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87章 彩色的流星雨

史泽豪炙热的吻像一股热浪一样侵袭着她的全身,迟雨橙所有的细胞都被唤醒。

她微微转过头来,桃粉色的薄唇轻轻扬起,将他的唇瓣围绕。

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同时也在不经意间加快了速度。

“就让时间在这一刻停止吧!”

“嗯,就让我们多享受一下吧。”

史泽豪再次将她揽在怀里,柔情似水,含情脉脉地:“我们来放烟花好吗?”

“烟花?”迟雨橙见他二人都是两手空空地,便半开玩笑地说,“哪里有烟花?”

“我当然有办法了。”

“大哥哥你是叮当猫吗,包里好像可以装下全世界一样。”

史泽豪傲娇地仰起头,自信满满地说:“那当然,只要你想得到的,或是想不到的,我都会为你准备好。”

说完便拉着她的手往一个特定的地方走去。

那是一片很宽敞,很空旷的地方。

他将她安置在一旁,自己向前走了几步,随后蹲了下来,从包了掏出一个打火机来,将事先准备好的烟花点燃。

瞬时间,在这寂静的山顶,淡蓝色的星空里,浩瀚的宇宙下,绽放出一朵朵巨大的七彩靓丽的花朵来。它的花瓣渐渐散开,像彩色的雨滴一样,又像落英缤纷一样,缓缓坠落下来。

迟雨橙看得有些入神了,她完全被这样的美景吸引住了。或许,大概是因为它们太过于美丽,以至于让人遗忘了它绽放时带出来的巨大声响。

不知道什么时候,史泽豪已经悄然来到她的身旁。

这一刻,两人并肩站在一起,他们的目光朝着同一个方向看过去,两人一起一起看着这稍纵即逝的美丽。

这一刻,浪漫极了。

迟雨橙将头倚靠在史泽豪的肩上,斜着头看着五彩缤纷的天空,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油然而生,大概是因为山上的气温越来越低,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史泽豪下意识地搂紧了她,情意绵绵而又关切地问道:“冷吗?”

她摇摇头说:“不冷。”

史泽豪又说:“烟花虽然美丽,可惜就是太短暂了。”

她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他宽广而温暖的怀抱里,仰望着不停绽放开来的烟花,眼睛湿湿地说道:“不可惜,烟花虽然短暂,可是它带给我们的却是永恒的美丽,它是幸福的。”

烟花好像永无止境地在天空下尽情地绽放,它放射出来的光芒将他二人的脸蛋都照成五彩的颜色了。

迟雨橙及其贪念地凝望着这一刻,她生怕自己遗漏了哪一个细节。

因为,她想让今晚永远,并且毫无保留地名记在心里,直到永远。

她感谢史泽豪为她所做的一切,感谢命运让他们相遇。

那一刻,她的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感恩,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后双眼紧闭,双手合适,呢喃道:“我会永远记得今晚,曾经有人对我那么好,我也会对他好一辈子的。”

“自言自语什么呢?”史泽豪打趣道。

“我在许愿!”迟雨橙睁开眼睛,定定地说。

“许愿,没有流星怎么许愿?”史泽豪以为她在说胡话,笑道。

“有!漫天都是流星啊!”

闻言,史泽豪条件反射氏地抬起头来,果然,天空正滑落着无数彩色的流星雨,美丽极了。

“哦,原来是这个呀。许的什么愿望,说来听听?”

“不说,愿望哪有说出来的呀,说出来就不准了。”迟雨橙俏皮地把身子扭到一边,撅着嘴巴说道。

“嗯,真是小气。”

“小气就小气,怎么了?”

......

第二日的清晨,因为还要感到学校上课,迟雨橙早早地醒来了。

因为昨晚回来太晚的缘故,她只能回到蓝汀别墅休息。

昨晚玩得实在太开心了,以致于烟花散落下来的石子落在头上都不知道。

所以一早醒来,她便洗了个热水澡,将一身的尘埃洗净,好迎接新的一天。

换下礼服,脱下高跟鞋,她又换上朴实无华的校服变回普普通通的迟雨橙。

准备好之后,她想早一点出门,错开高峰期回到学校。

就剩下随后几天就期末考试了,虽然该上的内容的上完了,可是任课老师还得带着大家重温一遍课本,将重点知识重新梳理一遍。

因此,这几天的课程尤为重要,一天都不能缺席。

为了不打扰到史泽豪,让他多休息一会。她不打算跟说道别,而是背起双肩包,打算悄悄地走下楼。

她轻手轻脚地打开了房门,正准备走出去的一霎那,突然一个高大的黑影站在自己的面前,差点把她吓一跳。

她顺着这人抬头看过去,原来是史泽豪已经穿戴整齐,西装笔挺地站在他面前,看着她像是“做贼”一样,不禁觉得好笑:“准备出逃?”

“嗯,被你发现了不是。怎么起这么早,不多休息一下吗?”迟雨橙原本弯着的腰,此时站直了起来。

“走吧,我送你去学校!”史泽豪挥一挥手,说。

“不用了,大哥哥,我俩根本就在两个不同的方向,一点都不顺路的。我自己坐地铁过去就可以了,你快去上班吧,免得等会迟到了。”迟雨橙一点都不想麻烦他,她总认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尽量少给别人添麻烦。所以,婉言拒绝了。

迟雨橙皱了皱眉头:“这么早,你叫我去公司睡回笼觉吗?家里岂不是更暖和一点?”

“哦,也对啊。那走吧,免得在公司睡了着凉,我就勉为其难搭个便车吧。”说完,迟雨橙便“咯咯咯”地笑起来了。

史泽豪没好气地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假装生气地说:“哦,那我还得感谢你不是?”

“对呀。”

“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服了你了!”

史泽豪虽然嘴上在“责备”,手却骗不了人,他伸出一只手来,将她肩上沉沉地书包拿在手里;另一只手则拉着她往楼下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说:“时间还早,我叫李婶准备了早餐,吃力再走也来得及。你身体本来就营养不良,不能不吃早餐。”

“哦。你怎么知道我准备不吃的?”迟雨橙像小偷被警察抓到,坦白从宽一样说道。

“我是谁,我就是如来佛,你这孙猴子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吗?”

迟雨橙悄悄低下头去,不再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