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323章 女人真是水做的

当迟雨橙还在年会上跟杨慧开心聊天的时候,另一面,她却浑然不知,谢梅丽出国留学回来了。

不过作为最好的朋友,谢梅丽回来当然应该第一时间知会她一声的。不过,为了给迟雨橙一个惊喜,她选择暂时保守这个秘密。

谢梅丽搭乘的是最早的一个航班过来的,不过,尽管紧赶慢赶,她回到S市的时候也已经是下午了。

因为大半年没见面了,又因为思女心切,虽然知道要下午才能看到女儿,她的爸爸妈妈还是一早就来到机场到达口等着她。

在他们焦急地等待中,终于看到一个神似谢梅丽的人走了出来。

不过,相比起以前那副调皮可爱的样子来,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有些像,又有些不像。

之间她穿一身黑色长款羽绒服,一顶黑色时尚黑色帽子下是长长的秀发,带着墨镜,穿着一双长靴,正拉着行李箱走了出来。

这人显然比出国前更加成熟和漂亮了,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加上经常视频聊天的缘故,谢母眼睛尖,在黑压压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她激动得一只手地拉着谢父的手拼命地摇晃,另一只手冲着谢梅丽招手,也顾不得公共场合形象,大声喊道:“梅丽,梅丽,妈妈在这里。”

从到达口里走出来的谢梅丽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用手将墨镜取下,顺着声音只看过去,只见母亲还在冲着自己说话。

大概是因为回到故乡的快乐和加上见到亲人的激动,谢梅丽手上拿着墨镜冲他们挥了挥,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去。

“妈妈。”她几乎用光一般的速度飞奔道谢母的前面,随后一把丢开行李箱,热泪汪汪地扑到母亲怀里。

突然在这样氛围的渲染下,母女两人都抱头喜极而泣。

谢母怜爱地抚摸着她的背,用那带着母性魅力的语气跟她说道:“哎呀,我的女儿可真是漂亮。”

谢梅丽从母亲怀里直起来,笑着打趣道:“妈妈,你这话说得,好像你女儿以前不漂亮似的。”

谢母连忙摇手,解释道:“不不不,妈妈不是那个意思。妈妈是说,我女儿以前本来就漂亮,这出国半年的时间呀,就更漂亮了。嗯,确切地说,应该是更加有魅力了。看这小脸蛋,皮肤油光水滑的,真叫人怜爱。看来那边的水土比较养人哦。”

谢父看这母女两人一说起话来就把自己忘了,在一边将行李箱拎在手上,慈爱地说道:“嗨,我说你们俩,就打算在这里聊天到明天天亮吗?不想回家了......”

闻言,她们母女俩相对一笑。谢梅丽则是走在中间,一只手拉着母亲,一只手拉着父亲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走在双亲的中间,谢梅丽就像一个骄傲的公主一样,抬头挺胸,自信满满地说道:“爸爸妈妈,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一个人在那边一边上课学习,一边勤工俭学呢!”

谢父一听,笑了,斜着头看着自己的女儿,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哦,我谢建国的女儿还需要自己出去打工读书吗?”

听到父亲的疑问,谢梅丽撅着嘴巴回应道:“那当然了,我们班上像我这样的留学生很多都是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的。因为大家都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成年了,就不应该再依靠家里人,而是应该自力更生才对。”

父亲点点头,赞同道:“嗯嗯嗯,不错,像我谢建国的女儿。”

见他们父女俩聊得这样投缘,谢母听了心里却不是滋味了,反驳道:“咱们家又不是缺你打工那点钱,你爸和我每个月只要从牙缝里挤那么一点点出来,就足够你花销的了。我的女儿,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怎么能去遭那份罪啊。在家里我真是连你拿个碗都舍不得,没想到在外面却过得这样委屈......”

谢母一面说着,一面眼泪往往的伤感起来。

谢母居然会往着方面想,这是谢梅丽没有想到的。她原本以为自己自立了,可以得到负母亲的认可,却没想到引起母亲伤心了。

她赶忙松开挽着父亲的那只手,双手拉着母亲,解释道:“妈妈,这不是遭罪也不是受委屈。其实,是对我的一种锻炼。我非但不排斥和讨厌这样的锻炼,反而还感激呢?”

谢母用质疑的眼神望着她,问:“为什么?”

“妈,你听我慢慢说。刚开始到那边的时候,我确实是很多东西都不习惯,你也大概还记得吧,我三天两头地打电话跟你哭诉,我说想回家来。”

母亲一个劲地点头,说:“是呀,你不知道我听到你哭心里有多难过。我甚至跟你爸爸说,后悔送你出去留学了。要是就在本市读书该有多好,离家近,也不那么孤单和委屈。”

谢梅丽笑笑,接着说:“嘻嘻,我那么爱说话的人,一到了那边就不想说话了。过了好久才稍稍好一点点。不过度过那段时间就好了,我开始慢慢地学会生活,学会一个人在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主动跟别人交流,渐渐地喜欢上这里的一切。再后来,我试着像其他同学一样,在外面做兼职,开始去接触社会。结果,时间久了,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

“话是这么说,妈听了真是替你高兴。不过,在妈的心里还是有些心疼。”母亲悄悄别过脸去,将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来的眼泪擦去。

可是知母莫过女,谢梅丽将母亲脸颊上的泪水擦去,安慰道:“妈,没事的,没事的。你难道没发现我比以前成熟了吗?”

“就是就是,孩子都这么大,还是这么喜欢哭!”父亲打趣道。

“就爱哭,就爱哭,怎么了?”

“好好好,我那你没办法,想哭就哭吧。我真搞不懂你们,高兴也哭,不高兴也哭,女人真是水做的。”

谢母噗呲一笑,说:“那当然了,咱们女人啊,既可以像水一样温柔,润物无声。又可以像汹涌的洪水一样,一旦惹急了,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谢父翘起大拇指来说:“嗯,这是实话,你们女人的本领我可是见识过的。那真叫一个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