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52章 独角戏

释母听见史泽豪说“一家人”三个字的时候,突然一瞬间就愣住了。

她凝神半刻,说:“一家人?可是,这么多年来我这么处心积虑地对付你们,你还当我们是一家人吗?”

史泽豪微笑着走到她面前来,接过她手里刚拎起来的热帕子,帕子上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一边往床边走去,一边说:“嗨,那些都是陈年往事了,还提它干嘛。一家人就是一家人,有亲情血缘关系,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血亲关系。不是你我说不是就不是的。”

释母不敢相信地望着他,问道:“可是,你就一点都没有记恨过我吗?”

史泽豪帮释泽熙擦着手背,低着头说:“没有,很小的时候,奶奶就说过宽容是最大的美德。以前很多事情都不太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也渐渐成长起来,原来补理解的东西也理解了,很多堵在心里的梗也释怀了。”

话音一处,释母居然悄悄地别过头去,将眼泪擦干,微笑着说:“看来这些年我都自己在跟自己抖啊,哈哈哈。我以为你们一直都在防备我,不想,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唱着独角戏。”

“嗨,其实站在释姨你的角度来想,也很容易理解,一个人带着泽熙要想在这个复杂的大家庭生存下去本来就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当然要为自己和孩子做一些谋划才是啊。”

释母泪眼汪汪地看着他,脸上全是羞愧的神色,不好意思地说:“泽豪,看来你真的是长大了。以前看着你这么优秀,我是打心眼里羡慕你。但是作为史氏集团最合适的继承人,我又为自己的儿子感到心有不甘。同是史家的孩子,我的儿子却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我肯定不服,于是就产生了嫉妒之心。可是人一旦有了嫉妒的心里,很多时候就会让人失去理智,看着你事业风生水起,我就恨得心里痒痒,就想把你搞垮。”

史泽豪淡淡地笑道:“呵呵,你说的是盗取商业秘密那件事吧,你想想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么大一个集团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被搞垮的。即使中途出了问题我们也会想办法修复好的。”

此时,他已经帮释泽熙把该擦洗的地方都擦洗了一遍,将帕子递给释母。

她将帕子浸泡在水中,又拎起来搓了几下,看着史泽豪的背影,露出淡然的笑意,然后将帕子挂起来,在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一张检查单后,把史泽豪叫到了门外面。

史泽豪皱眉,但并没有多问一个字,便跟了出去。

两人走到走廊上,史泽豪双手背在身后,说:“释姨,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此时,释母左右看了看周围,看看四下无人,才将单子递在史泽豪的手里,说:“泽熙的情况很不好。”

片刻之后,大滴大滴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

史泽豪看了看报告单,带着安慰的语气对她说:“医生怎么说?”

释母神情有些木然地看着他,眼泪依旧不听使唤地往下掉,冰冷的表情与周围冷静的环境融为一体。

“医生说,只有一半的可能性。但是要我们提前做好心里准备,因为有的事情是说不清楚的。泽豪,你我认识这么多年了,只有你最清楚,其实我们在史家过的都是担惊受怕的日子。你爸爸那个人你是知道的,喜新厌旧,不理正事,我们虽然人是住在史家了,可是他根本没有替我们母子着想过。说白了,我就泽熙这么一个亲人,这么一个依靠了,我怕......万一有个什么,我也不想独自一个人活在世上了。”

走廊上,看着释母痛苦的表情,史泽豪抬了抬眼皮,安慰道:“没事的,放宽心啊。医生不都说了有一半的把握吗,这是好事呀。比起那些一点希望的人来说,不知道好多少倍呢。”

释母听到史泽豪的话,没有直接回答。她的神色有些脆弱,哭了好久,才抽泣着说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大概也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以前我做了太多对不起你们母子的错事,现在好了,轮到我自己了。可是,我希望这些报应都应在我身上,让我来承受这些痛苦,不要折磨熙熙。”

看着她,史泽豪的表情痛苦而隐忍:“那些都是唯心的说法,既然事情都发生了,咱们就积极面对就是了。明天我手术的时候我会过来一趟,有困难大家一起克服就是了。”

释母的内心极度地挣扎,憋在心里的话终于说出口来:“其实……身上的资金已经不多了,恐怕……恐怕熬不到熙熙出院。我这些年也没有出去工作,仅有的一点积蓄都用得差不多了,现在我已经山穷水复了!”

释母脸上全都是是泪痕,她说完之后便独自走到了走廊边,双眼无神地看着远方。

“这些费用你不用担心,我来出就是了。你照顾泽熙这么久了也累了,刚才我看到你的时候都瘦了一大圈,我找个好一点的护工来帮忙,这样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这怎么行,要是让大姐知道了,恐怕不好吧?”释母口中的大姐说的就是史泽豪的母亲,两人一直以来关系都不是很融洽,加上被赶出去那几年,更是加深了彼此之间的隔阂。

如今风水轮流转,也有她开口求人的时候,自然是开不了这个口的。

为了打消她心中的顾虑,史泽豪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嗨,妈妈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虽然不饶人,但是心肠却是不坏的。她平时挺喜欢泽熙的,她知道我要来医院的时候还特意叮嘱我,让我转告泽熙好好修养身体,早日出院。”

释母一听,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来,破涕为笑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一直都害怕大姐恨我呢!我从前对她这样对她,她还以德报怨,我真是惭愧极了。”

“所以,这世上的事情不是绝对的是吧。谁又能想到时隔多年,你跟妈妈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