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309章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对对对,这个我当然知道。橙橙从小就很独立,做事情一项都很有主张。从没让我们操过什么心,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也是班上的一二名。……唉,说句心里话,这半年来,我常常感到非常的懊悔,让我家橙橙吃了那么多的苦,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称职。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决定把以前的坏毛病通通改掉,从今往后对她们母女加倍的好……”

听着迟父的话,她母女二人不禁为之动容。

迟母更是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可是她拼命地忍住泪水,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来。或许,她等这一天等了好多好多你了吧。

迟雨橙则将头扭到一边,默默地流下眼泪来。

史泽豪见迟父是真心悔过的样子,便也替他们感到高兴,淡淡地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们相信你能够做到的。橙橙她的确是吃了不少的苦头,但是她却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过半个字,也没有记恨过你,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他说话的时候冲着迟雨橙眨了眨眼睛,示意她也说一两句好听的话,不要让自己的父亲太过于尴尬了。

迟雨橙在他的示意下点点头,平静地说道:“嗯,毕竟是一家人,没有隔夜仇的。”

迟雨橙的话总算让精神紧绷着的迟父松了一口气,他原本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手也变得灵活多了,虽然是一句再平凡不过的话了,可是在他看来却是如沐春风。

他的心灵得到莫大的安慰。

迟父微笑着说道:“史先生,既然是一家人了,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以前就是抱着游戏人生的态度,得过且过,从来没想过对我的妻子儿女负责,没有承担起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生活对于我而言,没有负担,没有压力。可是,自从我被关起来了,里面的年轻人欺负我,甚至让我做一些非常不堪的事情,每一天都像在地狱般度过一样,我好想好想回家......”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我就在想,要是我有出去的那一天,我一定要重新来过。只是不知道老天会不会给我这个机会,这一切会不会太晚了......”

说完,他的眼角居然有一丝丝液体溢了出来,叫人看着心酸。

迟父说的这些话,让人在这些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他的诚意,迟雨橙转过头来,以一个为人女的角度来审视着他。其实,虽然嘴上说得云淡风轻的,心里还是早已经原谅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哪有不心疼的道理。

史泽豪知道迟雨橙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所以就出面打圆场了:“不晚,只要真心悔改什么时候都不晚……既然一家人决定好好过,再说从前那些话就没太大意思了。既然大家没把我当作外人来看,那么我们就一起同心协力,一切往前看就是了。是吧,橙橙?”

“嗯。”迟雨橙表面上依旧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在她内心深处,以往对迟父深深的怨恨就在这一刻一笔勾销了。

她从前无数幻想过,要是有一天迟父不再出去浪荡,不再出去赌博那该有多好。

但是真的到了那一天来临的时候,她又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叫人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不过,要说不高兴那是骗人的。就像史泽豪说的那样,现在再来追究过往已经是毫无意义了,迟父既然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且真心悔改,即使犯了再大的错也应该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虽然她们母女俩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日子,迟母一个人背负着太多的东西独自前行。痛苦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毕竟这些都是过去式了,向前看才是唯一的选择。

“我……”

迟父突然又变的吞吞吐吐起来,他直直地看着史泽豪,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史泽豪见状,礼貌性地问道:“伯父是想说什么吗?”

迟父挠了挠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笑:“那个,我想说的是,谢谢你替我照顾橙橙。我听孩子她妈说了你好多的事情,我真是惭愧极了。比起你来,我很多事情都做得不到位......”

史泽豪怎么也没想到迟父会这样夸赞自己,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了:“嗨,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橙橙既然是我的未婚妻,照顾她当然是我理所应当的事情了。”

话音刚落,迟父连忙摆摆手,说:“唉,话不能这么说。说起理所应当来,那我还是做父亲的人呢,这么多年真是什么也没为她做过什么,反而不停地给他们拖后腿。哦,对了,刚才你说,未婚妻?难道你们已经订婚了吗?”

此时,迟母凑过头来在他耳朵跟前小声说着什么,只见他的嘴角缓缓地上扬,笑了起来:“真是太好了,我女儿也算有了终身依靠。不过,就是可惜了,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居然缺席了,真是遗憾啊!”

那一刻,迟父才知道,原来他错过了好多好多的事情。比如孩子的成长,成长中的烦恼,以及橙橙的订婚礼这么大的事情......

史泽豪笑笑:“既然错过了太阳,就不要再错过月亮就是了。虽然订婚礼伯父您没来得及参加,可是不是还有婚礼吗,只要到时候你能够出席我们的婚礼就真的是太好的。”

这是迟父忍不住了,立马说道:“那当然,那当然。这是你们一生的大事我怎么也要来的。”

“这就对了。”

“史先生,像你这么优秀的人真是不知道去哪里找,事业有成,为人谦和,一点架子也没有,最重要的是对我们橙橙百依百顺。唉,我家那大儿子就远远比不上你了。要是他能有你一半的出息,我就阿弥陀佛了。”

迟雨橙白了他一眼,说:“我哥能跟大哥哥比吗?不仅好吃懒做,还自高自大,以为全天下就他最了不起了,其实嘛,连si都不如。”

听到这些话,迟母心里不乐意,立马冲出口说:“你这死丫头,你哥怎么就这么差了。他比不上泽豪这是事实,你不能这样贬低他呀。再说了,这世上有几个可以比得上泽豪的,你也太为难人了吧你?”

迟雨橙知道,只要她不提迟柏什么都好说。但是她要是敢说他一个不字,那迟母可是就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