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300章 是已经熟透了

迟雨橙和苏珊吃完“午饭”后,又接着继续工作。

苏珊问迟雨橙:“这几天有什么打算呢,马上就要过春节了,准备怎么过呢?”

苏珊这一问,又让她想起早上跟迟母发生争执的事情,她不由得摇头叹气道:“哎,苏姗姐,你说这人为什么这样奇怪呢?没放假的时候吧,渴望着放假;这真正放假了,呆在家里头吧,我跟我妈那是一言不合就开战。我晚上都不想回去了,等会我叫大哥哥来接我。”

苏珊见她一脸愁容的样子,微笑着说道:“是不是又因为你哥的事情?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跟你妈妈大部分的吵架都是因他而起?”

迟雨橙无奈地点点头,再次叹气道:“还是你最了解我,别人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有多不孝呢。简直不可理喻,我都懒得回去!”

“其实这很好理解,就像你说的,虽然这些年你跟你母亲一直生活在一起,可是你忙你的学习,你母亲又为了这个家奔波劳累,两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却甚少沟通。现在你们想缓和这种尴尬的关系,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彼此发生矛盾和冲突是在所难免的。而这个时候,你母亲的感情当然要找个地方宣泄了,他自然而然就会拿你哥的好跟你的不好做对比了。”

苏珊熟练地挥舞着手中的剪刀,眼睛盯着布料上看,头也不抬地说道。

迟雨橙突然眼前一亮,好像一语惊醒梦中人一样,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过错了。她凝神半刻后,说:“那你的意思是,也许是我误解了她吗?”

苏珊点点头:“也不是没有可能,你想想,同时她的骨肉,她怎么会记恨你呢?要不然她就不会又当爹又当妈辛苦供你读书了,你要记住,其实她人不坏。至于你哥哥嘛,正因为他对你们关心太少,得不到的心里才越牵挂。”

那一刻,迟雨橙突然觉得苏珊像是一个心理学家一样,能瞬间将她的心结打开了。

反复回味着她的话,迟雨橙也觉得不无道理,很多时候话赶话,就说出一些偏激伤害人的话来了。或许,就像她说的那样,至少出发点是好的。

苏珊低着头在布料上裁剪,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迟雨橙正在发呆,她接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吧?其实我也有相同的经历,我读书那会可不像你这样住在家里,我很小就开始住校了。所以,很小就练就了独立的本领和习惯。”

“嗯,这个我听你说起过。”迟雨橙附和道。

“可以说,我跟家人相处的日子比你少得多。后来考上大学,四处找工作,也是一个人在外面奋斗。刚毕业那会,我还是一个很穷的大学毕业生,没有钱买房,只能租那种最便宜的房子来住。生活起居都特别的不方便,有时候跟家里通电话的时候偶尔会跟他们提起。后来,突然有一天,我爸妈居然过来找我了,说是我一个人在外面太辛苦,想过来照顾我。”

“那不是很好吗?”

苏珊笑笑:“是呀,我最开始也挺开心的,这么多年了一个人,终于可以感受到家的温暖了。可是,这样的日子却没有持续很长时间......”

说完,她陷入了久久地沉思之中......

迟雨橙好奇地问道:“后来呢?”

那一刻,她发现苏珊的眼角竟然流出晶莹的泪水来,她悄悄地把眼泪擦去,说:“大概是一个人住习惯了,身边突然多了几个人,反而觉得哪哪都很别扭。我突然发现自己跟他们完全交流不了,甚至有的时候生活观和价值观都格格不入。所以,有一天,我妈坐在客厅里在择菜,我就随口问了一句:‘妈,你们什么时候回去,我好给你们买票?’”

“啊?你那是赶他们在走啊,怎么能这样问?”迟雨橙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身经百战的苏珊口里说出来的,她瞪大眼睛望着她。

“是吧,就连你都知道这话不能问,可是我当时就真的不知道呀!我并不是介意他们要住多久,一个月,两个月,半年甚至一年都OK,但是我必须知道那个结点在哪里,我好安排他们的行程和自己的计划。我当时真的没有想那么多,也不知道这话居然会对他们带来多大的伤害。我只记得我妈当时就把菜仍在地上,说我赶她走,然后就哭啊哭,哭得好伤心。”

回忆起往事的时候,大概是触碰到她心里的那条伤疤了,苏珊哭得好难过,好伤心。或许是在后悔当时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也或者是在遗憾,遗憾自己一点都不懂他们。

“那回来你跟他们解释了吗?”

“当然解释了,可是毕竟说出去的话是收不回来的,伤害已经造成了,只能尽量弥补就是。我一个劲地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表达......”

“那以后你对他们好点就是了呀?”

“嗯,可是大概是心里有了这个结,我爸妈后来住了一个星期之后就回老家了。走之前给我买了好多好多的菜,连冰箱都塞不下了。我永远都记得他们回去的那一天,硬是坚持不要我送,说他们可以自己去车站,我刚参加工作,不要因为家里的私事影响到工作......后来,我就真的没有去送他们......”

说到这里,苏珊已经泣不成声。

迟雨橙看惯了她雷厉风行的样子,突然看着这样,也不免动容:“那你有时间经常回去看他们吧,他们会很高兴的。”

“是呀,所以那时候起,我就养成了每天都给他们打电话的习惯,不管有没有话题可聊,聊聊天气,聊聊吃的也好。不过,此从他们回去之后,不知道怎么的,跟我说话竟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再不像从前那样随意了......”

迟雨橙为之一震:“大概,他们是怕说错话惹你生气吧?”

“哎,可能就是这样吧。慢慢地,我也开始检讨自己,从赐改变自己的说话方式,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你认识我之后,还没见我说过什么重话吧?”

迟雨橙突然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这表示姐你成熟了嘛!”

“哈哈哈,是已经熟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