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88章 新包包

用完丰富的早餐后,迟雨橙感觉知足极了,不仅是胃里,心里也是暖暖的,两人神清气爽地出了门,史泽豪直接开车把她送到了学校。

因为不用来回倒乘公交车和地铁,余下了时间,因此她到学校的时候时间还格外地早。

来到教室,四周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不过她经常都会提前来到教室,所以,对这样的情况也是见怪不怪的了。

按照惯例,她依旧找了一个靠前的座位坐下,将肩上的书包取下来,然后把要用到的书和笔拿了出来后放在书柜里。

她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没有人打扰,又有学习的环境。

眼看着就要面临期末考试了,她还是有一些小小的紧张。因为学习了这么久,终于到了考核结果的时候了。

所以,一回到座位,她便很快投入到复习内容中来了。

刚开始的时候还看得认认真真的,不过久而久之,她便心不在焉了,慢慢就陷入了沉思。

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昨晚那浪漫的一夜,她一只手杵着下巴呆呆地看着远处,另一只手里的笔什么时候放在嘴里的都不知道,弄得满口的黑色墨水。染在牙齿上,黑漆漆的,就好像牙齿掉了一样。

回忆着甜蜜的时光,她一边想一边傻笑。

“嘿,迟雨橙!”

突然身边传来一个声音,将她惊了一下。

陈晨突然的出现将她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迟雨橙定一定神,微笑着向她眨了眨眼睛,淡定地说道:“陈晨,你是打算吓死我呀?”

只见陈晨穿一身粉色羽绒服,背着一个新买的单肩包,有些臃肿地站在她旁边,双手叉腰笑道:“是你想得太出神了好吧,我可没打算吓你的。怎么,大清早的就想你家男朋友了?呵呵呵......”

说完又哈哈哈大笑起来。

“哪有,咦,今天难得心情这么好,又买新包包了,很漂零啊?”迟雨橙看了一眼她肩上的包,不管款式还是做工都是上层的,她不禁夸赞了一下。

陈晨刚才还大大咧咧的,突然一下子变得羞涩起来,白皙的脸蛋逐渐犯上一圈红晕。

嘴巴微微地动了动,欲言又止。随后,她索性将包取下来放到桌子上,坐在迟雨橙的身边。

迟雨橙见她跟平时有些不一样了,以前就是一个女汉子的形象,她都不怎么穿颜色鲜艳的衣服,大多以中性为主。今天倒好,竟然变得淑女起来了,于是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问道:“怎么,突然转变风格了?”

陈晨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特意将声音压低了来说:“嗯,这个包是他送给我的。”

话音刚落,便迅速地把头转到一边去了。

两人距离这么近,迟雨橙当然把她脸上所有的微妙表情都一览无遗,她眨巴着眼睛,故意跟她开玩笑道:“他?哪个他?”

谁知陈晨娇羞地往她肩上拍了一下,红着脸说:“讨厌,你说还有哪个他?”

“哦哦?原来是这样,交男朋友了?”迟雨橙笑着打趣道。

“嗯嗯。”陈晨一个劲地点头。

“哎呀,真好,恭喜恭喜呀!这包可是某知名品牌呀,看来他对你可真是好呀。”

“就是,他知道我喜欢这个品牌,所以就在我过生日那天送我了。当时可把我感动死了,眼泪都流了几大筐呢!”陈晨面带夸张表情地说道。

“嘿嘿,我说你呀,怎么就那点出息,人家才送你一个包就高兴成这样子,那要是再送点什么奢侈品,你打算怎么办?”

迟雨橙本来还为她感到高兴的,可是,没想到她却为了这点小恩小惠就兴奋成这样子,不得不说有一点点感到失望。

“嗨,那有什么,‘凉拌’呗。既然两个人在一起,我花他的钱那是理所当然的了。不然,难道这钱还要我自己出不成。”

“嗯,这是个人看法不同的问题吧。”迟雨橙只有表示无奈,不再多说。

陈晨见她低下头去不理会自己,又拉挽着她的胳膊说:“等会再看嘛,聊会天嘛。对了,我记得你男朋友可是什么总裁呀,你有没有时常让他给你买东西?”

说完,陈晨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她,等待她的答复。

迟雨橙泯然一笑,摇摇头说:“说实话,跟他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还真的没有跟他开口要过什么东西,很多东西都是我自己掏腰包买的。我不喜欢手心向上的感觉,那种滋味不是很好。”

“啊,不会吧!”陈晨张大嘴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她,她双手杵着下巴,似信非信地说:“他这么好的条件你不从他身上捞点那不是太可惜了吧,说得难听点,要是哪天你俩分道扬镳了,既然感情没有了,至少还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这样才不吃亏吧?”

“嘿嘿,我没想那么多。跟他在一起我从来没想过要图他的什么东西,只要他对我好就比什么都强。”

“你傻呀你,爱情可以当饭吃呀?你就拿我这包来说吧,买的时候一万,等到哪天我不想要了,我还可以拿去专卖店里折旧,至少千把块钱还是有的吧!说白了,只有实实在在的东西才能给人安全感,这你跟他在一起要是他对你好也就算了,那万一对你不好呢,你不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就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呀,真是不开窍。”

迟雨橙白了她一眼:“我可不像你这么物质。”

“嘿,你还别不信。”陈晨没好气地说,“咱们可是好朋友我才愿意跟你说这些的,要是其他人我还不乐意呢。”

“那我就谢谢你了。”

“不谢。可是我们现在还是学生,说白了就是手无缚鸡之力。人家不是都说了吗,百无一用是书生。咱们整天呆在学校里,家里生活费又给得紧,想买点东西也是左向右想得。你说说,要是你想要的东西很贵,咱们又买不起怎么办呢?”陈晨这大道理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她手舞足蹈地举各种例子,目的就是让迟雨橙赞同自己的观点。

可是迟雨橙好像不上道一样,根本不顺着她的思维往下走。

她想了想,然后说:“要是那样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或者是我非常喜欢的,那我就会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先暂时不买,等我做兼职存够了钱再去买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