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47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徐晓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无情地羞辱了,哪里肯罢休,油田大叔本来只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可是才一转身的功夫就被谢梅丽给抢走了,她心有不甘。

可是,油田大叔也是贱皮子一个,看见比她更漂亮的女孩就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

不过,此时的谢梅丽已经趁它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给迟雨橙发了信息:【我在刚才的包包店门口,速回。】

迟雨橙刚离开不久,看到信息后立即返回了包包店门口。

谢梅丽已经自己站在了地上,徐晓帆见油田大叔的心意全在谢梅丽身上,转念一想,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立马转变了态度,将脸上还留有余热的眼泪擦去,笑脸盈盈地向他走来,好言好语地说道:“亲爱的,刚才是我的不对,说话太重了。看在咱俩这么久的请份上,你就不要再跟我计较了,好不好嘛?”

谢梅丽看着徐晓帆为了这样一个男的居然卑微到这般田地,不得不摇摇头,为她感到可惜。

但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她做了太多的坏事,根本不值得人的原谅。

她又向油田大叔使了个媚眼,娇滴滴地说道:“哥哥,你真是讨厌,居然对人家说谎话。你看看,这个人都说你俩这么久的情分了,你还撒谎骗我。我不要理你了!”

说完又做出要离开的样子来,油田大叔本以为这条“大鱼”已经上了自己的钩,如今又要逃走了,更是不舍了。

他大步走到谢梅丽的面前,双手合十,结结巴巴地求饶道:“我的姑奶奶唉,我都跟你说了,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只对你一个人动心了,你就看在我这老实的份上不要跟我怄气了好不好。”

谢梅丽双手抱在胸前,眉毛向上扬起,以蔑视的眼光看了一眼徐晓帆,随后才对油田大叔说:“那你现在就去跟她划清界限,让她再也不要缠着你!”

“好好好,只要你不生气,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油田大叔转身看着徐晓帆,恶狠狠地说道,“你走吧!”

徐晓帆刚才还笑着的脸突然又阴沉了下来,一边哭一边摇着头,说:“不,我不要离开你。没有你,我今后该怎么办才好?呜呜呜,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徐晓帆哭喊着不愿意离开,油田大叔无奈,只好走到她面前,小声地说道:“你做好识相点,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你肯留在我身边,不过是看上我的钱而已,你在利用我替你那不争气的爹还债。你我之间不过是逢场作戏,你别拿鸡毛当令箭。我们之间是不会有真感情的,你走吧!”

“我不要,我不要。没有你我就没有了一切,都是我不好,你不要赶我走好吗?”

徐晓帆像乞丐一样祈求对方的怜悯,可是她越是这样,把自己的地位放得越地,他越不待见你,不在乎你。相反,像谢梅丽这样欲擒故纵,反而让他渴望不可求,愿意死心塌地地对她付出。

听着这些哀求,油田大叔已经表现出了不耐烦的表情来,他摆出一副苦瓜脸来,不屑地说:“你怎么这样死心眼呢,你放眼去看看,比我好的人大有人在,你何必在我这棵树上吊死呢?我只不过是跟你玩玩罢了,做不得真的!”

徐晓帆依旧苦苦哀求道说:“对,我以前也是抱着这种态度!指不定哪天我们就一拍两散了。可是……”

油田大叔偷偷看了一眼谢梅丽,又看看手上的表,对徐晓帆小声说道:“时间不早了,快走吧。别耽误我好事。”

看着熟悉的人,陌生的表情,徐晓帆不禁想起以前跟释泽熙在一起的时光,虽然不算很愉快,但是至少没有人对她这般无情。瞬间,她流下悔恨的泪水来。

谢梅丽就在几步之外的地方看着这一切,听着徐晓帆沙哑的声音,瞧着她眼眶里噙满了的泪水。不禁感叹,人的一生有时候一步走错了就步步错了。

油田大叔和徐晓帆的对话,声音虽然很小,但是从他们争吵的动作和表情,以及时不时听到的几个关键字,谢梅丽也大概猜出了她的情况。

她记得以前听徐晓帆说过,他们家是做生意的,如今看来,大概是生意破产了,背负了一身的债务,才不得已走到这一步来。

此时,迟雨橙已经悄悄来到谢梅丽的身边,见她呆呆地看着油田大叔和徐晓两人争执不下,连自己走过来都不知情。

迟雨橙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边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谢梅丽转身过来见是迟雨橙,连忙“嘘”了一声,拉着她的手走到自己的身边,侧耳倾听。

两人见徐晓帆从来没有这样卑微地哀求一个人,连自尊和骄傲都不复存在了。

徐晓帆拉着他的手祈求道:“我以前确实是在利用你,可是,自从我有宝宝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你了……”

闻言,油田大叔惊讶地眼睛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它大声问道:“你说什么?”

徐晓帆见他这样意外的样子,脸突然变得通红起来,羞涩地低下头说:“我说,我怀孕了!”

迟雨橙跟谢梅丽都当场愣住了,相互对视一眼说:“又怀孕?”

也对,这狼来了的故事听多了之后,人们都会对你的一言一行抱着怀疑的态度。

因为之前她也是用这一招骗了释泽熙,硬生生将她与释泽熙之间出现了嫌隙,最终分手。显然,对于她刚才说出的话,她俩是不信任了。

可是,叫人意想不到的是,油田大叔一直都是淡定的表情,刚听到消息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不是欣喜,而是惊讶,甚至是惊讶。

不过,他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来喜悦兴奋的心情。

“你确定?这事可开不得玩笑啊!”

徐晓帆用那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希望看到他一个初为人父的兴奋来。脸上好挂着泪水,就笑了起来,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化验单来,地给油田大叔啊看说:“你自己看吧,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呢!我怎么会骗你呢!”

“啊!真的怀孕了!”迟雨橙看着谢梅丽,惊讶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