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90章 突然闲下来

迟雨橙本来打算“默默无闻”地在人群中做一只“丑小鸭”的,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在陈晨的强烈推荐下,不得已,她的才能再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陈晨这样一爆料后,给许多没准备的同学都带来了希望,所以大家都争相借她的笔迹复印,就连讲台上的班主任也默许了。

就在大家紧张的准备中,度过了他们大学的第一次期末考试。

尽管其中不免有些紧张,不过也算对自己有个交代了。

就这样,她开始了自己轻松而又漫长的第一个大学假期。

在此之前都是马不停蹄地上学,工作。突然一下子停下脚步来,生活变得悠闲起来,反而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

年底了,史泽豪公司也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所以为了不打扰到他,迟雨橙乖乖地在家里带着。

这假期才过了两天,迟雨橙已经时常感到莫名的无聊和空虚了,她觉得浑身的关节都变得紧绷起来,着实让人感到难受。

这天天还没亮她就醒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索性起身来找点事情来做。

她走出卧室,见迟母已经在准备做早餐了,见她出来还有些奇怪,说:“起这么早?”

迟雨橙伸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说:“哎,睡不着,丫头的命呀!”

“嘿嘿。我起来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拿东西都是轻拿轻放的,生怕把你吵醒,没想到你就起来了。”

“就是啊。考试那几天太累了,我就想着考完试我一定要睡个地老天荒,就算天掉下来也不起床。可是,事实上我的生物钟已经形成了,每天到了那个时候就会自然醒,一旦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呀。”迟雨橙走到洗漱间,一边挤着牙膏一边跟迟母说道。

“哈哈哈,起来就起来吧,早睡早起身体好。等会给你煮你喜欢吃的抄手哈。”

“哎。”

“哦,对了,你哥哥昨天打电话给我了,说是他工作上出了点问题。”迟母语气变得有些紧张地跟她说道。

迟雨橙一听,眉毛不自觉地往上扬了扬,满嘴的牙膏泡沫,看着镜子里的迟母说道:“什么问题?”

迟母无力地叹了口气,说:“哎,你说你哥这人是不是时运不济还是怎么的,这才升了科长没多久啊,这隐都还没过够呢,一转眼就被下掉了......”

闻言,迟雨橙感到一阵惊讶。迟柏的职位被下了,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是史泽豪干的,要真是她的话,她还有点点心虚呢。不过,在她的猜想得到证实之前,她还是稳住自己的性子,缓缓说道:“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被下,他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谁知道,我就听他说什么识他单位上有人实名举报他。你知道的,妈大字不识一个,不太懂这些。”

听到迟母的话,迟雨橙才松了口气,好在跟大哥哥没有关系,虽然迟柏平常确实叫人讨厌,可是真要这样干了,一来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还有些于心不忍,二来,将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免得尴尬。

迟雨橙用她那平淡无奇的声音,说:“我哥那样的人说白了就是一个凤凰男,平时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一有点权力和金钱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我估计是他平时跟同事相处太过分了,人家才会举报他。你想想,都实名了,那人家不是明摆着告诉他是谁吗,人家这是讨厌他到什么程度了才会这样干啊?我也真是服了他了......”

面对迟雨橙冰冷无比的回答,本来还渴望得到一些安慰的,迟母仿佛被人活生生泼了冷水一般,她瞬间感到一阵寒潮来袭,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她无助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她本来又想对迟雨橙发一通脾气来的,可是她又突然想到眼下只有自己的妹妹能够拉迟柏一把,她强忍着将怒气压了下去,祈求着说:“话虽如此,可是你也不能这么说啊。他再不对也是你亲哥哥呀,要不你抽空给泽豪打个电话,让他再帮迟柏一下?只要是你开口去说,他准会答应。”

“你说什么……?”

迟雨橙漱好口,将牙刷和杯子放在洗漱台上,她转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迟母,眼神里充满着愤怒:“是我哥叫你说的是不是?”

迟母这人不擅长说谎,一说假话就开始紧张,这一点迟雨橙完全继承到了她的基因。她的眼睛此时根本不敢看着迟雨橙,左右瞟来瞟去,说话吞吞吐吐的:“没,没有。我是想着上次也是他帮的忙,反正都是一句话的事,再帮一次也没关系嘛......”

迟雨橙刚拿起洗面奶准备洗脸的,被迟母一说,差点气得七窍生烟。“啪”,她猛地一下将手里的洗面奶扔得老远,怒火冲冲地说:“一句话的事,你以为这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大哥哥以任说了算的吗,你们厚着脸皮去求人家也就算了。还这样不知道珍惜,不知道收敛,这下好了,透捅娄子了吧,还要人家去给他擦屁股。这做人不能这样吧?”

说完,迟雨的双眼竟然蒙上一层朦胧的雾气来,眼泪也是止不住地往下流。

眼看着自己的话被迟雨橙无情地驳了回来,情商不高的迟母也是再不愿意压抑自己的情绪,跟迟雨橙大吼大叫起来:“你这死丫头,我好好跟你说话,你还蹬鼻子上脸了你。我就不该跟你轻言细语的,害老娘费了这么多口舌。我算是白养你了,叫你帮帮你哥你就推三阻四的,早知道这样我还供你读书干什么,你的书都白读了你。白养你了!”

此时的迟雨橙委屈极了,她感到快要窒息了,眼泪像一条点了线的珍珠项链一样“啪啪啪”地往下面掉,这样的眼泪止也止不住了,她抽泣着说:“迟柏他一年到头都不回家来看你一眼,你却什么都念他的好,而我i这个眼前人,跟你相依为命的人,你却熟视无睹。对,他什么都好,我不对。我的书不用你来供,我自己会挣学费。”

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汹涌而出,迟雨橙一刻也不想呆在这屋子里了。她知道自己平时跟迟母的沟通交流很少,原本想趁着这个假期好好聊聊的,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