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少太太是裁缝

史少太太是裁缝

更新时间:2021-07-21 07:31:44

最新章节: 听到迟雨橙孩子般的语言,史泽豪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怎么,我只知道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在外面玩耍的,你这个大人了也不喜欢回家吗?”“当然了,人家还没长大呢。”“好吧,小孩子。”史泽豪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紧紧地抓着迟雨橙的手,一个劲地往前走。他的手掌那样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好像一旦放手就会消失一

第256章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徐晓帆会有这样激动的反应,徐母也是预料得到的。所以,尽管徐晓帆这般激动,她还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徐母从前经常出入高档场合,生意上的动荡也是见识过不少,所以,时间久了也练就了她处事不惊的态度。

她静静地坐着,眼神淡定地看着徐晓帆,等待着她自己平复心情。

徐晓帆一心想保住这个孩子,倒不是她有多么地在乎油田大叔啊,对他有多爱。不过是为了在这个世界上有个盼头,有个精神寄托罢了。

所以,她便想尽一切办法也要保住他。

见徐母在这件事情上是一点都不退让,徐晓帆只好态度软了下来,她弱弱地走上前来,弯下腰来,双手挽着徐母的胳膊,:“妈妈,我真的想要把他留下,你想想看,他可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呀。我已经去看过医生了,医生他长得非常健康,胎相什么的都很好。您要是他不健康,不适合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还好一些,可是他是那么努力地活着,我真的下不了这个手。我们把他留下好不好嘛?”

徐晓帆的声音几乎已经到了祈求的地步,徐母听了也为之动容,于心不忍。

她想了想,问道:“可是,这孩子一到世界上来就注定是一个私生子的身份,这对他实在是不公平啊!而且,加上咱们现在的经济条件,咱们拿什么来养活他?”

徐晓帆摇摇头,:“虽然私生子的身份的确是事实,但是我们给他的爱一点都不会少。等将来他长大了,我会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一个很棒,很出色的人,不过可惜的是,在他出生之前就去世了。虽然我们现在条件很艰苦,不过只要有咱们一口饭吃,就不会少他的。”

徐母不可思议地听着这些话,她甚至惊讶到了极点,徐晓帆一直是眼中的公主,好像除了撒娇,发嗲就什么也不会做了。

可是,现在居然为了保住这个孩子突然之间长大了,也成熟了。

她不知道这究竟是一件好事呢,还是坏事。

“你真的打算这样做吗?”

徐晓帆再次坚定地点头道:“是的。”

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不过跟徐晓帆一起了这么久的话,徐母还是感到一丝欣慰的。

她被关进精神病医院期间,她一直在担心一件事情,那就是一点都没有生存本领的女儿,在无人照鼓情况可怎么生存下去啊。

她常常焦心地整夜都睡不着觉,如今看到女儿变得这样坚强起来了,她心里压着的大石头也都放了下来。

徐母将徐晓帆眼角的泪水擦去,微笑着:“好,我的女儿终于长大了。”

她拍拍手,站了起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道:“既然咱们的生活已经到了最坏了,咱们也就什么都不怕了。老让我们走到今,为了不是将我们打倒,而是叫我们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咱们一起努力,把这个孩子共同抚养长大。”

徐晓帆也欣慰地笑了起来:“妈妈,谢谢你。既然要重新开始,我也出去找工作,咱们一起分担压力。”

“傻孩子,我是你妈妈,什么谢不谢的。我过了,帆帆安心养胎就是,什么都不用担心。以后的事情妈妈会处理的,你什么都不用做。知道了吗?”

徐晓帆看着母亲像时候一样哄着,护着自己,心里酸溜溜的,也感到暖暖的。

其实,她以前根本没有尝过这种一无所有的日子,她原来觉得虽然生活什么都有了,但却一点激情都没有,简直枯燥乏味到了极点。

现在她才深刻地领会到,在一些恶劣的环境下,人真的会生不由己。

母亲帮她把所有的风雨都挡在了外面,她此刻一句话都不出话来,两只眼睛又红又肿,她更加用力地抓着母亲的手,感慨万千。

“妈,其实你不用担心我,我出去找一些比较轻松一点的工作还是可以的。将来处处都要用钱,我一个人呆在家里也不安心呀。”

她想替母亲分担压力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了。

徐母替她将凌乱不堪的头发捋到耳朵后面,:“回头我去你学校帮你办个休学,等将来孩子出生了,咱们的生活情况也好一些的时候,你还是回去把书念完。”

“不,妈妈,我已经决定再也不去上学了,我要上班,我要跟你一起撑起这个家。”

大概是把话题聊开了,徐晓帆话起来也比之前变得轻松起来了。

“不。”听到徐晓帆的话,徐母本来已经平复的心情又变得激动起来,突然激动起来,嘶声力竭地喊道,“你现在还这样年轻,学业是千万不能丢了。要是现在就放弃学业了,你就紧紧是一个高中毕业生,你想想看,在这个竞争如此激烈的社会里你拿什么去跟别人竞争?”

徐晓帆却什么话都没有,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妈妈,经过这些事我已经无欲无求了。我很绝望,也很感激,也感到非常抱歉……我感谢在我就快要崩溃的瞬间你及时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让我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但是我真的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回到学校,继续自己的学生生涯,我只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归零,从头开始。也算是我自己对自己,对这孩子的赎罪吧!”

徐晓帆完后,表情苦涩地望着远方。

徐母见她如此暗淡的表情,仿佛自己的女儿瞬间老了十多岁一样,全然不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更像是一个被生活磨练得极其沧桑的中年妇女一般。

她叹息道:“或许这个时候跟你这些你也接受不了,过段时间再吧。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一切都会得到治愈的。咱们眼前最要紧的就是把生活安排起来,斩断过去,与从前挥手告别,一切都从零开始,好吧!”

“嗯。”

“不过,咱们今晚住哪里才是最大的难题呀?”徐母突然道!

“哦,那就去我那里吧!”

“你哪里……”