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51章 心脏病

自从生病之后,释泽熙就变得沉默寡言起来。说话也是像挤牙膏一样,问一声,回答一句。

每次史泽豪和迟雨橙说完话后,释泽熙都好像再没有想接话的欲望,见气氛几度冷场,尴尬极了,谢梅丽都为大家捏了一把汗。

她尴尬地笑了笑说:“对了,释泽熙,你的病情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了?”

释泽熙缓缓地将头转了过来,目光从天花板上移开来,冷笑道:“还能怎样呢,心脏病呗!”

“可是之前我听咱们班同学说,不是一直都查不出来的吗?”

“嗯。最开始的确是怎样的,莫名其妙地晕倒,每次打篮球的时候就会中途倒下,医生也查不出来是什么原因。”他冷冷地从嘴角挤出一丝苦笑来,继续说,“呵呵,大家都以为我得了怪病,我跟妈妈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才知道病因的。”

听完他的话,迟雨橙为之一颤,她感到一阵寒凉,只要一想到那天对待释泽熙的态度,她就后悔得不行。那个时候释泽熙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患病的吧,现在回想起他说的每一个字来,都像针尖一样扎在她的胸膛。

她只知道释泽熙病了,却不知道居然病得这么严重。

她向前走了两步,将语气放得很低,看着他那苍白无力的脸说:“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的疾病,只要做了手术之后悉心保养,将来也一样可以很健康的。我舅舅就是医生,以前我听他说过类似的案例,好像需要在心脏里边放一个起搏器就是了。加油,我们看好你的。”

闻言,释泽熙刚才还涣散的目光仿佛聚焦了起来,眼睛里放射出一丝丝光芒来,好像看到希望了一般:“真的吗?”

看见释泽熙愿意相信自己的话,迟雨橙笑了:“当然了,其实这世界是有奇迹存在的。而且你这又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很快就能好起来,活蹦乱跳的。”

“那就好,我好久都没有打篮球了,真相享受一下酣畅淋漓,挥汗如雨的感觉了。”

史泽豪本来板着的脸也跟着轻松起来了,嘴角挤出一丝柔和的笑容来,说:“等你好起来的时候,我陪你打一场怎么样。咱俩好久都没有比试了,看看究竟谁更厉害一些。”

“好啊!”释泽熙开始兴奋起来,坐直了身子起来,眼神里冒着光在说,“我的球技还是你交给我的呢,这样说来你还是我的老师呢。哥你的技术肯定比我好......”

史泽豪泯然一笑,挥挥手说:“那可不一定,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你们年轻人经历旺盛,这一点我可就比不了你了。”

其实史泽豪也就二十来岁,要说老肯定是说不过去的,甚至是一个人精力最旺盛的一段时期。不过,他之所以这样谦虚地说,为的不过是让释泽熙更加有信心好起来。

一个人的病情通常情况下都跟他的心态有很大的关系,心态放轻松了,病情也会莫名地跟着好起来的。

谢梅丽在一旁冷眼看着,这哥俩居然能够这样和睦相处,也是感到有些意外,她插嘴说道:“哎呀,看你们俩争来争去的,到时候球场上一比试不就知道了?释泽熙,你可要赶紧好起来,我们还等着看你表演呢。”

听见大家的鼓励,释泽熙更加对自己有信心了,一笑起来,干瘪的脸上全是皱纹,就像一个年老的长者一样。

不过,这时候他脸上的皱纹看起来是那样的美。

“哈哈哈,那我可不能辜负了大家的期望啊,我一定好好配合医生的叮嘱,接受治疗。”

谢梅丽附和道:“就是,就是,你现在才大一上学期,等你好了以后一定要把缺了的课程补回来。学业是一定不能丢的,人生还有一段很长很长的路程要走,我们都会陪着你走下去的。”

听到这样感人肺腑的话,释泽熙不经意间竟然流下了滚烫的泪水。

泪水在他干涸的皮肤上留下一道很明显的印记,他抬起手来用指腹将泪水擦去,红着眼眶说:“谢谢你们,其实说实话,在你们出现之前,我觉得我整个人生都是灰暗的,没有一丝光亮。我甚至都已经想到轻生了,可是一想到我妈妈每天没日没夜地在病床前照顾我,万一我真的有个不测,一周了之,我真的就太对不起她了。可是,这一刻,我突然觉得生活没有那么绝望了。”

迟雨橙笑笑:“这就对了,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咚咚咚。”外面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随着声音的越来越近,大伙齐刷刷地转过头去。

释泽熙突然说了一声:“妈,你回来了。”

此时,释母正拿着一袋水果和一束鲜花走了进来。

她本来打算把东西放好的,可是突然看到病房里多了这么多的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住了。

她感到非常的意外,眼睛看了一圈,随后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们......”

最为晚辈,迟雨橙和谢梅丽都礼貌性地说了一声:“阿姨,您好。”

释母显然还没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点了点头,简单地应了一声。随后又将目光锁定在史泽豪身上,说:“泽豪,你怎么也来了?”

史泽豪开口说道:“哦,我也是昨天才听说泽熙的病情,所以过来看看。真是我的疏忽,都这么久了居然一点都不知青,真是抱歉。”

释母呆呆地站在原地,手里拎着重重地东西,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说:“嗨,你们能来我们就已经很高兴了。来,大家坐嘛,怎么都站着呢。来,阿姨给你们削苹果吃。”

史泽豪回答道:“没事的,释姨你不用管我们,都是年轻人,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倒是你,一个人忙前忙后的,满脸都是汗水,快坐下来休息休息吧。”

释母找了个地方,将手里的水果,随后接了一盆热水过来,准备给释泽熙擦擦手脚。

她一边弄着一边说:“我真没想到你们会过来,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对你们怠慢了。”

“一家人,不说这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