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35章 处理决定

“你是她领导是吧,来得正好,我倒要看看你准备给我个什么说法?”她双手叉腰,气势凌人地说道。

还一面用她的食指直勾勾地指着易军的鼻子,一副很欠揍的样子。

面对女子的咆哮,易军绷紧的脸上挤出一句话来,淡淡地说了声:“我不打女人,不过我奉劝你最好在两秒钟之内把手拿开!”

易军说话的语气寒气逼人,虽然是盛夏,但那十足的气场已经足够将在场的人冰冻起来了。

女子有点出乎意料,甚至心里有些胆怯,见来者不善,灰溜溜的把手缩了回去。

刚才已经吃了眼前亏,要是再失去一根手指拇什么的就太得不偿失了。

她原本以为易军会来不来就低头赔礼道歉,然后转身大骂员工一顿的。

可是,她期盼的这一切竟然一个也没有发生,她心里更是有些不服气了。

“好,你来得正好。”女子心中虽然有气,但是易军来了总比没来要好得多,她又站在自己的立场,将事情的叽哩吧啦地重复了一遍。

易军只听着,并没有立马接她的话。

“说吧,你准备怎么处理你这两个员工,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女子将锁回去的手抱在胸前,那红彤彤的大嘴就像小丑一般,滑稽地看着易军。

冷静了几秒钟之后,易军才开口,说道:“嗯,大概的情况我也知道了。贵姓?职于哪家公司?”

“免贵姓罗,在xxx公司上班。你可快一点,我还等着上班,要是你敢徇私枉法,我可是不干的。”女子又将双手叉在腰上,像是一个泼妇似的准备骂街的样子。

“好的,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说着易军转身走到一处没有人的地方,拿出手机打了几分钟。

迟雨橙和梁媛则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在这之前,要说迟雨橙不知道易军的厉害的话。那么,这一刻,从他凌厉的眼神中,她仿佛看到了杀气,感受到了他的威严。

刚才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在这一刻她才知道锅儿是铁打的,一股寒气袭来,她身上一战栗,终于感到害怕了。

看着易军冷峻的面孔,她和梁媛预感到大事不妙,又联想到刚才两人过激得行为,背上早已经直冒冷汗了。

梁媛更是把头埋得很低,大气不敢出一声,哪里还敢看易军的眼睛。

她平日里就知道易军是一个雷厉风行之人,他的突然出现,可真是把自己吓了一跳。

员工本来就不能跟客户动手粗的,现在撕破脸,大大地损坏了公司形象,她心想,这次闯大祸了。

她在心里担心着自己还能不能保住这份工作哦。

平日里,公司领导再三要求“顾客就是上帝”,千万不能得罪,这下可好了,不仅得罪了,而且还得罪得很惨,两人得饭碗怕是保不住了。

……

女子一面着急上班,但又想要个处理结果。

内心充满了矛盾,她思考片刻之后,决定向老板请个假,干脆把这件事情了解了,否则夜长梦多,一只挂在心里也不是个事。

她拿起电话给她老板打了过去,“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嘟嘟嘟……”

电话没接通,她准备待会再接着打。

就在这时候,易军已经挂完电话,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怎么样?”女子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的第一个处理决定是……你……被加入了黑名单。”易军冷冷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生怕她听漏了一个字。

“什么?你再说一遍?”

“永远不准买我们的系列产品。”易军重复道。

“呵呵,我没听错吧?你把我加入黑名单,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有钱不赚,把客人往外推的!”女子显然充满了质疑,这真是闻所未闻啊。

“我们的客人都是有涵养的,你这样的客人,我们服务不了。”

迟雨橙和梁媛两人都傻眼了,这是什么梗?

“你敢说我没涵养?”女子这一天都在遭受侮辱,她甚至怀疑今天是不是不该出门的,她上前就想用自己尖锐的指甲往易军脸上划。

“叮铃铃,叮铃铃。”就在女子准备攻击易军的瞬间,她的手机铃声响了。

她将举起的手放下,拿起电话,一看是她老板回过来的。

她清了清嗓子,准备轻言细语地请个假,好把这事摆平,“喂,詹总……”

谁知对方却劈头盖脸地骂了起来,“喂什么喂,我真是被你给害死了,我这么大的客户你居然都敢得罪;我的财神爷算是保不住了……”

“詹总,你在说什么啊?我是李丽,是来跟你请假的。”女子听得一头雾水,她以为詹总打错电话了,向对方说道。

“我说的就是你。”

“我?”女子的声音变得怯弱起来了。

“你不用来上班了……”电话的声音很大,以至于旁边人都听得很清楚了。

“什么,你说什么?”

“难道我说的话你听不清楚吗,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也就是,你被开除了?”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什么样的人你自己还不清楚吗?别整天在外面给我丢人,你得罪的是我们的顶级客户,你傻呀,怎么就撞到枪口上去了?”

女子懵了,几分钟之内丢了饭碗,哪里肯呀,她绞尽脑汁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按照国家法律规定,没有正当的理由,公司是不得随意开除员工的。

詹总,我自认为对工作尽心尽力,这些年来,虽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不能随意开除我。”

女子有懵圈了,声音有些发抖,她手里拿着的电话也跟着身体颤颤巍巍地摇晃起来。

“正当理由?损害公司利益,导致公司利润直线下降算不算正当理有?”面对这样一个草包,得罪了财神还不知道,詹总这个时候已经被她气得心脏病复发,快吃速效救心丸续命了。

“詹总,求你给我个机会吧,以后我一定注意,不再给您添乱,行吗?”女子这下急得都快要哭了起来,带着很重的鼻音求情道。

“我哪敢留你呀,人家指明了要开除你,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你好自为之吧,抽空去人事部把离职手续交接一下,至于薪水嘛,我会多开三个月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