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89章 活的“教科书”

迟雨橙见她的想法有些偏激了,又带着劝解的口气跟她说道:“就像你说的,咱们现在毕竟还是学生,社会经验少之又少,更是要树立正确的金钱观,不要为了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迷惑了眼睛,将来吃大亏。我觉得学生的天职就是学习,学生就应该把心思花在学习上,用知识和技能充实自己,等到将来有了出息,有了好的工作,有了不菲的收入,那还不是想要什么都可以自己买?”

陈晨先是点点头,很快又摇摇头,满脸疑惑,嘟噜着嘴巴说:“嗯,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可是,我根本就是一个管不住自己的人,加上又是急性子,那还不是一旦有了什么想法,恨不得立马就实现了一样。而且,我跟他现在正处于热恋期呢,多么美好的时光呀,我可不想把时间放在无聊的课本上,你不觉得很枯燥吗?”

迟雨橙微微一笑,继续拿起笔来,无奈地看了一眼陈晨后说:“我倒是不觉得,反而觉得课本上的东西很有趣。虽然都是一些枯燥的东西,可是每看一遍都有新的收获......你呀,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自己的立场,人家说几句好听的话就跑偏了,拉都拉不住。”

“所以我需要一个人来管管我呀。可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他也是个跟我性子一样的人,咱们半斤八两,谁也没有比谁好多少。”

这一刻,听着陈晨的话,迟雨橙才突然领会到自己有多幸运。好在她遇到的是史泽豪这样一个极度自律的人,虽然自己也有不少的缺点,但是在耳濡目染的作用下,她好像也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或许这就是近朱者赤的道理了。

大概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尬聊了一会,便各自干各自的事情了。

两人虽然坐在一起,她却埋着头在背诵重点知识。而陈晨却在仔细观摩她的新包包,拿在手里闻了好久,她似乎很享受那种高档皮革给她带来的“满足感”和“踏实感”。然后她看了又看,似乎怎么也看不够一样。

相比起这样一个名贵的包包,迟雨橙用的那个帆布书包就显得相形见绌了,可是她却没有因此而感到一丝丝地自卑。毕竟这是她在苏珊那里打工挣来的钱买的,自己用着,心里满满是底气。

迟雨橙有些叹息,她还记得刚开学的时候,第一次参加设计比赛,那时候陈晨还不像现在这样颓废。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真是活力四射,自信满满,虽然比赛的难度很大,但还是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

白驹过隙,才一转眼的功夫,好像都物是人非了。

她突然想起一句话来,大学就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在这里过去的成就都将归零,一切都从头开始。

可能有的人当初以非常好的成绩进入这里,可是因为之后的不思进取而荒废了大好的光阴;而相反有些人刚开始的时候虽然平淡无奇,可是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将来走出校门的时候也能熠熠生辉,发出闪耀的光芒来。

教室里的同学越来越多,眼看着马上就到上课时间了,同学们都各自找好位置坐了下来。

“叮铃铃,叮铃铃......”

伴着急促的上课铃声,班主任踏着一阵富有节奏的高跟鞋声音缓缓而来。

站在讲台上,班主任先是扫视了一遍教室,所以面带微笑地说:“真是难得呀,今天同学们可都来齐了,真是给老师面子呀!”

话音刚落,便引来哄堂大笑。

同学们都知道老师的话外之音,这不明摆着说同学们平时逃课的事情吗,同时也道明了自己平日里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好了,安静。”班主任拍了拍桌子说道,“既然都到齐了,那请各位同学拿出各自的书本和笔记本来,老师给大家勾画一下考试重点。”

这话才说完,有些同学齐刷刷地拿出笔记本昂首等着,而有一些同学却直勾勾地看着老师一动不动。

见状,班主任不由得苦笑:“怎么,看着我这些同学,你们是没带笔记本呢,还是平时根本就没记,到了复习的时候什么都拿不出来。”

有些调皮的男孩子扯着嗓子喊道:“老师,没记!”

“嗯,意料之中的事。你们都知道,咱们上课的内容不只是一本书本上的知识,老师讲的通常都是将很多很多的书本知识融汇在一起的。这也就咱们没有一本指定的教科书的缘故。加上老师平时上课的时候,有的课件故意不做,为的就是让同学们在课堂上就把它记住,甚至消化完了......”

此时又有同学提问道:“那老师,您说这咱们既没有教科书,有没有完整的课件,我们上哪去找复习资料啊?这不明摆着要我们挂科吗?”

班主任一脸苦笑,将两只手摊开来,淡定地说道:“早知道要挂科就应该好好听讲的,现在着急有什么用。到时候挂科就只有补考咯!”

刚才那同学哀求道:“老师别呀,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不能眼睁睁看着不救呀。我们可都是您可爱的学生呢,您也是咱们最尊敬、最爱戴的老师呀。”

“哼哼,别跟演苦肉戏,我不吃这一套的。”

此时,就在无望的时候,陈晨却突然站了起来说:“大家不用担心,其实咱们班就有一个活的‘教科书’。”

话音一落,同学都投来好奇的目光,急切地说:“什么活的‘教科书’。”

陈晨看了一眼班主任,随后清了清嗓子说:“大家请看,就是我身边这位迟雨橙同学。她的笔迹是我见过做得做好的了,不仅老师讲过的所有知识都在上面,而且还列举了各种各样的例子在上面,重点和非重点一目了然,特别容易记住。我敢说有了这个作为复习资料,一定能考个好成绩的。”

“哇,真的吗?以前怎么不知道。”

“那太好了。”

“对呀,考试有望了。”

“迟雨橙同学,你的笔记本借给我们复印一下吧?”

“就是,就是呀......”

......

这一刻,迟雨橙整个人都懵了,她不知道陈晨居然会当着大家的面讲这样的话。

虽然自己的笔迹做得不错,虽然陈晨的出发点也不坏,但是她就这样一头雾水,猝不及防地被陈晨推向了风口浪尖,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身上,叫她只有硬着头皮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