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49章 小小心愿

徐晓帆已经走进自己设计的死胡同里不能自拔,任凭别人怎么劝说也无济于事。

原本以为油田大叔就是年龄大了点,但至少可以帮助自己解决目前的困境。可是,她却突然之间变成了插足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她一直紧绷着的弦也瞬间断裂了,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倾泻出来。

以前跟释泽熙在一起的时候,泪水还起点作用。至少,他不会忍心到没有人性。可是,尽管她流了太多太多的泪水,油田大叔也无动于衷。

任由徐晓帆怎么哀求,他都像产生抗体一样,已经完全无视她的存在,从她身边绕开来了。

当他走到谢梅丽面前的时候,他斜眼看了一眼她,说:“留个电话以后好联系呗?”

谢梅丽白了他一眼:“算了吧,以后别联系了......”

“相信我,你是列外,我会对你好的。”

迟雨橙拉了拉她的衣服,暗示她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油田大叔见谢梅丽根本不愿意再理他,也不再这里自讨没趣,没脸面地灰溜溜走了。

徐晓帆跟着后面追了出去。

......

史家。

史泽豪处理完事务提前回到了家,本打算休息一下就看看书的。

不过,迟雨橙抽空给他发了一条关于刚才事情的信息,他收到信息后,发了好一会的呆。

过了好久,他才把易军叫来。

“少爷,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过年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易军举了个躬,立马回答道:“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做好呢,东西也没备齐。具体要邀请的客人还要请老爷和太太过目之后才发放请帖。”

“如果,我要你在三天之内搞定这件事情你能办得到吗?”

“三天?少爷我没听错吧,这么繁琐的事情恐怕十天半个月都做不好,三天,天方夜谭吧?”

史泽豪冷酷地望着易军,仿佛这件事对于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他双手放在后面。背对着易军,用极其严肃的口气说:“易军,你在我身边做事有几年了。”

“少爷,你怎么问这个?”

“回答我的话。”

“六年,自从少爷你二十岁接管史氏集团至今,我跟在你身边刚好六年。”

“我还以为你刚出道呢。六年的磨练,这点小事情还办不好?”

“可是……”

“没有可是,我只管接过,其余的你自己想办法。”

“呃!”

易军从史泽豪的眼里仿佛看到了杀气,好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一样:“要是办不到的话,提头来见。”

易军感觉到脖子一阵寒冷,他用双手捂住脖子。

“有问题?”

“没,没有。”易军目前还不想失去这份工作,虽然总裁霸道了一点,但是薪资待遇各方面都是极好的。

为了保住饭碗,易军怎么也得硬着头皮做好这件事情。

“没有的话,你先去忙吧。”

“好的,少爷。”

……

史泽豪之所以这样着急,是因为他想提前让史家人在一起聚一聚,然后带着迟雨橙去热带国家旅游。一来,带着她出去见见世面,二来,迟雨橙天生怕冷,也好让她避开这寒冬腊月。

所以,尽管这事情确实是很难办到,但是为了迟雨橙着想,史泽豪还是对易军下达了死命令。

易军也是敢怒不敢言的,即使对这事颇有异议又能怎样,人家是他老板的女人,他能把迟雨橙怎么样。

加上他跟杨慧能继续留在史氏集团的事情,或多或少也是因为迟雨橙的关系才不至于被扫地出门。所以,尽管再为难,再不情愿,他也得看在这个人情的面子上,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否则,就算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怎么样。

谁叫他是个苦命的人呢,谁叫他心甘情愿在史泽豪手下做事情呢。

太悲催了吧。他突然感觉这个老板不是一般的霸道,真想叫他自己来常常这样火急火燎赶工的滋味。

况且,迟雨橙还是他的半个救命恩人,替恩人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吧。

这样想想,他心里也就平衡了许多。

易军走出房间之后,史泽豪又拿出手机看了看迟雨橙发过来的信息。面对着手机屏幕,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随后他也不回信息,而是直接回了个电话过去。

此时,迟雨橙正在和谢梅丽逛一家服装店,听到手机铃声之后,迟雨橙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接了起来。

“喂,大哥哥,有事情吗?”迟雨橙嗲声嗲气地说道。

“嗯,那个,你发的信息我都看到了。有什么想法呢?”史泽豪脸上的表情虽然很严肃,但是却轻描淡写地把话说出口。

迟雨橙本来只是想陈述一个事实的,还没来得及想要怎么办,她转过身去看了看谢梅丽,她正在津津有味地挑选着最新款式的衣服,随后又回过头来说:“我,我其实也没什么想法呢。不过是觉得释泽熙满可怜的,就想着把这件事情跟你说一声而已,我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听到迟雨橙说的话,史泽豪先是简单地“嗯”了一声,随后又说:“明天去看看他吧,我回头问问他在哪家医院。”

“啊?”迟雨橙万万没想到史泽豪居然会主动提出来去看望释泽熙,就好像听到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一样惊讶。

“怎么,不愿意?”史泽豪冷冷地反问道。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有一点点惊讶而已,其实我也想去看看他的,毕竟也是这么些年的同学关系,他生病了怎么也应该去看看的。一直没有说出口,不过是害怕你不高兴罢了。”为了避免引起史泽豪误解,迟雨橙连忙解释道。

“我有什么不高兴的,这是你的人生自由,我干预不了的。那等会你直接回家来,我让易军先去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就过去。”

“唉,好的勒。”

挂完电话,迟雨橙觉得无比的轻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自己又没做错什么事情,却好像小偷一样躲躲藏藏,害怕被人发现似的。

即使不爱了,也没有必要成仇人。所以,这下好了,史泽豪主动提出来去看望释泽熙,也算完成了她的一个小小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