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40章 吃醋

没想到一个大男人吃醋起来居然比女人还小气,迟雨橙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求饶道:“别呀,大哥哥,你刚才在年会上不都说了吗,不会让易军离开的。怎么才一会的功夫,就反悔了呀?”

史泽豪稍微停顿了一下,冲着他说道:“我也说了,这个公司我说了算。我要谁留就叫留,叫谁走他就必须,立刻,马上得走,你懂吗?”

迟雨橙痴痴地看着他发飙的样子,摇头:“不懂?”

史泽豪被她滑稽的表情逗乐了,扑哧一笑,没好气地说道:“要被你气死了。”

“别呀,我这是在为你考虑,你一个集团总裁,怎么能朝三暮四呢。刚做的决定就改,以后谁还听你的话。真是啊。”

“那还不是因为你。”史泽豪没好气地说道。

偶尔逗逗史泽豪吃醋生气是迟雨橙的乐趣之一,女生好像天生就缺乏一种安全敢一样,尽管知道对方心里满满都是自己,但还是喜欢不厌其烦地听对方说一些柔情蜜语的话。好像这样才会让她知道自己是安全和被在乎的。

迟雨橙这样夸易军,一方面确实是感动到了,而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激一激史泽豪,让他吃点小醋。

看着史泽豪几乎要抓狂的样子,迟雨橙不禁在心里偷笑,嘴上却故作镇定地说道:“嘻嘻,大哥哥,其实我今天又一次发现,缘分这东西真的是太奇妙了。你看易军他们两人,两个看似根本不相干的人,居然会阴差阳错地走到一起来。在这之前,慧慧姐还跟说一些易军奇奇怪怪的事情呢,要不是因为白薇薇的出现,经她这一闹,他们两人的关系也不会进展得这么快,是吧?”

史泽豪放下手机,在迟雨橙身边坐了下来:“呵呵,所以说,生活需要一些催化剂呀。不然,以易军那样的木鱼脑袋,杨慧要是等着他表白的话,那可是要等到地老天荒啊。说不一定,人家杨慧早就跟了别人也不一定呢。”

迟雨橙靠在他的肩膀上,说:“就是呀,其实男女间的事,当彼此还没有说穿这层关系的时候,两个人的内心都是煎熬的,难就难在跨越这道界限。一旦说清楚了,也就是很简单的事情了,我想,现在易军和杨慧一定是如胶似漆的了。

史泽豪表情变得深沉起来了,抚摸着她柔嫩的脸颊说:“嗯,人世间最让人难懂的就是情爱了。看似简单,相处下来却难。如果有一个让我重新来过的机会,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选择你,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听到这样浪漫的话语,迟雨橙感动地伸出双手来,紧紧地拦住史泽豪,深情款款地看着他:“大哥哥,我也是。不要说有一次重生的机会了,纵然是一百次一千次,我也会做出跟你一样的选择。爱情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让人奋不顾身。就算经历再多的事,要遭受再大的挫折,我也是无怨无悔的。”

此时,四周安静极了,就连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彼此深情地凝望着对方,两人的眼睛里全是对方的影子。史泽豪用那温热的掌心紧紧掌住迟雨橙的脸,随后在她樱红的薄唇上深深地吻了一下。

瞬间一阵热浪侵袭了迟雨橙的整个身体,她像触电般将手从他的腰上拿开,紧紧地环绕在他的脖子上,很快两人便像被胶水黏在一起一样,怎么也分不开。

两人都不再说话,史泽豪深情地吻着迟雨橙的脖颈,颈窝。

他紧紧地搂着迟雨橙,紧促地呼吸着。

此时,迟雨橙感觉整个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全然像一个木偶一样任由他摆布。

寒冬腊月的漆黑夜里,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温暖了彼此。

“英雄难过美人关,自古如此……”

迟雨橙将头扭到一边,娇羞地说道:“你是英雄,我可不是美人。”

史泽豪在她的侧脸上又是深情一吻,说:“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最美的!”

“大哥哥,看来你还是很有眼力劲的嘛,这一点都被你看出来了。”

史泽豪将屋子里的大灯全都关闭了,仅剩下一盏柔和的台灯。

在模糊的光线下面,迟雨橙仔细端详着史泽豪英俊的脸庞,这是一张他看了无数的脸庞,他脸上的任何一个细节都清楚地印在他的脑海里,可是却怎么也看不够一样。

就在他们四目以对的时候,迟雨橙发现他那犀利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满是爱意。

那微微扬起的嘴角也是充满了魅惑,他的薄唇在微弱的灯光下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是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性感无比。

迟雨橙呆呆地看着,流下花痴般的口水来。

史泽豪躺在一旁,微笑着静静地凝视着她脸上的微弱表情,当他看到她口水快要掉下来的瞬间,实在忍不住噗呲一笑:“秀色可餐?”

“嗯......都快吃饱了。”

“什么?”

“啊!”

史泽豪轻轻一笑,将她再次拦入怀中,熟练地将她的嘴唇含起:“我让你吃个饱。”

迟雨橙再次变得害羞起来,脸颊又红又热,本来想转过脸去的,却被史泽豪一把抓住,贪婪地打量着她:“休想逃。”

“没想逃啊。”迟雨橙娇羞地回应道。

面对史泽豪的强势攻击,迟雨橙干脆不再反抗,而是选择默默地接受。

他急促的呼吸声像暴风骤雨般袭来,史泽豪在她耳畔轻声低语:“从小到大,我最讨厌那种杂乱无章的生活节奏,我忍受不了那种不受我控制的感觉。这些年来,可谓所有的事情都按着我的意愿按部就班,可是自从你的再次出现,我的生活全部都变得不一样了。很多时候我都控制不了自己,特别是不在你身边的时候,我真是想你都想疯了。”

迟雨橙在他的锁骨上用力地吻了一下,瞬间流下一个又深又红的印记,像极了嘴唇的模样。

她也靠近史泽豪的耳畔,附和道:“我特别害怕每一次与你分开,我不喜欢看着你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整个人的心都被揪起来,越拉越远,越拉越疼一样。我迫不及待想要毕业,想要跟你结婚生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