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313章 这一辈子我们是渐行渐远了

苏珊羞涩地跟迟雨橙说着自己的新恋情,脸上也是春心荡漾的模样。

迟雨橙一听,当然是发自内心的替她感到高兴:“哇哦,太好了,姐你可要把握好机会,这么好的男生千万不要再错过了呀!”

苏珊放下手中的咖啡,坐到她身边来,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其实,我们是大学同学,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学习成绩一流,长相也特别地清秀。嗯,就像是林家大哥哥那种吧。只是,他这整个人吧,不好的地方就是不是特别的会说话,说白了就是有点腼腆,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不会表现出来。刚开始的时候就一直暗念我,知道毕业那天他才鼓足勇气跟我表白。”

迟雨橙睁大眼睛望着她,说:“哇,好浪漫哦。姐你这么漂亮喜欢你的人一定很多了,那么,你当时答应他没有呢?”

苏珊摇摇头,苦笑着说:“没呢。”

“为什么呢,多好的一个男生啊?”

“嗨,当时哪知道这些啊。我那时候追求的是浪漫主意,我喜欢那种能说会道,把我哄得开开心心的人。他只要一见到我就脸红到耳根子去了,多没劲啊。”苏珊沉静在回忆里,微笑着说道。

“其实我倒是觉得这样的男生挺实诚的,比起那些只会花言巧语的人来说要强得多。知道心疼人,适合居家过日子。”迟雨橙抿了一小口咖啡说。

苏珊抬起头,望着天花板,眼睛里好像有晶莹得泪花在打转:“当然啦,这些也是我这么多年才领悟出来的道理。你年纪轻轻就知道这些,为什么当年的我就没发现呢?”

“其实这就说明你们俩的缘分还在继续呀,或许是老天给你的机会呢。这一次,你可别再错过了。”

“哈哈哈,我突然想起一件趣事来了。我记得有一次夏天,因为天气太干燥我就上火了,结果嘴角长满了小水泡,不知道他怎么发现的。到了下午的时候,他打电话说他在我们寝室楼下等我,有东西给我。”

迟雨橙迟迟地看着,问:“玫瑰花吗?”

苏珊用摇摇手指头,说:“No,No,是一些清热解毒的药,和一盒龟苓膏。”

“哇塞,这么贴心啊!”

苏珊将头转过来看着她说:“不过,当时我并没有下楼,是我舍友刚好要下去,请她带上来的。当时我跟你一样,幻想着是一束美丽娇艳的玫瑰花,可是当我舍友把东西摆在我面前的时候,看着这黑漆漆的东西,瞬间失望极了。我那时候大小姐脾气一上来,就任性不吃......”

迟雨橙对她的行为简直感到无语了,有些责怪地说:“啊?不吃,难道扔了吗,这可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啊?”

苏珊连忙解释:“没有,那倒没有。毕竟东西都拿上来了,这么多人看着,我就说这东西我不会吃......”

迟雨橙紧张的心情才平复下来,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那还好。”

“结果,你猜怎么着,我话刚说出口,我舍友立马就说,我会吃!刚好我有点上火......结果龟苓膏就被她吃了精光了,当时我那个后悔哦,肠子都悔青了。事后我才懊恼自己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即使不想吃,留着做纪念也是好的呀!”苏珊唉声叹气道。

“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件事情就说明了,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很难弥补回来的。”迟雨橙老气横秋地说道,好像自己经验很足一样。

苏珊凝神半刻,又接着说道:“对呀,自从这件事情之后,我也吸取一些教训啦。后来他又送我糖果什么的,我就欣然接受了,有的还一直放在我的书柜上呢。每当我压力大,心情烦躁的时候,我就会看看这些小东西,慢慢地就会莫名其妙地平静下来,想起那些青葱岁月,心态也跟着年轻起来了。”

看着苏珊的样子,迟雨橙总觉得她像一个时间老人,有的时候两人聊得正起劲的时候,苏珊就会讲一些她年轻时候的趣事给她听。

这些故事好近,又好远。

就像在自己身边发生的一样,又觉得遥远得摸不到它的边沿。

她用手托着下巴,眼神迷离地看着她:“他这么喜欢你,为什么后来没有再坚持下去呢?”

“嗨,大概是小时候穷怕了吧,不希望再找一个条件相当的人吧,所以,那时的我,眼睛被名和利蒙蔽了双眼。我迫切要摆脱那另人烦心的贫困,想要过上有钱人的生活。所以,我就嫁给了我的前夫。”

迟雨橙感到一阵心痛:“那这个男生岂不是难受极了?”

苏珊将肚子里的苦水咽下去说:“是呀,尽管他已经很努力在工作了,他已经尽他所能努力达到我想要的高度了。可是即使再努力,他的财力也敌不过我前夫的百分之一呀。对于那个急于求成的我来说,既然有这样一步登天的机会,我为什么要跟他去苦苦打拼,过那种住合租房的日子。”

苏珊说话的时候,全程脸上都在笑。可是只有迟雨橙知道,在那样苦涩的笑容背后,隐藏的是不为人知的懊悔与心酸。

她弱弱地问:“那你结婚的消息有没有跟他说呢?”

“有啊,反正迟早都要知道的事情,早说晚说都要说。我当时把请帖发到他手里的时候,他微笑着说祝福我,他说有人照顾我他就放心了。真心恭喜我,不过婚礼他就不参加了,工作上很忙......可是,当他转身的一瞬间,我却看到他在默默地流眼泪。那一刻,我就后悔结婚了,可是我看着他骑上自行车,逐渐消失在人海里。我就知道,这一辈子我们是渐行渐远了。”苏珊随手抽了一张纸巾,将滚烫的泪水擦去,那是她在为自己的青春感到惋惜。

听着这样感人的故事,迟雨橙也是被感到得一塌糊涂,不知不觉间她的眼角也跟着湿润起来了:“唉,多么痴情的男生啊,就是太可惜了。”

苏珊眨眨眼睛,说:“可惜有什么用,还不是我那时候太作了。活活把这么好的人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