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302章 把门关紧咯

正在关键时刻,史泽豪却被迟雨橙猛地推开了,还没回过神来。

不过,她看着迟雨橙的反应,又回想起刚才那一声尖叫,他便很快把目光转移到门的方向去了。

不看还好,这一看真的是吓了一大跳。

目之所急,只见史母正穿着一套平常的居家服,一只手端着燕窝,一只手正遮住自己的眼睛地站在那里。

他挑起眉毛来,因为害臊,手便不自觉地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看着史母,说:“妈,你怎么来了?”

史母吞吞吐吐地辩解道:“妈什么也没看到......我这就走。”

史泽豪见母亲的样子有些滑稽,好笑道:“妈,看都看到了,还狡辩什么呢?没事了,你进来吧!”

听到史泽豪的话,史母这才放心地把手从眼皮上挪开。

不过,她并没有立刻进来,依旧站在门外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外,没好气地说:“你这臭小子,门不关,真是糗大了。”

“好啦,都怪我,都怪我,快进来吧,外面凉。”

史母这才走了进来,史泽豪走上前去迎接她,顺便将燕窝接了过来端在手里。

燕窝拿在手里还热乎乎的,显然是刚熬好的,他好奇地看了一眼史母,问:“给橙橙熬的?”

“嗯。”

史泽豪挽着史母走了进来,史母准过头来本来要跟他说话的,却一眼就看到他脖子上那些深红的激情唇印。

史母本来想发笑的,却又很快忍住了。不过,随后便一个劲地冲着他指指自己的脖子,然后做一些擦拭的动作来。

可是,史泽豪智商好像突然不在线一般,定定地看着史母,看着她做那些叫人看不懂的表情,半天没领会过来。

这下可把史母着急坏了,他总不能当着迟雨橙的脸直接跟他说脖子上有口红印吧?索性在桌子上抽出一张纸巾来,帮他狠狠地擦去,随后将纸上有颜色的一面摆在他面前看:“咯,这个?”

史泽豪这才深吸一口气:“哦哦,这个呀,嘿嘿。”

此时,迟雨橙早已经涨红了脸蛋,羞涩地低下头去一言不发。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为了缓解两人的不适,史母走到迟雨橙面前来,拉主她的手说:“妈也是过来人,没什么好害羞的。”

见迟雨橙沉默不语,史泽豪也走过来将她拉了坐在沙发上。现在静下来两人距离折磨近,他才发现,大概是自己刚才太忘情了,迟雨橙的头发真是凌乱不堪。

趁史母见状没看到的样子,赶紧用手把她的头发重新梳理一遍。

随后也轻声附和道:“就是,就是。妈是过来人,懂这些的......”

为了打破尴尬,迟雨橙也开口说道:“阿姨,我记得刚才你还在陪奶奶说话的。怎么?”

“哦,我想着冬天了,女孩子都怕冷,所以就叫人熬了些燕窝给你端来。谁知来得真不是时候,我看门没关,所以就直接进来了......”

史泽豪原本放在迟雨橙发间的手,也渐渐滑落下来,握住她有些冰冷的手。

他用那带着磁性的生意说道:“就是就是,橙橙的手现在都还是冰冷的呢,就是该好好补补。”

迟雨橙的心里觉得温暖极了,本来有千言万语要说的,却突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史母说:“妈年轻的时候也是经常手脚冰冷,不过好在后来又慢慢地调养起来了。身体是一辈子的事情,半点都马虎不得。”

“嗯,知道了。阿姨,你们对我都太好了,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来报答你们?”

不得不说,史母的燕窝和这些贴心的话,让她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感受到许许多多的温暖。

史母拍着他俩握在一起的手背说:“嗨,一家人说社么谢不谢的。我呀就盼望着你早日成年,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家给我们泽豪了。到时候呀,一家人开开心心地住在一起,早点为我们舔个人丁,我就不像现在这么无聊了。”

“哈哈哈,妈,你是想孙儿想疯了吧你?”史泽豪打趣道。

史母被这样一说,也打开话匣子了:“你还别说,每次我出去的时候,别人都问我孙儿多大了?你说我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说我儿子还没结婚。你看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妈看着被人带着孙子在玩耍,真是羡慕呀。你爸心思又不在我身上,我总得找些感情寄托才是呀!”

还没等迟雨橙开口,史泽豪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嗯,妈,你放心吧。我跟橙橙一定会努力的,我们保准给您三年抱俩,如愿以偿。不过,带孩子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啊,到时候你可别跟我喊累哦!”

史母突然眼前一亮,像是黑暗里看到了曙光一样,兴奋极了:“不会不会,妈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累。来,橙橙,趁热把燕窝吃了。有了好的身体,将来宝宝才会健健康康。”

面对史母的一片热情,迟雨橙也不忍心拒绝,虽然已经吃得很饱了,但还是一口气把它全喝光了:“谢谢阿姨。”

史母见她喝完燕窝,再在这里当电灯泡就显得太不识趣了,她起身告辞道:“那你们两先忙,妈就下去了。”

随后,她又竖起二拇指来,冲着史泽豪说道:“记住,把门关紧咯!”

闻言,两人都尴尬地对视了一眼。

送走史母后,史泽豪拉着迟雨橙重新坐了下来。不过,被这样一打扰,刚燃烧起来的热情又被浇灭了。

迟雨橙再次拿起披肩,把没披肩上的珠子接着穿好。

史泽豪就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她,那样静谧的样子真是好看。

她低着头,跟史泽豪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大哥哥,阿姨这么想要孙子,我们真的要三年抱俩,不是都说好了的吗,怎么今天又提了?”

史泽豪翘起二郎腿,嬉笑着说:“嗨,妈上了点年纪就是这样,爱唠叨。你别介意,不过,妈这辈子你是知道的,过得很不容易,所以想有个人陪陪她也是很好理解的。小孩子天真无邪,而且有事可做,就不会东想西想的了。”

“嗯,我知道,可是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

“咱这不是先哄哄妈开心嘛,至于生不生,不还是我们自己的主意是吧?见机行事就是了,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