算着怎么挽回,可是,小源的决绝让他感到心灰意冷。

雅儿看着自己的负母亲哭成这般泪人,似乎被吓到了,哇哇地大哭起来。

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妈妈,看着戚然请求道:“爸爸妈妈不要,雅儿不喜欢你们哭。”

迟雨橙见状也不忍心,连忙劝解道:“是呀,小源姐,刚才我们是逗戚然哥玩的。我们是真心希望你们和好,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就原谅戚然哥,给他一个机会吧?”

可是小源却苦笑道:“橙橙,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不过日子是自己过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些年来,外人看着我过得光鲜亮丽,可是实际上只有我自己清楚,我失去了自我,强颜欢笑,我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这一次,我想为自己活一把。”

随后,她转向戚然说:“签字吧,东西我都收拾好了。签完字,我就带着雅儿走。你冬天的衣服我都给你全部放在衣柜里了,你再不要丢三落四了,记住不要为了显示风度而穿那么少的衣服。”

戚然红肿着眼睛看着小源母女俩,孩子正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他颤抖着双手,一只手拿起笔,一只手拿起协议书,准备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不要啊!”迟雨橙大喊道。

“就是呀。”史泽豪附和道,“小源,我跟你也算认识多年了,这些年来你受委屈了,我都看在眼里。可是,我希望你不要轻易放开戚然的手,他对你是一片真心,这次的侍寝确实是他欠缺考虑。我不希望看着你们走着走着就走散了,好可惜......”

还没等史泽豪话说完,戚然就一把拿起协议书撕得粉碎。随后一把将小源母女俩搂在怀里,嚎啕大哭。

这一幕把众人都看呆了,不过惊喜之余还多了许多感动。

大家都在担心,在害怕,万一戚然一时没忍住真的签了字,那就是真正伤了大家的心了。

迟雨橙暗自为他这一举动竖起大拇指来,其实他早该这样了,白白叫大家为他担心。不过,不经意间她好像看到小源嘴角露出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