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317章 再见面,也是多余

苏珊笑笑:“是呀,我依稀记得那天的你,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静静地站在橱窗外面,好认真地在看我的作品。我当时就被那眼神吸引住了。”

“嘻嘻,这就叫做磁场的吸引力吧。”

“等会下班怎么打算,好久没看见你家大哥哥来接你下班了?”苏珊嬉笑着说道。

“哦哦,他今天要来接我的,他刚才给我发信息了。”

“呵呵,浪漫啊。嗯,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先下班吧,我再坐一会,等会再走。”

“嗯,那我先走了。”

迟雨橙跟苏珊告别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了工作室。

大概是屋里太暖和的缘故,她走来的一瞬间,一阵寒风袭来,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冷吗?来,披上。”

那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她清清楚楚地听得出来,那并不是史泽豪的声音,而是......那是释泽熙的音色,以至于她吓出一身冷汗来。

她猛地回头,像一只惊恐的猎物一样看着枯瘦的释泽熙,瞬间她的舌头怎么也捋不开,半响才结结巴巴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释泽熙好像比以前更瘦,更苍白了,他一只手拎着一件厚厚的衣服悬在半空中,另一只手依旧插在裤兜里:“那个,我,我从白薇薇那里听说的,她说你在这里上班。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相信的。直到今天我才过来试试运气,没想到居然真的能碰见你。”

听到这里,迟雨橙有一种隐私被冒犯的愤怒,她看都不看他手里的衣服,径直往前走了:“别跟着我,行吗?”

可是走了几步之后,她又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她跟史泽豪约好的在工作室门口碰面。万一她要是走了,史泽豪来了会找不到她的。

所以,她又走回了原地。

释泽熙见她回来,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来,刚打算开口跟她讲话,却看见迟雨橙冷冷地将头扭到一边,理也不理会他。

街上还飘着鹅毛大雪,因为没有活动,迟雨橙感到越来越冷,她甚至站在原地不停地踩着碎步。

周围的气氛也如同这冰天雪地一样,好像将人的嘴都冻住一样开不了口。

“橙橙。”

“别这么叫我,我跟你没这么熟。”迟雨橙看着远方,跟释泽熙说道。

释泽熙曾经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如今被迟雨橙无情地回怼过来,一时脸面上也挂不住,他只好怔怔地站在那里,手脚有些慌乱,他怯怯地将手里的衣服伸了回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又害怕被她发现,只好转过身去悄悄地将泪水擦干净。

其实他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可是依旧不死心,非得要尝试一下。

结果不出所料,对方跟他多说一句话都觉得多余。

但是自从跟徐晓帆纠缠在一起后,徐晓帆越是蛮横不讲理,他就越是怀念迟雨橙的单纯与美好,就越想挽回与迟雨橙之间的感情。

不过,迟雨橙不理他也没关系,只要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也好,至少还有个念想。

自始至终,迟雨橙的目光都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过。

她那黝黑的明眸像极了黑暗的宇宙,那是释泽熙再也企及不到的彼岸。在那浩瀚的黑暗之中,释泽熙毫无目的地在狂奔,他希望哪怕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也是好的。

可是,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

就像迟雨橙之前跟他说的那样,他们之间,此生再无交集。再见面,也是多余。

迟雨橙见释泽熙半天都不走,有些厌烦了,转过头来,冷冷地说道:“你走吧,等会你哥要过来,让他见到你在这里不好。”

“他要过来吗?”

释泽熙说话的语气变得焦急起来了,他好像在防备什么一样。

“嗯。”迟雨橙依旧冷冷地应了一句,不愿意再看他一眼。

释泽熙用力地将左手握着自己的右手,看着冷冷的迟雨橙,嘴唇微微动了动,随后又归于平静。

局面僵持了许久,释泽熙才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橙橙,我可以再抱抱你吗?”

“啊?”迟雨橙惊讶地转过头来看着他,好像在看一个异类一样。

释泽熙见她终于肯开口跟自己说话,冻僵的脸上突然像雪化开了一样,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嗯,我没有别的意思,就只是单纯地想抱一抱你而已。”

迟雨橙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今天的他怪怪的。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但是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来,只是那笑容苦涩极了。

“抱就算了吧,你最近说话怎么怪怪的。我记得以前你可是冷酷小王子,哪里肯说这些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

见她不再对自己板着脸,这也说明她不再那么讨厌自己了,释泽熙脸上这才又露出了明媚的笑容来:“有吗,我自己倒是不觉得。或许吧,人都是要变的嘛。人要学会长大才是。”

从他的字里行间,迟雨橙隐隐约约觉得释泽熙变得更加阴沉了。说出来的话也像他的脸色一样,带着消极的感觉。

她的嘴角微微扬起,此时此刻,虽然寒风吹打着两人的脸颊,他们脸上的表情却异常地平静。

迟雨橙也惊奇地发现,她可以用再平常不过的语气跟他说话了。

大概,这就是长大的感觉。

雪越下越大,大概是因为积雪太厚,车辆难行的缘故。迟雨橙左顾右盼了好久,都还没有看到史泽豪的车经过。

雪花下得很急,他们只有躲在附近商场的屋檐下避雪。

头发上全是银白色的雪花,释泽熙试图伸手将它们弄下来,却被迟雨橙躲开来了。

她很直接地拒绝道:“我自己来就可以。”

释泽熙的手悬在半空中,良久才灰溜溜地缩了回去。

他长长的睫毛上挂着雪花融化成的水滴,就像他哭泣的眼泪一样,慢慢地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在他苍白的脸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只是,他任由着水滴往下滑,并不打算用手将它擦掉。

迟雨橙从包里抽出一张纸巾来递给他,说:“擦一擦吧,小心感冒了。”

释泽熙摆摆手,说:“不用,我抵抗好,没那么容易生病。”

“哦。”她将手收了回来,不再说话,只是尴尬地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